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一章 同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同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吃完飯後,那幾個大媽才嘮嘮叨叨的離開,張宇這時候才發現溫雅特別會說,不僅把爺爺哄的很高興,就連幾個挑剔大媽也合不攏嘴。

「這孩子不錯,看來你老張家有福了。」臨走時孫大嬸恭維的話讓張瑞峰更是笑的合不攏嘴。

張瑞峰臉色紅彤彤的,這頓酒他喝的不少,現在天色已晚,他對兩人說道:「宇子,家裡沒有空餘房間里,咳咳,我看這樣吧,今天晚上你就和小雅就將就一晚,反正你們也是情侶,小雅你不介意吧?」

「咳咳咳,爺爺」張宇尷尬到極點,他咳嗽著說道。

「爺爺,我聽你的,你們怎麼安排都行。」溫雅俏臉紅通了,但是語氣卻很堅定。

「哈哈,好,好,實在是太好了,大方,不做作,很好,張宇的房間很乾凈,你們直接去休息就行了,時間也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吧1張瑞峰大笑一聲,轉身就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不是,爺爺」

「快點的,回去睡覺去1見張宇哭著臉,張瑞峰皺著眉頭將他拉到一旁說道。

「唉,你看爺爺年紀也大了,最想的就是你早點能抱重孫,你死去的父母在天有靈保佑我們張家有后啊1張瑞峰嘆了口氣說道。

「宇子,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說著拍了拍張宇的肩膀,張瑞峰步伐輕快的離開了。

「張宇,爺爺說什麼啊?」溫雅好奇的問道。

「沒啥,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睡覺吧。」最後幾個字幾乎從張宇牙齒縫隙冒出來。

溫雅在一旁捂著嘴偷笑,碰了碰張宇,轉身先回張宇的房間去了。

相比溫雅,張宇就糾結多了,同居!這算不算同居?這個念頭在張宇腦海里翻騰著。

回到房間,溫雅不知道什麼時候鑽進被子里,看張宇進來,她故作大方的掀開被子,拍著床單說道:「來,小哥,過來陪大娘睡覺。」

這句話聽到張宇滿頭黑線,看到張宇尷尬的模樣,溫雅捂著嘴巴,笑得鋪蓋都在抖。

「好了,別鬧了,今天晚上先暫時住一晚吧,我打地鋪,你睡床上。」看到裹得緊緊的鋪蓋,張宇莫名其妙的鬆了口氣,他說道。

「恩1溫雅俏臉通紅的點點頭,縮進被子里,只露出一雙大眼睛看著張宇忙碌著。

接下來他們就順理成章的度過了同居的第一天,一個睡床,一個睡地上。

大清早,張宇醒過來時,溫雅還在呼呼大睡,白皙嫩滑的手臂伸在外面,兩個小巧,晶瑩剔透的腳讓人忍不住想把玩一番。她整個人擺成一個大字,被子早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搖了搖頭,站起來替溫雅將被子蓋好,然後穿上衣服離開。

他剛悄悄的關上門,溫雅睜開眼睛,俏臉通紅的將腦袋埋在被子里,整整一晚上張宇都沒動靜,這讓她既感動又失望,畢竟女生是複雜而又奇特的生物。

「爺爺,讓我來做飯吧。」看到張瑞峰早就起來在做飯,張宇連忙免起袖子走過去說道。

「去去,伺候你媳婦去,這裡不用你瞎操心。」還沒走過去,張瑞峰就把尷尬的張宇趕跑了。

張宇摸了摸鼻子,嘆了口氣自己去洗漱了。

吃過早飯後,張宇本來想幫忙給患者看病,可惜張瑞峰非要張宇帶著溫雅到鎮里去逛逛。

「你們先去逛一會兒,等會回來吃午飯。」說著還示意張宇過去,緊接著偷偷摸摸的塞了一把錢給張宇。

「爺爺,你這是幹什麼?」張宇大吃一驚連忙說道。

「該吃的吃,該買的買,這是爺爺的一番心意。」張瑞峰眼睛瞪著說道,張宇沒辦法只好將錢收下。

一路上都有人盯著他們看,還有很多熟悉的人知道張宇的事情,紛紛打招呼。這個小鎮太小了,一丁點事情最多一天,全鎮人都知道了。

通過幾個八卦老太太才知道馬范回去大發脾氣,可惜這些張宇不想知道。

兩人在小鎮上漫步,小鎮並不大,但是張宇在這裡住了近二十年,鎮上的每條路他都能叫上名字,每棵樹都有兒時留下的故事。

溫雅瞪大眼睛聽著張宇講述小時候的故事。

「當時我們三個人去樹上摘桃子,卻不想在樹葉中遇到一個蜂窩,當時一大票馬蜂追下來,嚇得我們屁滾尿流,幸運的是大家都跑掉了,不幸的是隔壁的三胖,屁股被蟄了一下,腫的連板凳都做不祝」張宇指著前面一顆大樹說道。

「你們這裡太有意思了。」溫雅一臉嚮往著,捂著嘴笑道,她能想象屁股腫的糗樣。

突然問道一股撲鼻的香味,一下子吸引住兩人的注意力。

「什麼東西,好香啊?」溫雅驚訝的說道,她四處觀看著。

「這是我們小鎮上的特產毛血旺,要不要去試試?」張宇聞到熟悉的味道不由食指大動,他連忙問道。

「好吃嗎?」

「肯定好吃,這可是劉三嬸的拿手絕活,走吧,帶你去試試。」說著張宇拉著溫雅的小手,快步向前面走去。

雖說不是第一次牽手了,但溫雅還是感覺俏臉發燒,如同乖乖女似的跟著張宇後面。

就在張宇溫雅兩人去吃毛血旺時,不遠處幾個在街上溜達的混混模樣的人走了過來,看到他們的鎮民都盡量離他們遠點,如同瘟神一般。

當頭的男的長的五大三粗,模樣彪悍,他就是馬范口中說的鎮上化肥廠程峰。那天馬范回去大發脾氣,還把馬馨罵了一頓,馬馨還是第一次被父親罵,一氣之下就跑到程峰那裡去哭訴。

程峰本來就是遊手好閒之輩,心狠手辣之輩,經常糾結幾個混混在小鎮上到處閑逛,他聽到馬馨哭訴,那還忍得住,這就上街準備找張宇晦氣。

其中一個人眼尖,在街上看到張宇帶著溫雅在毛血旺那裡吃東西,連忙對程峰說道:「程哥,你看那裡,張宇1

「哈哈,這小子今天送上門來,老子今天非揍他一頓不可。」程峰掰著拳頭說道,說著一揮手,一群人對著毛血旺攤子走去。

「好好吃啊,我還要一份1溫雅從來沒吃過那麼好多的毛血旺,她快速吃完后大聲喊道。

「你看你,都弄到鼻子上了。」望著溫雅鼻尖上的調料,張宇溺愛的伸出手指颳了刮她小巧的鼻子。

「哼1溫雅皺了皺小巧的鼻子。

可就在這氣氛正好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桌子旁邊,壞了兩人曖昧的氣氛。

這不速之客,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他徑直走到張宇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出言質問道:「小子,你就是張宇吧?」

張宇皺了皺眉頭,斜瞄了這人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你是哪位?」

「我是程峰1那人先拍著胸脯自我介紹,隨後瞪了張宇一眼,冷哼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想不到這這裡能遇到你。」

程峰?好像挺熟悉的名字,突然腦袋裡靈光一閃,這不是馬馨的男朋友嗎?

程峰說話的語氣很囂張,話里的內容也極不客氣。

「程峰你想幹什麼?老婆子這裡還要做生意呢1劉三嬸敲著毛血旺的大鍋大聲說道。

「麻痹的老太婆,少在那裡唧唧歪歪的,小心老子砸了你的攤位。」一個混混大聲說道,聽了這句話,周圍的人群都敢怒不敢言。

張宇微微一笑,一派雲淡風輕的模樣說道:「說罷,你找我有什麼事?」

他這幅冷靜的模樣,讓程峰多少有些驚愕。

程峰也沒有多想,哼了一聲后,說起了正事來:「聽說你和馬馨定了娃娃親?那天還羞辱了馬伯父1

「羞辱?我什麼時候羞辱過他?他是自取其辱吧。」張宇冷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