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二章 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打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真不要臉,馬范為了錢跑去退婚,結果發現張宇更有錢,氣暈了就在家裡亂罵。」旁邊圍觀的一個大娘說道。

「都是一丘之貉,要錢不要命的人。」人性就是同情弱小,周圍人同仇敵愾,對著程峰指指點點。

聽了這些話,程峰臉都氣白了,他一巴掌拍到桌面上說道:「麻痹的,老子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你張宇一身的窮酸像,就你這樣子也想充大款,老子分分鐘用錢砸死你。」

「你到底想怎麼樣?」

「怎麼樣,跪下來給我們老大磕幾個頭認錯,或許老大今天心情好會饒了你。」一個混混大聲說道,程峰滿意的點點頭。

對程峰這種人,張宇根本懶得理,只是問:「說完了嗎?」

「說完了。」程峰皺起了眉頭,不解張宇在自己的恐嚇下,為什麼還能夠表現的這般冷靜。

張宇從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他端起水喝了一口:「說完了就滾吧1

他說這話的語氣很平淡,可正是這種平淡的語氣,格外讓人惱羞成怒。

「滾?」程峰臉色驟然一變,怒火騰地一下上了心頭,破口大道:「媽了個逼的,給你臉不要臉,真當老子不敢動你還是怎麼的?」

他伸手一把抓起了餐桌上面放著的啤酒瓶,對著張宇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悶響中,啤酒瓶並沒有砸破張宇的腦袋,反而被他伸手抓住了。

程峰看傻了眼,他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張宇剛才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快的他根本就看不清。

掂了掂啤酒瓶,張宇依然沒有急著動手,只是喝了聲:「滾1

今天有女生在場,能不動手就不動手。

可惜,他的紳士風度被誤解了,程峰只以為他是不敢跟自己動手。

「滾你媽逼1程峰後退一步,抄起旁邊放著的一張凳子砸向張宇,同時嚷道:「哥幾個動手,給這小子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們知道在這陳華鎮上誰他媽才是老大1

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樣的道理,總有人不明白……

程峰不愧是混混頭,打架經驗豐富,後退操凳子喊人等一系列動作相當快,周圍人驚叫的紛紛躲閃,劉三嬸更是哭喪著臉鑽進旁邊屋子裡。

這些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手裡面的凳子舉了起來。

「砰1

木頭凳子,挾著一股勁風,重重砸在了張宇的腦袋上。

然而,程峰預料中那種頭破血流的場景並沒有出現。他發現張宇不見,他剛回過神來,一個斗大的拳頭出現在面前。

「我的鼻子1程峰慘叫一聲,捂著鼻子退了幾步。

「哇哇,好厲害1身後的溫雅唯恐天下不亂,她拍著手叫道。

「旁邊去1張宇滿頭黑線,他發現現在女生多多少少都有暴力傾向。

「你剛才砸的很爽吧?現在,該我還回來了1

張宇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抬手就將啤酒瓶砸到了程峰的腦袋上,只聽『當』的一聲悶響,啤酒瓶碎裂成了數瓣玻璃片,滾燙的鮮血和殘餘的啤酒,混雜著從程峰的腦袋上面流淌下來。

緊接著,張宇飛起一腳,踹在程峰肚子。

慘叫聲再次響起,程峰碩大的身軀被張宇強有力的一腳踢到牆壁上貼著,然後慢慢的縮了下來。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程峰帶來的幾個混混都傻了。

眼看張宇文縐縐的,還以為他是個文弱書生,想不到這才是真正的扮豬吃老虎,他們紛紛跑過去將程峰扶了起來。

「你們還楞著幹什麼,還不給我上,麻痹的,給老子朝死里打,出了事情老子負責。」程峰捂著肚子,面目猙獰的狂吼道。

要麼不動手,一旦動手,就要以雷霆之勢將對方全部給干趴下!雖然張宇不怎麼打架,可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

他猛的操起自己坐的凳子,迎著程峰的那幾個同夥沖了上去。

那幾個同夥也不甘示弱,紛紛沖了過來。

揮手將凳子扔向了最前方的那個混混,趁著他躲閃之機,張宇飛快地衝到了他跟前,認準他的鼻樑就是一拳。

「啊1慘叫聲響起,那壯漢捂著鼻子滿臉鼻血鼻涕。

一招得手,張宇沒有停留,又撲向了第二個人,對著他下檔就是一腳,又快又狠。

這時候程峰趁機偷襲,那知道張宇腦袋后彷彿長了眼睛,轉身對著程峰就是一頓老拳,最後一腳踢在他襠部。

程峰痛的臉都綠了,他捂著下面慢慢摔倒在地上。

搏殺術均是一招致命,可惜現在社會不能殺人,他只好將搏殺術取其威力小的,全部打擊人體軟弱之處,比如下檔

再加上練了那麼久,那套修改過的搏殺術,這會兒施展出來,卻是有著雷霆般的威勢。

最關鍵的是他這套功夫招招都是奔著人要害去,只要接觸對方必然倒下失去戰鬥能力。

連續的踢襠讓這幾個混混看的是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也是張宇手下留情,要不然,以他現在的力道,這些人可就不是蛋疼,而該斷子絕孫了。

一時間,張宇就像是入了羊群的惡狼,愣是一個人追著一群人打!

很快地上倒了一地的人,旁邊圍觀的人大呼過癮,想不到張宇那麼能打。

這時候張宇眼前已經沒有人了,他抬起頭看到門口站著兩個混混,這會兒也在猶豫著,不知道是該上還是該跑。

他們的勇氣,已經被張宇的彪悍給打沒了。

不過,這一次,張宇沒有急著動手,而是指了指這兩人旁邊那張桌上放著的啤酒瓶:「你們是自己動手呢,還是讓我們來?」

看了眼地上兩個捂著襠的同伴,又看了眼張宇,這兩個混混感覺十分蛋疼。

相比起蛋疼,他們倆寧願腦袋疼。

對望了一眼后,這兩個混混哭喪著臉抓起桌子上放著的啤酒瓶。

『砰』『砰』兩聲響,兩支啤酒瓶碎成了玻璃片,兩個混混也隨之躺倒了地上。

「真他媽丟人礙…」

程峰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真是輸仗又輸人!

尤其是最後這兩個傢伙,竟然被嚇的用啤酒瓶敲頭,簡直是把面子全部丟盡了。

程峰很清楚,如果不能夠找回這個場子的話,從今往後他在陳華鎮里別想再抬起頭來。可是,這個叫做張宇的傢伙如此扎手,想要找回場子並不容易,除非……

程峰的眼睛裡面閃過一道凶芒,心中有了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