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四章 聚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聚餐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陪同溫雅在陳華鎮玩了兩天,他們幾乎將整個陳華鎮可以玩的地方都玩了,特產好吃的都嘗了個遍。開始張宇還防備著程峰又糾集人來報仇,可是過了那麼多天,也沒見他有什麼動靜。

不過張宇並沒有放下防備,因為這兩天他總感覺有人盯著他。

看來這個程峰不死心啊,張宇搖了搖頭,他心裡尋思著如何解決這個禍患。

他和溫雅從第一天「同居」后,第二天就分開了,畢竟兩人沒結婚,在帝都市區估計沒啥,在這陳華鎮上,多少雙眼睛盯著,很多老年人這方面比較講究。

張宇將這個顧慮一說,溫雅這才點頭同意。他們將隔壁雜物間整理出來,搬了個床進去,張宇住雜物間,而溫雅住他那間屋子。

晚上大家都休息后,張宇這才把目光投向符咒大典,很快一個簡單而又有效的符咒讓張宇眼睛一亮。

聚煞符,專門將煞氣聚集,通常用來輔助修鍊或者製作符咒上面,同時這也是一個陰狠的符咒,只要將這個符咒打在人身上,這個人很容易出現氣血虧空,白日見鬼的事情。

這種符文製作方法分為兩種,一種是直接畫在黃紙上面,另外一種是用手指製作皮符,皮符,玉符都是製作符咒的材料之一。

很多人看電視上有道士或者修道者憑空畫符,其實這也是一種皮符,畢竟人皮也是皮的一種,這種高大上的隔空畫符消耗的是精神。

為了不留痕,張宇決定用皮符,他畫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將這種聚煞符的手法牢記於心,為了試驗效果還專門抓了一隻老鼠來做實驗。

手指在空氣中飛舞,打開陰陽眼的張宇能看到手指尖端冒出陣陣閃亮的金光,他順著記憶畫符,很快一個金色簡單符文出現在半空中,他手掌輕輕一推,那聚煞符就如同有了靈性一般隱入老鼠的身體中。

緊接著張宇感覺身體有什麼被抽掉,腦海里泛起輕微的疲倦感。

他顧不得自己疲憊,眼睛緊盯著那被捆著脖子的老鼠。

開始那老鼠還安安靜靜的,大約過了幾十秒鐘,陰陽眼裡就看到一股黑氣憑空冒了出來,如同毒蛇一般緊緊將老鼠纏繞著。

這股黑氣慢慢在聚集,時間有點長,張宇看了一會兒后,最終還是選擇去睡覺了。

等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老鼠不見了,捆綁老鼠的鐵絲居然被咬斷了,地上還有顆斷掉的門牙,能想象老鼠是何等瘋狂。

搖了搖頭,張宇四處找了找,卻沒發現老鼠的蹤跡,只得放棄。

張瑞峰照例不要張宇幫忙坐診,昨天晚上他還悄悄的問張宇何時結婚?張宇嚇了一大跳,說實話他還沒有想著要結婚,畢竟自己還沒畢業。

大清早他和溫雅就出去了,剛走到大街上就聽到有人在喊他,回頭一看,不由笑了,居然是熟人。

「魏兄你怎麼來了?」張宇連忙走向汽車,揮手笑著說道。

「張醫生你居然在這裡,太好了。你等等1魏成民剛才看到張宇熟悉的背影,就琢磨著喊了一句,想不到果然是張宇,他不由大喜過望,轉頭對著車裡說了兩句,這才走下車輛。

張宇瞟了一眼車裡,只見車裡那人和魏成民有點像,他還用心打量下張宇,車輛這才離開。

「別看了,車裡是我父親,這次我們來陳華鎮辦事,過幾天才走,你你怎麼在這裡?」魏成民好奇的問道,兩人都是年輕人,在一起還挺談的來,所以說話比較隨便。

「我家就在陳華鎮啊1張宇笑著說道。

「太好了,這次不會無聊了。」魏成民鬆了口氣說道。

「你們在聊什麼啊?」溫雅這時候走過來,她一開口,魏成民眼睛都鼓起來了,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溫雅。

「兄弟,好手段啊,居然連溫女神都能泡到手。」魏成民看張宇和溫雅親密的樣子,那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他壓低聲音說道。

年輕人總是有話說,問了問魏成民身體情況后,三人就在街上瞎逛起來。

很快到了中午,張宇打電話給爺爺說來朋友了,在外面吃,這才帶著魏成民和溫雅向陳華鎮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陳華飯店走去。

看到張宇他們走進飯店,在不遠的街道旁邊的麵包車裡的小王連忙抄起電話。

「大哥嗎?對對,我看到他們走進陳華飯店了,三個人」

「哈哈,走,我們請馬所長和達哥去陳華飯店吃飯1聽完小王報告后,程峰興奮的大笑著,到時候來個偶然相遇,事情就成了。

飯桌上,酒過三巡后,魏成民一肚子怨氣開始發泄,這時,張宇才知道他老爸原來到這裡是巡查的。

聊了一會兒,魏成民肚子漲,站起來去上廁所。

才過了一會兒,就看到服務員慌慌張張的跑進來說道:「你們那位同伴在廁所被人打了。」

什麼?被人打了?張宇立即站起來,他吩咐溫雅在包間里等著,自己去看看。

「不行,我也要去1溫雅翹著紅潤的嘴唇撒嬌道,嘆了口氣,他只得將溫雅帶上。

邊走邊聽服務員解釋剛才的事情,其實這事兒真不能怪魏成民。

剛才魏成民喝多了,趴在盥洗室的洗臉池邊狂吐。

服務員看到有人推了魏成民一下,一個大光頭上廁所正好路過,被嘔吐物噴了一腿,褲子都弄髒了。

那個大光頭明顯也不是善茬,惱怒之下,毫不猶宰盼撼擅窳成仙攘艘話駝啤

魏成民可是帝都的紈子弟,哪受得了這個委屈啊!當場就要跟大光頭單挑,結果喝多的他,被人三拳兩腳打倒在地。

這邊一發生衝突,不遠處立刻有三四個男人過來幫大光頭的忙,幾個人顯然是一夥的。

旁邊路過的服務員嚇壞了,趁著幾人注意力轉移的功夫,趕緊跑過來告訴張宇。

所以,才有了剛才的一幕。

推了一下,張宇這事情太過湊巧,他靈光一閃,突然想起那經常跟蹤的感覺,想不到程峰的報復還是來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自己還想著解決這個麻煩,想不到他自己送上門來了,張宇心裡微微冷笑,他想看看這次程峰到底玩什麼鬼把戲。

很快,張宇和溫雅以及幾個服務員趕了過去,正好看到混亂的場面。

剛走過來看到幾個混混在打魏成民,魏成民身手還不錯,靠著牆壁拿著一根拖把儘力抵擋著。

「張兄弟你快走」看到張宇到來,他眼睛一亮連忙大喊著,可惜想說什麼又被幾個混混弄的手忙腳亂。

「達哥,來了,就是他1剛看到張宇過來,旁邊一個混混在大光頭耳邊說了幾句。

「嘿嘿,你叫張宇吧1大光頭裂開嘴巴,露出大金牙。

這大光頭外號達哥,這次專門被程峰請過來教訓張宇,看到魏成民是他的朋友,就找了個由頭先向魏成民下手。

至於身後張宇身邊的幾個渾身顫抖的服務員,被他給無視了。這些人一看就是軟腳蝦,沒一個能打的,光頭在道上混久了,這點眼光還是有的。

「你是誰?」張宇皺了皺眉頭問道。

「麻痹的,你瞎了嗎?連我們達哥都不知道。」旁邊一個混混驕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