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六章 繼續作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繼續作死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打人的是你?」馬所長裝模作樣的問道。

「馬所長,這個張宇是鎮上張瑞峰的孫子,因為馬家找他退婚就懷恨在心,前幾天還特意找我理論,出手特別狠毒,您看我眼睛就知道了」緊接著程峰在旁邊煽風點火,惡人先告狀。

聽了程峰的話,張宇臉色陰沉下來。

這個馬所長,擺明了就是幫程峰來了,剛才這一切都是陷阱。這個馬所長主持正義也太及時了,你看看那群躺在地上呻吟的混混,大光頭的,染黃毛的,露著文身的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人吧?

不要說辦案經驗豐富的警察了,就是普通老百姓路過,一眼看到也不能把他們當成受害者啊!

「馬所長是吧?不問青紅皂白,剛過來就一口斷定是我在打人。你們平時辦案都是這麼辦的嗎?」

張宇聲音平淡,但是聽在馬所長耳朵里,心裡那團火嗚嚷嗚嚷地就起來了。

麻痹!這是個什麼玩意兒啊!竟然敢用這種語氣跟老子說話?

雖然他只是一個小小所長,那也是這一片的老大了,平時受人恭維多了。多少人求他辦事。

今天,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這麼質疑他,這是對官威的頂撞啊!

越是小屁官,對這些東西就看得越重。

再加上今天程峰出大血要他來這裡吃飯,還給他封了一個大紅包,剛才聽到程峰的話,他就知道程峰的意圖了。

馬所長眼睛斜視著張宇,一身廉價的衣服,加起來都不值兩百塊錢,已經穿得半舊,怎麼看都不可能是有錢有勢人家的孩子。

而且剛才程峰也點明了,張宇是鎮上那診所的醫生的孫子,目光繼續后移,溫雅讓他驚艷了一把,滿臉傷痕躲在張宇身後的魏成民被他完全忽視了。

這肯定是一個小苦逼,上學上傻了,馬所長瞬間就給張宇定位好了,心裡也沒了什麼顧慮。

「我們怎麼辦案,難道還用你來教嗎?不要廢話,立刻跟我回所里。」

馬所長也怕影響不好,先把這些人帶到所里。只要帶回去了,還不是任他們炮製?

竟然敢跟我頂嘴!到了所里,就讓你知道一下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馬所長心裡冷哼著。

「我要是不跟你回去呢?」張宇冷冷的說道。

「不跟我回去?那你就是拒捕1小樣!老子整不了你!馬所長眼睛一瞪說道,身後的人立即向前走了一步符合領導。

「馬所長,一看這人頑固之極,肯定是慣犯!把他抓回去問問不就行了。」程峰在旁邊冷笑著說道。

大帽子一頂接著一頂向張宇腦袋上扣下去。

拒捕,慣犯!不管哪一樣,只要坐實了,張宇都難以脫身啊!

「你們怎麼能這樣?明明是他們先打人的?」溫雅聞言忍不住大聲說道。

「就是,明明」不遠處幾個服務員和客人嘀嘀咕咕的,馬所長皺了皺眉頭,耽擱太久了就不好了,而且聽說這幾天有上面的巡查組在巡查。

這時候主意已定,他直接無視溫雅,向後面一擺手,滿嘴噴著酒氣嚷嚷著:「不要管那麼多,都說了跟我們回所里,到了所里,一切都清楚了。」

他身後的幾個便衣對視一眼,立刻上前,伸手就去拉張宇。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張宇臉色陰沉的退後幾步說道。

「小子你最好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不然的話,哼哼1一個便衣冷笑著說道。

「你們說自己是警察,難道我們就相信你是警察,有本事把警察證拿出來看看。」一直躲在張宇身後的魏成民突然大聲喊道。

那便衣愣了愣,臉色難看起來,由於這幾天巡查組檢查,程峰請客他們根本就不敢穿制服,更別說帶證了。

「麻痹的少跟他們說廢話,全部拷起來,先回局子里再說。」馬所長大怒的吼道。

「麻痹的,沒證明我怎麼知道你們是警察,萬一是地痞流氓混混假扮的呢。」魏成民大聲說道,張宇眼睛一亮,事實確實如此。

這個場面,瞬間冷靜下來。

「麻痹的,居然敢懷疑我們,給我打,狠狠的打!出了問題我負責1馬所長聽到魏成民的話,頓時火冒三丈!

什麼叫地痞流氓!

馬丹,是可忍孰不可忍!

聽到馬所長這句話,他手下一下子就沒有心理負擔,對著這種屁民他們經驗豐富。再加上他們這群人身手比那群混混好多了,幾個人掏出身後的警棍摩拳擦掌的圍了過來。

「張宇,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不然的話,我們隨時可以告你襲警1程峰在馬所長旁邊冷冷的說道。

「襲警,你們又不是警察,算什麼襲警?」魏成民大聲說道。

「小子,今天算你倒霉,居然遇到我們了。」一個高個子冷冷的說道。

警棍!這玩意殺傷力極大,看樣子這群人下手不會留情。張宇臉色陰沉,很快他下定決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麻痹的,去死1那高個子大叫著沖了過來,手裡揮舞著警棍。

「你們退後1張宇對著魏成民和溫雅說道,他快步迎了上去。

警棍呼嘯!對著張宇腦袋砸了過去,那高個子是馬所長的心腹,他怎麼不懂主子的心思。

這一棍子砸下去,不論砸到那裡,普通人都受不了,更別說旁邊他的同事都沖了過來。還好飯店過道比較窄,張宇才避免被包圍的窘境。

眼看棍子要砸到張宇頭上,他裂開大嘴還沒笑出聲來,卻看到眼前人影一閃,緊接著胃部被什麼東西重擊,身體內部翻江倒海,他慘叫著倒在地上。

張宇毫不客氣,撿起那人手中的警棍對著衝過來的人就是一頓暴打。

「你你居然敢襲警1看到幾個搏擊高手都無法阻止張宇,馬所長嚇的冷汗的冒出來了,他連忙向後退了幾步,大聲吼道:「都上,都給我狠狠的揍,往死里揍,出了事情我負責。」

程峰也被推了一把,他只得苦笑著上前,事情發展到這裡,他感覺好像一切都偏離了軌道。

「張宇,你能打有什麼用?今天你大膽襲警,等著被抓吧1程峰大聲說道。

「恐怕沒那麼簡單,嘿嘿1這時候,不遠處的魏成民站出來,掏出手機點開一個視頻,正好播放剛才完整錄像。

馬所長和達哥等人的醜態出現在視頻里,馬所長看到這個視頻頓時臉色大變,要知道平時或許他還沒覺得有啥,可這期間確實巡查組在巡查,如果流出去那怎麼辦?自己的這個職位肯定不保。

他嚇得渾身冷汗,連忙大叫道:「給我拿到那視頻1

可惜手下人被張宇阻攔在通道里,無法向前一步,馬所長急了,他這才是真正的狗急跳牆。這時,他正好摸到腰間的硬物,手搶!

本來這搶今天才上繳上去的,他懶了一下,於是就帶著身上了。

他不顧一切的拔出手搶,對準張宇等人大叫道:「別動,不然我開槍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