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八章 一群敗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一群敗類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張宇站在那裡,看著趴在地上,那張臉腫得像豬頭一樣的馬所長。

除惡要斬草除根,為了避免以後事情麻煩,剛才在抽馬所長耳光的時候,他暗地裡手指凌空迴繞,緊接著將聚煞符拍進馬所長的臉頰。

想不到新煉成的聚煞符能在這裡使用,當煞氣聚集到一定程度,人的氣血虧空太多,精神就會失常。

想到這裡張宇嘴角微微上翹,那麼接下來就該是達哥了,當他抓過身來時,達哥手下們如同鵪鶉般擠在一起,他們驚恐的望著張宇。

這人真是大變態,那麼多人都打不贏,丟臉丟到家了。

別說是他們,就連他們的頭達哥也躺在旁邊一動不動裝死!

他眼角眯縫著,餘光看到「大殺神」站到自己身旁,立刻就哭了果然沒有被忘了啊!

「惡人先告狀!你這張嘴可以不要了1

張宇話音剛落,右腳已經隨著踢出。

嚓!

重重一腳,踢在大光頭的嘴巴上,骨骼錯位的聲音,下巴直接被踢掉,混雜著幾顆牙齒掉落。

「啊1達哥「詐屍」了,雙手捂嘴,在地上打滾哀嚎著。

張宇站在旁邊不動,顯然還沒有罷手的意思。

旁邊溫雅已經跨一步走了過來,伸出腳來,直接沖著大光頭胯下踢去。

「呃嗚1這一腳下去,大光頭原本的哀嚎立刻戛然而止,身體猛地一挺,發出非人類一般的聲音,眼睛瞬間瞪大,雙手也顧不上捂下巴了,直接捂著襠部,身體縮成一團。

可以看到有液體滲透褲子,屎尿都踢出來了!

在場男人看了,都情不自禁的夾起雙腿。

靠!這尼瑪得多疼啊!溫雅看起來挺溫柔,不顯山不露水的,這一出腳就是絕腳一踢啊!

看到張宇看自己,溫雅俏臉微微一紅。

「這種人渣,胯下那東西留著,只會再禍害別人。他不是想要xx老娘嗎?老娘讓他一輩子不能人道1看來溫雅也有彪悍的一面。

聽到這話,張宇滿頭黑線,偷偷抹了一把汗。

看來,得罪什麼人也不能得罪女人啊!最毒不過女人心,古人誠不我欺!

可憐的達哥!張宇為他默哀三秒鐘。

張宇目光在人群里掃了一圈,看的那伙人渾身發涼,直到最後停留在程峰身上。

「大家別慌,張宇不僅打了馬所長,還毆打警務人員,如果追究起來」程峰被張宇看的渾身顫抖,還好他早有想法,大聲說道。

他話音剛落,就聽見密集的腳步聲,只見十多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衝進來,一下子控制出場面。

「得救了1程峰興奮的喊道。

「你們快抓捕他,這人瘋了,他不僅毆打警務人員,還把馬所長打成這樣。」程峰大聲喊道,「就是,這人不僅是瘋子,還是慣犯1旁邊幾個被打的警務人員連聲附和。

「張宇,哈哈,你也有今天,我告訴你你今天跑不掉的。」程峰得意的走過來說道。

張宇看了看他,不由的搖了搖頭,發出一聲嘆息。聽到這聲嘆息,程峰更是得意了,他繼續說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要是現在跪下來給我認個錯,或許我還能在馬所長面前幫你美言幾句。」

「明明是你們濫用職權,還用槍威脅的」溫雅急了,她大聲辯解道。

「抓住他們」程峰跳著腳吼道,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群平時談笑風生的警察這時候變的冷酷無情,他們面無表情將場面控制,彷彿等著某個大人物到來。

腳步聲再次響起,只見當頭一個表情嚴肅的中年男人從人群中走了進來,他就是魏成民的父親,魏剛,這次巡查組組長,他身後跟著劉鎮長等一群鎮領導。

「魏組長,您看」讓程峰驚訝的是,昔日官威很重的劉鎮長在那中年男人面前露出絲絲獻媚。

「恩1魏剛點點頭。

「放心吧,沒事的。」看到那熟悉的中年人,張宇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魏成民,他轉身拍了拍溫雅的肩膀溫言說道。

官場上規矩特別多,弄錯一步很容易得罪人,這也是為什麼劉鎮長要提前打招呼的原因。

「到底是誰在用槍?」得到魏剛首肯,劉鎮長走出來大聲說道。幾個便衣人員對視一眼,都不說話了,他們似乎這時候才想起來,動槍這可是個大麻煩。

這時候那把槍被退齣子彈拿了過來,劉鎮長看了看臉色更加陰沉了,他揮了揮手,底下人連忙拿了下去。

「快說,是誰那麼大膽子動槍?」劉鎮長吼道,聽到在他身後張所長不停擦著額頭上的汗水,心中暗罵馬所長這時候發什麼瘋!

「是是馬所長1一個便衣忍不住說道,說完這句話后他已經是滿頭大汗了。華夏警察只有在執行嚴重的暴力犯罪任務的時候才能配備槍支,平時是沒有槍的。

「嗚嗚嗚1臉被打腫的馬所長想要解釋,可惜晚了。

馬所長擅自動用槍支,這已經是大罪,最悲劇的他在這個節骨眼上用槍,還被人告了。

劉鎮長冷冷的看了看狼狽不堪的馬所長,揮了揮手說道:「你們把他給抬走,一切按照司法程序從重從快處理。」

馬所長聽到這句話立即就崩潰了,他一下子軟倒在地上,被兩個警察上前強行拉走。

馬所長可是他的靠山啊,聽到這句話,程峰就知道馬所長完了。

「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魏剛走過來淡淡的問道,看了一眼滿臉傷痕的兒子,又看了看毫髮無傷的張宇以及一大堆倒在地上呻吟的人們大聲問道。

「爸」魏成民喊道,可惜被魏剛眼睛一瞪,他這才繼續低下頭。

「這小子」魏剛雖然表面上冰冷,背地裡卻微微滿意,好歹兒子還知道用點腦子。

這一聲爸,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那魏成民是魏剛兒子,張宇又是魏成民的兄弟,好不容易醒過來的達哥聽到這句話,立即又昏了過去,其他混混則渾身顫抖起來。

他們咬牙切齒的盯著程峰,要不是這小子,他們如何能惹那麼大的麻煩。

程峰也驚呆了,他想不到張宇的背景那麼大。感受到混混們和便衣們憤怒的眼神,他渾身發抖,屎尿齊流,腿一軟坐在地上。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便衣搶著要說,卻被魏剛搖手阻擋了。

「你來說!一字一句都別漏過,如果我知道你撒謊1魏剛指著報警的飯店經理說道。

「你這飯店就別開了!實事求是,懂嗎?」劉鎮長嚴厲的吼道,轉頭又一臉獻媚的看著魏剛。

看到這場景,眾人都驚呆了,要知道劉鎮長就是陳華鎮的天,可以推知魏剛的官有多大。

「是,是,我一定實話實說。事情是這樣的」飯店經理腿都軟了,他不停用手帕摸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將整個事情都說了出來。

連續幾人供詞下,一切都真相大白,程峰找來達哥和馬所長想狠狠收拾張宇一頓,結果卻偷雞不成舍把米,連自己都搭了進去。

「張所長,你看這事?」劉鎮長說道。

「這種敗類早就該抓起來,我一定給大家一個交代。」抹著冷汗的張所長說道。

「你們也跟著去吧!」見他看著張宇和魏成民,魏剛淡淡的說道。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