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零九章 奇怪的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奇怪的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張所長知道魏成民是魏剛的關係,那還敢多語言,找個人簡簡單單的錄了個口供,很快三人就被放了出來。

魏成民剛被放出來就被魏剛叫走了。

「你回去沒事吧?」張宇擔心的看著魏成民,他剛才在眾人口中得知他父親魏剛是一個特別嚴厲的人。

「放心吧,我沒事1魏成民笑嘻嘻的說道,他那裡害怕父親責罵,反正都習慣了。

張宇這才略微放下心,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就離開了。

「呼,這次真的好刺激1回去的路上,溫雅抱著張宇的手臂說道。

「刺激?你呀,暴力女1張宇搖了搖頭,轉身用手指颳了刮溫雅小巧的瓊鼻,溺愛的說道。

「恩,誰叫那人欺負我的。」

「我不是替你教訓他了嗎?」

「人家都說女生要頂半邊天的」

「好好,剩下半邊天就也頂了算了。」

「哼,你欺負人」兩人邊走邊打鬧嬉笑著。

這次事件特別嚴重,過了幾天,張宇就聽到結果。馬所長由於私自動用槍械,貪贓枉法,濫用權力被革職查辦等候宣判。參與這次的幾個便衣都被辭退,並且追究責任。

而達哥等一群混混更是倒霉,被打了不說,還以打架鬥毆被抓進所里關押起來。

至於程峰,聽說程家的化肥廠因為消防,排污等問題責令關閉,而且他還聽說馬家和程家鬧翻了。聽到這些,街坊鄰居都異口同聲說:「該1

畢竟這些人在陳華鎮上好事沒做,壞事做荊

玩了幾天,張宇覺得自己回來那麼久都是玩,他和爺爺商量,自己好歹也在醫仁堂坐堂那麼久,在家裡他也想多分擔下爺爺的辛苦。

張瑞峰開始還有些不放心,在溫雅撒嬌下,他最終同意張宇的建議,由張宇坐堂,溫雅打下手實驗一天。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來看病的人就算不懂中醫,也能夠看得出來一個人的手法是否純熟,是否好看。

此時張宇的手法就十分的漂亮,沒有任何無用的小動作,而且搭在手腕上,感覺不到任何力量。就好像一片羽毛一般,輕盈無比。

看了幾列病例后,張瑞峰發現張宇基本功特別紮實,對病例看法獨到。問過才知道,醫仁堂的徐老一直在教導他,張瑞峰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終於放心讓張宇獨自坐診了。

溫雅好歹也是醫療系的人,雖然沒有張宇厲害,但是抓藥還是很準的,這樣張瑞峰不由大吃一驚。

這天,張瑞峰要去出診一個病人,大清早和張宇打了聲招呼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可能今天是趕集日子,很多街坊都去正街那邊趕集去了,診所人很少。

「請問張老在不在?」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啊?我爺爺出診去了。」張宇連忙說道,只見門口處一個看樣子只有二十來歲的女孩,抱著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向問診桌走來。

「那怎麼辦?我家小寧吃了張老的葯,還是不哭不鬧,這都三天了。」那女人焦急的說道。

「是嗎?我來看看1張宇皺了皺眉頭,他知道爺爺的本事,這種疾病應該不會出問題的。

「你?你是大夫嗎?」女人盯著張宇好奇的問道,張宇太年輕了,根本不像是大夫。

「他就是大夫,他可是上過電視的哦。」在旁邊溫雅捂著小嘴偷笑著說道。

「那大夫,你看看小寧怎麼了?藥單子我也帶過來了。」女孩抱著孩子放到張宇面前,一臉焦急的說道。

「他從前天晚上睡到了現在,不吃不喝也不鬧只是睡,無論你怎麼著弄也叫不醒他!就算吃了張老的葯也不行。」那女人焦急的說道。

張宇低頭看向這個孩子,孩子大概有三四個月大,白白胖胖的,閉著眼睛躺在那裡,就跟睡著了一樣。

張宇伸手在孩子脖子處摸了起來,片刻后,張宇露出了一副沉思的摸樣。

通過剛剛的把脈張宇發現,這個孩子沒有任何的病症,就是睡著了。

但是如果按小孩父母所說,孩子從前天晚上睡到現在一次沒有醒,那就更不應該了,小孩子一般比較嗜睡,但是也有個限度。

白夭一般睡兩個小時左右就會醒來,玩一會接著睡,像這樣一直睡的還真沒見過。

張宇伸手捏了捏孩子的臉蛋,但孩子沒有絲毫醒過來的意思,甚至動也不動,就像是沒有痛感一樣。

他又拿起爺爺開的藥單,字跡他認識,確實是爺爺開的,上面的藥物也沒有問題。

「以前孩子出現過這種情況嗎?」張宇抬頭看向孩子的父母問道。

「出現過一次,大概有一個月前,當時我們在外面打工,就去醫院住了十多天,但是好像沒什麼效果,一直也沒有醒來。我們當時就著急了,準備出院去找個好醫生,小寧卻不知道怎麼著就莫名的醒了1那女人說道。

張宇聽到孩子母親的講述,眉頭皺了起來,問道:「在醫院的那十夭一直沒醒嗎?」

「沒有」孩子的母親搖了搖頭說道。

張宇點了點頭,他感覺非常奇怪,這是怎麼回事?小孩沒有任何病症。

「難道是?」張宇沉默的敲著桌子,他突然腦海里出現一種可能。

「孩子昏睡以前,你們有沒有帶孩子去過什麼特殊的地方?」張宇對著女人問道。

「沒有呀!我們一直就是工作的地方、家裡,別的地方哪裡也沒去過1女人露出滿臉的疑惑說道。

要知道陳華鎮周圍都是農村,農村裡某些東西非常盛行,一般人們遇到看不好的病,都稱之為中邪。在農村有一些神婆,神棍專門以看這種為生,這種人絕大多數都是騙子。

也有人看好過病,但是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疾病,都是一些心理因素或者壓力作祟,當然也不排除真的修行人士隱居其中。

陰陽眼!

張宇切換陰陽眼,在女人和溫雅眼睛中,他只不過是在檢查小寧的身體。

讓張宇失望的是,那小寧身上沒有一點陰煞之氣圍繞。

「你好好記一下,是否去過什麼不尋常的地方。」張宇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孩子沒有病是可以確定的,但是現在昏迷不醒,那只有在中邪或者遇到不千凈的東西這一方面查起了。

「大夫,你是說我家孩子遇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那女人露出疑惑之色,繼而恍然大悟緊張的說道。

「不是,我是怕孩子對於某些東西敏感,導致孩子出現這種情況1張宇笑著說道,對於這些事不管真假,普通入還是不知道的好,免得心裡出現負擔,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真的記不起來了1那女人努力回憶說道。

「現在你帶我去,把孩子昏睡以前所走的路線在走一遍1張宇想了想說道。

「那好吧1女人無奈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