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一十章 離魂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離魂症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診所沒患者,他乾脆將診所關了,畢竟這件事情出不得差錯,這可關係著爺爺的聲譽。

走路太慢了,最後張宇去隔壁找張三伯借了一輛三輪車,他騎著,溫雅和女人坐在後面。

兩個女人在後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什麼,張宇側耳聽了一會兒,溫雅正在安慰那女人。

他微微一笑,專心的騎起三輪車來,張宇體力超強,三輪車速度特別快,在女人的回憶和指揮下他們繞著陳華鎮外圍走去。

「家裡沒老人,所以娃一直都是我在帶,昨天下午我為了給老公送飯菜,抱著娃就走的這條路。」女人指著陳華鎮邊緣泥濘的道路說道。

前幾天下過大雨,這條道路坑坑窪窪,十分難走。走到這裡時,張宇突然感覺特別眼熟,他還記得小時候,他特別調皮,跟著小夥伴在陳華鎮到處亂跑。

有一次,他聽說有個小夥伴掉進臭水溝里淹死了,張瑞峰當晚嚴厲的告誡張宇,要求他離這塊遠點,當時他很好奇,偷偷的跑來看一眼,他有些疑惑,那淺淺的水溝能淹死人?

水溝高10多厘米,根本不可能淹死人,後來很多人傳言說水鬼換命,專門還請趙仙娘做了場法事,今天想不到又重踏舊里。

很快他們來到一個小衚衕口,這裡是陳華鎮的舊區,自從通往外面的道路修通后,這裡就漸漸荒廢了,大部分鎮民都搬到新區去住,這裡只有少數人住在裡面。

「這裡是通往工地的新路,所以平時我都是走的這裡,雖然臟點臭點,但是能節約半里路呢。」女人笑著說道。她老公所在的工地張宇也有所了解,就是陳華鎮最新修的商業中心。

這一路,張宇的陰陽眼一直開著並沒有關閉,但是他並沒有發現絲毫異常。

張宇看著眼前的這個小衚衕,衚衕里污水橫流,散發著陣陣惡臭。遠處有幾棟破落的藍磚加土坯的房屋矗立在哪裡,遠遠望去那房子搖搖欲墜,好像隨時就要塌陷一般。

令他奇怪的是,這麼糟糕的環境,裡面人還挺多的,能看到不斷有人從裡面出來。

「這裡是?為什麼那麼多人?」張宇好奇的問道。

「大夫不是本地人吧?」女人說道。

「我是本地人,可一直在外面讀書,太久沒回來了。」張宇說道。

「原來如此,這裡是趙仙娘的居所,很多人都來求平安符。」聽到女人的解釋,張宇皺了皺眉頭。

很快他們就走到趙仙娘的屋子外面,屋子是平房,大門關的死死的,能看到幾個人走到門口說了幾句話,這才搖著頭失望的離開,原來趙仙娘今天有場法事,沒有在家。

張宇停下三輪車,他一直懷疑小寧可能是得了一種比較罕見的病症——小兒失魂症,這種癥狀現在社會一般很少出現,因為現在社會很少有這些藏污納垢的地方。

原先張宇還是懷疑,但是現在看到這裡的環境他肯定了這種想法。

可眼前院落結構就不同了,趙仙娘外面院落里捆綁著幾個布娃娃,布娃娃貼著雞毛和雞血,看起來特別詭異。

很多時候,布娃娃也是遊魂的聚集場所,特別這種用雞血染過的。

在張宇陰陽眼下,他果然發現了一些東西。

一般這些藏污納垢的地方,在晚上陰煞之氣容易聚集,聚集的一定程度,就會產生幻覺,這種出現的幻覺對於大人沒多少影響,但是對於小孩尤其一周歲以下,正在睡覺的小孩影響頗為厲害。

因為小孩醒著他的意識會強些,這些陰煞之氣不足以影響到他,但是等他睡著了以後他的意識減弱,這些陰煞之氣就會侵入他的意識,變成他最為感興趣的東西。

一周歲以下的小孩一般都不會走路,但是他們會本能的追逐這些最為喜愛的東西,所以他的魂魄就跟著這些東西飄出體外。

布娃娃上前,居然有一個嬰兒的魂魄,它好像正在玩弄那個布娃娃。

而那個布娃娃竟然封印著一隻遊魂,小孩的魂魄每向前飄動一點,那個遊魂也就晃動一下。

張宇皺了皺眉頭,難道這個趙仙娘也會法術?

「怎麼了?張宇,有什麼問題嗎?」溫雅看到張宇一直眉頭緊皺,不由上前問道。

「沒,沒什麼!你去看看那小孩怎麼樣了?」張宇笑著說道,溫雅點點頭,又去檢查那小孩子了。

這時,張宇手一晃,一張驅邪符出現手中,直接貼上去是不可能的。他大手一捏,驅邪符立即碎成粉末,緊接著他對著布娃娃一推。

那遊魂瞬間被驅邪符消滅的無影無蹤。

小孩魂魄看到眼前的東西消失,露出一股茫然的神色,這麼小的小孩根本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知道,玩弄布娃娃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快叫小寧的名字1張宇看到小孩露出一股茫然,飄在那裡動也不動,連忙對著女人喊道。

「小寧,小寧1女人聽見張宇的喊聲,先是愣了一下,急忙喊了起來。

雖然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個醫生讓他們喊小孩的名字,她也就下意勢鵠礎

隨著喊聲,原本茫然的小寧魂魄眼中繳癲桑向著女人身邊跑去,小寧魂魄剛跑到兩人身邊,他忽然本能的產生了一股吸力,小寧的魂魄慢慢的向著他的身體飄去。

「哇哇哇」在小寧的魂魄鑽入體內的瞬間,他便大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孩子醒了1聽到孩子的哭聲,女人激動萬分,使勁的抱著孩子,淚流滿面。

張宇看著喜極而泣的女人心裡也很是高興,溫雅更是抹著眼角,一副高興的模樣。

「謝謝謝謝醫生1女人笑過、哭過之後,才想起張宇還在旁邊,趕緊向他道謝。

「你記住,以後如果回來晚了孩子睡著以後,在路上拐彎的時候,回到家門口的時候,都要記著喊著孩子的名字說回家了,知道了嗎?」張宇對著女人說道。

張宇的話雖然令這女人非常疑惑,但是她沒有問為什麼,只是一個勁的點頭應是。

現在張宇在她的眼中非常神秘,她感覺比趙仙娘都還要神秘。

女人千恩萬謝的離開后,張宇和溫雅這才騎著三輪車回到診所。

剛將診所門打開,就看到爺爺背著藥包回來了。

「今天中午我來做飯吧,讓你們看看我的手藝。」溫雅眼看要中午了,自告奮勇的說道。

「宇子,你還不去幫忙?」張瑞峰打了個眼色說道,可溫雅死活不讓張宇插手,最終張宇只得回到前廳。

「這個葯你拿回去吃兩次,在飯後服用。」在張瑞峰交代患者后,前廳沒人了,張宇這才將今天早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什麼?藥單沒效果?」張瑞峰皺著眉頭說道。

「是的,我眼看沒辦法,只好用最傳統的方法,讓她前天走過的路走了一遍,然後叫小孩的名字,結果那小孩就醒了。」張宇有些猶豫的說道。

「是在什麼地方醒過來的?」張瑞峰著急的問道。

「在趙仙娘的房屋前」張宇說道,其他的話他沒多說。猶豫片刻他繼續說道:「難不成趙仙娘真的有法術?」

「法術?不過是些騙人的玩意,下次不准你去那裡了。」張瑞峰看起來很生氣,他叮囑道。

沒辦法下,張宇只好去街坊鄰居那裡打聽趙仙娘的事情,這一打聽才知道,趙仙娘以前叫趙麗,在以前文g時生過一個孩子,可惜孩子生下來就死了,趙仙娘也跟著消失了。

就在兩年前趙仙娘回來了,她算命特別准,而農村人都相信這個,所以短時間她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算很多外地人也來這裡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