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十一章 有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一章 有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張宇等人離開后,趙仙娘下午在外面做完法事後才回到小院子,她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佝僂著背部,穿著農村最流行的花布衣服,遠遠望去她就是個小老太婆,可走近的人才能感覺到她渾身上下散發著陰冷。

剛走進小院子,她渾濁的眼睛猛的散發出陰寒的目光,她快步走過去,拿起布娃娃看了看,感受不到上面陰冷時,她不由握緊拳頭。

四周看了看,她表情陰冷的走進屋子,緊接著關上房門。

趙仙娘走進屋子裡,閉著眼睛對著角落裡一個神庵渾身發抖,彷彿在和什麼東西交流。

神庵里的神像很奇怪,不同於任何神佛,東南亞的人或許會熟悉一點,那就是養小鬼。

不一會兒,趙仙娘結束交流,她走到床頭上,拉開床旁邊牆壁的暗櫃,從裡面抱出一個襁褓。

濃烈的腐爛味道撲面而來,她彷彿沒有察覺,只是輕輕的將襁褓抱著懷裡,手輕輕拍著,聲音輕柔的哼著:「小寶乖,媽媽會讓你醒過來的。」

如果這時候湊近了看,會發現那襁褓里的伸出的小手已經干成柴。

哄了一會兒孩子,趙仙娘才將襁褓放進暗櫃里,她拿起幾個布娃娃,刺破手指,憑空在娃娃身上寫著符文,讓人奇怪的是,那符文與張宇寫的聚煞符有些相同。

寫完符文後,她將布娃娃反正一旁,如果現在張宇用陰陽眼就可以看到,不一會兒就有一兩隻遊魂漂移附著著布娃娃上。

「張老,麻煩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有婦女抱著孩子過來。

可讓他奇怪的是,這幾天得離魂症的小孩好像多了起來,這幾天都有五六個的樣子。

看著母親們哀求抹著眼淚,大家都不好受。

「有沒有什麼辦法幫他們?那些小孩太可憐了?」溫雅用蔥白手指抹著眼角說道。

「不知道什麼情況,先吃點葯試試在說吧。」張宇搖了搖頭。

「這些不是和上次那小寧情況一樣嗎?」溫雅好奇的問道,在她想來,或許按照小寧的治療方法治療就行了,可自由張宇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更讓張宇驚訝的是,在他語言引導下,發現這些人全家都是去過趙仙娘的屋子求過平安符。

張宇皺了皺眉頭,看來真的與趙仙娘有關,想了想,他決定今天晚上去趙仙娘屋子走走。

與張宇有同樣想法的人也有,張狗子和李二蛋就是這樣的人,他們好吃懶做,本來跟著達哥混的風生水起,可是達哥一倒,張所長為了爭表現,大力打擊陳華鎮的混混們。

一時間,陳華鎮治安良好,路上看不到一個遊手好閒的人。對大多數人是好事,可對張狗子和李二蛋來說簡直是地獄。

他們本身沒有一技之長,而且長時間的好吃懶做讓他們不想幹活,才到工地上搬了兩天的磚,他們怨聲載道。

這天晚上,他們倆買了點酒菜在屋子裡邊吃邊抱怨。

「狗子,這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你看看以前跟著達哥,每天吃香喝辣的,現在呢?」望著面前一小碟花生米和幾樣素菜,李二蛋叫苦連天。

「誰說不是呢,唉1張狗子搖著頭說道,他猛的喝了口酒,臉都皺了起來。

「狗子,要不我們去想辦法找點錢?」李二蛋說道。

「那裡去找錢啊?」

「你說說陳華鎮里誰最有錢?」

「有錢的當然是程家人,可惜現在程家人也自身難保。」

「其實還有一家人特別有錢。」李二蛋神秘的說道。

「誰?」張狗子連忙將耳朵湊過來。

「趙仙娘,你沒看到趙仙娘每次收錢都大把大把的收,再加上她家就她一個人。」

「這不好吧,人家說趙仙娘挺邪門的,萬一惹到髒東西怎麼辦?還是算了。」張狗子連連搖頭說道。

「算了?那你想天天搬磚?每天吃那些粗茶淡飯?還有你那個相好這幾天在找你要錢花吧。」

「這好,麻痹的幹了1張狗子不知道想到什麼,他很快就下定決心。

兩人又去買了些白酒喝了壯膽,緊接著趁著夜色就向趙仙娘家走去。

夜深了,張宇等候兩人睡著,他這才悄悄的離開診所,向趙仙娘家狂奔而去。

他的速度極快,彷彿如同幻影般移動著,專門撿沒有人的道路走著。很快他就來到小巷子口,站在小巷子口向裡面望去。

黑夜掩蓋著一切,那幾個搖搖欲墜的房屋在黑夜籠罩下猶如恐怖的鬼怪,躲在暗處緊盯著張宇,不知道為什麼張宇感覺有些不安,彷彿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

陰陽眼!

眼前的世界迅速變成黑白二色,他驚訝的發現不遠處趙仙娘的房屋上聚集大量濃濃的黑氣。

就在這時,腦海中系統提示音響起:「提醒宿主,收到滴滴訂單!難度等級:b級!地點:平房!距離:20米1

系統提示音剛完畢,張宇還沒反應過來,遠處刺耳的慘叫聲響起。

這裡也是陳華鎮的邊緣,平時人就挺少,晚上就更少了,夜晚聽到人慘叫聲分外的毛骨悚然。

「鬼啊,鬼啊1隨著慘叫聲越來越近,張宇能看到一個男人跌爬滾打的向這邊跑來。他身後一大股黑氣蜂擁而至,分明要將他吞噬。

張宇心中一驚,略微念動,系統里存儲的太極八卦服和桃木劍瞬間出現在手中,他反手一甩,一枚銅錢鏢呼嘯的對著黑氣飛了過去。

那黑氣彷彿知道銅錢鏢的威力,它連忙打了個急彎,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那男的不知道被什麼絆倒在地,張宇連忙沖了過去,扶起他時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鬼啊,別殺我,別殺我1那男人滿臉汗水淚水鼻涕,狼狽之極,雙眼驚恐的瞟了一眼張宇緊接著用手臂抱著腦袋,他就是去打趙仙娘主意的張狗子。

張狗子現在已經驚恐過度,張宇皺了皺眉頭,掏出腰間常備的銀針包,抽出一根銀針對著他百會穴猛的插了進去。

這個場景如果被一些老醫生看到,肯定驚恐萬分,百會穴豈是能亂插的。可是在針法中,百會穴能鎮靜魂魄,清醒大腦,再加上張宇手法特殊,張狗子瞬間安靜下來。

張宇緊接著用幾枚銀針插在他的腦袋上,這一招是從徐老那裡學來的,能催眠人。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張宇問道。

「鬼鬼!我們看到好多鬼1張狗子眼皮瘋狂顫抖著亂喊道,張宇抬頭看了看那黑氣衝天的地方,繼續用針。

鎮定后的張狗子結結巴巴說出了當時的情況,他和李二蛋去趙仙娘家看能不能找點錢來用,剛來到趙仙娘家外,張狗子就感到這裡特別陰冷,要知道現在才是秋天,感覺就像是寒冬。

他再也不肯上前,而膽大的李二蛋只好讓他在外面望風,自己進去看看。

可惜李二蛋進去十多分鐘仍然不見蹤影,張狗子奇怪之下叫了幾聲,壯著膽子走進來趙仙娘的院子。

他躡手躡腳的走過去,透過門口縫隙,驚恐的發現李二蛋正面對著大門,手中拿著一把剪刀,滿臉恐懼的用剪刀捅著自己的大腿。

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張狗子被眼前的情況嚇的雙腿發軟,他知道這個趙仙娘特別詭異,就在這時突然看到幾個半透明的鬼魂出現,模樣恐怖。

他嚇得轉身就跑,可惜早就驚動了裡面的鬼魂,如果不是張宇,他這次早就在劫難逃了。

想不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張宇沉思片刻,他知道這件事情拖不得,那麼多小孩出現離魂症,不僅人命關天,還會損壞爺爺的名聲。

他將張狗子弄到路邊上,反手扣了幾張滅鬼符,手拿著桃木劍慢慢向趙仙娘的居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