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十四章 703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四章 703處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啊!慘叫聲響起。

趙仙娘胸口被一支飛刀穿過,死死的釘在樹上,她怨毒的看著不遠處拿著飛刀玩耍的李松,頭髮散落,嘴角流出一絲黑色的血液。

「想不到古盅的人居然會甘心當一個神婆,真是稀奇啊1李松懶洋洋微笑著說道。

「哼1趙仙娘並不想說話,她冷哼一聲,將頭轉向其他地方。

「看樣子要麻煩你和我走一趟了。」李松說道。

他連連揮手,寒芒四射,幾把飛刀瞬間刺穿趙仙娘的四肢釘死在樹上。

李松這才鬆了口氣,他剛想走過去。

這時電話聲響起,他掏出電話貼在耳邊說道:「呵呵,任務搞定,難度不大,不過在任務途中遇到一個有意思的年輕人,好吧,回來再說。」

他邊說邊向趙仙娘走去。

眼看李松靠近趙仙娘三尺遠時,趙仙娘突然猛的抬頭,她嘴巴猛然張開,一個黑影閃電般出現在李松的面前,腥臭氣息撲面而來。

還好李松久經戰陣,他條件反射的向旁邊移動,手中的小刀順手抽出來。

寒光劃過,那黑影絲絲慘叫著掉落在地上,即使變成兩截也瘋狂的扭動著。

這時候李松才看清楚那黑影,是一條渾身漆黑的小蛇,這種蛇他認識,是東南亞潮濕叢林里的奎蝮蛇,毒性超級強,一毫克蛇毒能毒死一頭大象。

李松驚的汗毛倒立,還好沒被咬中。

「哈哈哈,古盅是不會放過你們的。」趙仙娘瘋狂的笑起來大喊道。

這時她口中黑血長冒,滴落在地面上,如同硫酸遇到金屬,瘋狂的冒著泡沫。

該死的!李松心中一驚,連忙衝過去。

還沒靠近趙仙娘,就看到她臉上皮膚開始腐爛,渾身已經軟下去,很快變成一團爛泥,散發著濃濃的黑煙。

「麻痹的,真該死,又要寫報告了。」每次想起那報告,李松頭都大了。想不到這些古盅的人那麼狠辣,這樣就死了。

他搖了搖頭,掏出電話撥打起來,剛掛掉電話大約十多分鐘,就有一輛越野車出現在這裡,從上面走幾個人,他們與李松行了軍禮后,急匆匆的去處理趙仙娘的遺骸了。

這時候,李松才想起張宇。

他彈了彈手指,只見一縷青煙冒了出來,緊接著他快速的向陳華鎮狂奔而去。

張宇帶著一肚子疑惑乘著夜色回到住處,他將自己丟到床上,雙手枕著後腦,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天花板。

今天這件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想不到一個b級任務居然那麼困難,差點把自己搭進去,要不是那個叫李松的人搭救,或許他現在已經成屍體了。

他能清晰感受到毒蛇尖牙的腥臭,那毒蛇攻擊方位極其刁鑽,陰陽二氣無法防禦,這讓張宇嘆了口氣。

想到這裡,張宇不由一陣陣后怕,嘆了口氣,他翻轉難眠。一直以來他還以為就他一個人擁有超能力,想不到居然有人能變化成小鳥。

天下之大,高手都在民間啊!

鍊氣六層是什麼鬼?他現在滿心都是疑惑。

嘆息一會兒,他這才來檢視這次任務的收穫,b級任務固定250點魂值讓他底氣又足了許多。果然b級任務有其他獎勵,看著系統屏幕欄目中一個八卦陣似的東西,他連忙伸出手指點擊上,當看到簡介時,不由大喜過望。

「束魂陣,能利用符咒布置的簡易陣法,能纏繞厲鬼。」

張宇看完后,連忙點擊試用這個陣法,瞬間紛紛點點的陣法化成金光消失在他眉心處。

張宇幾乎瞬間就明白這個陣法的使用,它能困住厲鬼,讓它們束手就擒。他不由想著如何這次又這個陣法,那自己也不會那麼狼狽。

這個陣法唯一不好的就是必須固定布置到某處,還需要花時間來布置陣法,不過這點缺點無所謂,張宇已經很滿意了,至少保命措施又多了一些。

不僅如此,系統里還多了些兌換符文,比如說隱身符

這可是偷k利器啊,張宇yy一陣后,這才關閉系統。

這才進入天師秘典忘我境界,開始煉化陰陽二氣,推動太極圖轉動。這次任務的陰氣團特別大,張宇有信心花時間煉化,或許再做一個任務就能將太極圖轉到第七轉。

夜晚在草叢蟲子的叫聲中過去,很快天空太陽慢慢露出笑臉,新的一天到來了。

溫雅很早就醒了,她坐在床上舒服的伸著柔美的腰肢,露出無限美好的上身。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喜歡上果睡,聽說這樣能讓皮膚呼吸,變的更好。

或許能讓某個笨蛋更好的偷襲,可惜住了那麼久,獃子就是獃子,溫雅明亮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絲失望。

片刻她彷彿想到什麼,嘴角微微上翹,或許自己可以去偷襲那獃子。

她蔥白小手捂著豐潤的嘴唇偷笑著,如同偷到什麼的小狐狸,穿上衣服偷偷的離開了房間。張宇的房間門並沒有鎖,溫雅輕易就走了進去。

遠遠的她看見張宇眼睛緊閉,面容安詳,如同熟睡的嬰兒,她嘴角上翹,捂著嘴巴躡手躡腳的向張宇走去。

當她走到張宇床邊時,捉狹的抓起張宇的被子,然後使勁一拉。

她目瞪口呆的某物直直的豎起!

「啊!色狼啊1溫雅尖叫聲響起。

一個小時后,張宇,張瑞峰,溫雅圍坐在桌子旁吃著早餐。

早餐挺豐富的,豆漿,油條,加上煎蛋!可惜桌子上氣氛特別詭異,大家都埋頭吃飯不說話。

兩口喝完豆漿,將油條塞到嘴巴里,張瑞峰站起來說道:「我先去開門,咳咳,對了,你們下次動靜小一點1

說著張瑞峰邁步離開,聽到這句話,溫雅白皙脖子都紅透了,張宇眼圈烏黑,他拚命忍住不笑,低著頭喝豆漿,雙肩不停顫抖著。

當張瑞峰離開后,溫雅一腳踩在張宇腳背上,大聲說道:「都是你1

「怎麼怪我,我又沒有大清早掀別人的被子。」張宇笑著說道。

「都是你,都是你1聽到這句話,溫雅就想起那直挺挺的某物,臉色更紅了,雙手在張宇腰間的軟肉上旋轉360度加720度,張宇臉都白了,看溫雅氣呼呼的樣子他想笑又不敢笑,忍的很辛苦。

「張宇,有人找你。」這時候外面爺爺的聲音響起,張宇如獲大赦,連忙站起來抬腳向外面走去。

「哼!這次饒過你。」看到張宇急匆匆的背影,溫雅那還不知道他的心思,俏臉通紅喃喃道。

這時候那直挺挺的東西又出現在她腦海里,她暗地裡比劃一下,不由羞的捂著臉。

「這個壞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