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十五章 邀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五章 邀請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張宇好不容易逃脫溫雅的「魔爪」,走到門口一看,原來是昨天晚上遇到那個李松,只見他下身穿著牛仔褲,上身穿著休閑服,一副懶洋洋靠著門口。

「你們認識?」張瑞峰問道。

「是啊,這是我的一個朋友,我們有點事情,先出去一趟。」張宇連忙說道,說著他向李松點了點頭。

「你來了啊!不如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張宇心裡太多疑問,他知道李松找他肯定有事。

「好啊,我們找個地方吃早餐吧。」李松笑著說道。

「爺爺,我有朋友來找我,我先出去一會兒。」張宇轉頭對屋子裡說道。

「好,你快去快回,等一會兒就要開門了。」裡面傳來張瑞峰的聲音。

在陳華鎮街道上,大清早起來的人們都趕著上班,街邊的餛飩店最受歡迎,一碗紅彤彤的餛飩能讓人大清早精神氣十足。

「老闆,來兩斤餛飩。」張宇和李松找了個偏僻點的位置坐了下來,大聲喊道。

「稍等,馬上就好1老闆看到生意上門,喜笑顏開的說道,他揭開熱氣騰騰的鍋,開始下餛飩。

「正式介紹下,我是703處的李松。」閑聊兩句后,李松掏出一個墨綠色的證件說道。

「703處?」張宇奇怪的問道,他看了看證件發現這個李松居然還是少尉軍銜。

「就是專門處理特殊事件的部門,比如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李松神秘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幾個食客談話引起兩人的注意,他們不約而同的停止交談,側耳傾聽。

「對了,你們聽說了嗎?昨天晚上趙仙娘家失火了。」一個食客說道。

「什麼,不是吧,到底怎麼回事?」另外一個人連忙問道。

「好像是有人放火,人已經抓到了,就是李毆紛幽橇礁齷旎歟聽說他們昨天晚上去偷東西,結果被趙仙娘發現,他們就放了一把火把趙仙娘燒死了。」

「真的太慘了!」聽到他們的話,張宇轉頭目瞪口呆的望著微笑的李松。

「703處有專門負責善後的部門,畢竟很多時候我們的工作會打攪到普通人生活。」似乎很滿意張宇吃驚的表情,李松聳了聳肩說道。

「那你們是不是有那個東西,能瞬間消除別人的記憶能力?」張宇好奇的問道,前幾天他們看科幻電影黑衣人,對那鋼筆大小的玩意很敢興趣。

「咳咳,你想多了。」李松咳嗽著說道。

「不過我們有專門擅長催眠的小妞,她的效率不比那個慢。」見張宇一臉失望,他不由笑著說道。

「那你們的工作是幹什麼呢?」張宇繼續問道。

「當然是降妖除魔啦,有時候還會處理特別的事件,比如外星人入侵」李松笑著說道。

「啥」張宇頓時就懵逼了。

外星人入侵是什麼鬼?

「呵呵,別大驚小怪的,開個玩笑而已1李松笑著說道,看到張宇滿頭黑線。

李松敘述了703處,這是一個特殊的部門,專門調查許多神秘事件,比如說雙魚佩,還有神秘古屍等,只要是神秘詭異,或者普通人無法解釋的事情都有他們的身影。

聽到這裡張宇眼睛一亮,隨著等級的提升,他所完成的任務肯定會被人發現,或許這個組織對他來說還不錯。

「那鍊氣六層是什麼意思呢?」張宇好奇的問道。

「你不知道?你平時不看小說嗎?」李松表情古怪的看著張宇,稍微看過小說的人都知道鍊氣六層代表著什麼。

小說?這和小說有什麼關係,張宇很茫然,他從小和爺爺在一起生活,由於家境原因,他一直很努力的學習,從來沒看到小說之類的。

看到張宇一臉茫然,李松這才笑著解釋起來,鍊氣,築基,結丹,這些都是評價修道者層次的術語。

華夏大地有很多能人異士,就連小說中的修真門派也存在,只不過天地靈氣衰弱,他們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龐大。

李松本人就是天一派的弟子,當修鍊到鍊氣期六層時,天一派就派他到凡塵俗世歷練。由於種種原因,他加入了703處成為核心成員之一。

如果遇到普通人,李松未必會說那麼多,他發現張宇的實力不弱,大約在鍊氣六層左右。

說到這裡,張宇有點印象,貌似以前喜歡看小說的胖兒當時專門給張宇解釋過修真系統,可惜張宇那時候忙著學習,右耳朵進,左耳朵出!

「那不是築基期的牛人特別多?」張宇好奇的問道。

「那裡多啊,全世界在案的不過百人」李松哭笑不得說道,在華夏古代曾經出現過結丹期牛人,可惜現在天地靈氣衰弱,能夠進入築基期都是萬中挑一了,李峰也是剛到鍊氣九層,估計運氣好能進入築基,這才是真正進入修道人行列。

張宇若有所思的聽著,他查了查系統,這才發現,天師一族,本身就是斬妖除魔,與普通修道者不同的是,他們只需要九轉就能成為二品天師,相當於修道者築基。

正好餛飩攤子老闆端著大盆餛飩走過來,兩人默契的沒有說話。

「雲吞餛飩兩碗,你們吃吃看,這裡有紅油和調味料。」老闆笑容滿面的將盆子放在桌子上,這裡吃餛飩有個特色,就是自己加調味料。

「看起來挺不錯嘛。」李松看著碗里大大的餛飩驚訝道。

「那當然,我家在這裡賣了三十年了,你們快嘗嘗。」聽到別人誇獎,老闆更高興了,他連忙說道。

「來來!吃吃1李松說道,迫不及待的放了紅油和調味料大吃起來。

張宇發現這個李松人挺不錯的,大大咧咧十分豪爽。

他也不客氣,剛才根本沒吃飽,兩人就大吃起來。兩斤餛飩,被兩人風捲雲殘吃的乾乾淨淨,打了個飽嗝,張宇覺得渾身舒坦,鼻尖冒著細細的汗珠。

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李松繼續說道:「你也知道我的意思,你考慮下。」

「謝謝1張宇微笑點點頭說道。

「那個趙仙娘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趙仙娘的神像背後找到這個。」突然想起一事,張宇問道,他掏出懷中的印有印記的紙遞過去。

「哦?我看看,這是古盅的標誌。」李松拿著印記看了看說道,見張宇一臉茫然,他不由笑著解釋起來。

古盅原本是華夏一個古老的門派,他們喜歡養盅運用一些邪惡的法術,為其他門派所不齒,可惜古盅門派在當時很強大,其他門派都敢怒不敢言,最終某次大災難后,古盅被摧毀大半。

其他門派趁機落井下石,強大的古盅就分裂崩壞,分成幾支流浪在外。

一支在苗疆生根,一支來到現在的東南亞,這兩支本身融入當地文化,消失殆盡,而趙仙娘就是第三支,這支流派一支在華夏,到處搜集人類魂魄,特別是小孩子的,用來做邪惡的儀式,召喚屍鬼。

李松講完后,意外的發現張宇並不吃驚,其實這也不怪張宇,他現在神經粗大很多,對這些事情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原來如此,想不到屍鬼那麼厲害。」想起屍鬼強悍的力量,鋒利的爪子,張宇不由嘆息。

「其實也沒有那麼難,屍鬼脖子很脆弱的,只要砍掉屍鬼腦袋,很容易消滅的。」李松笑容滿面的說道。

這時候,李松電話響起,他連忙站起來走到遠處對著電話說了幾句。

「我還有事先走了,這是我的電話,如果想通了都可以打這個電話。」臨走時,李松給了張宇一個名片說道。

張宇點點頭,接過名片,發現名片就一個電話號碼,其他啥也沒有。

李松就這樣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

張宇付了餛飩的錢,這才慢慢的向屋子走去。

回到家后,為了避免被爺爺發現,張宇專門走了一趟,將蘊魂丹里儲存的小孩魂魄送回去。過程比較複雜,還好每個小孩的身體吸引相對於的魂魄,這才不至於搞亂。

做完這件事情,張宇這才鬆了口氣。

趙仙娘家火災,而趙仙娘被燒死這件事在陳華鎮引起掀然大波,很多人都跑去看熱鬧,溫雅也不能免俗。

她非要拉著張宇去看,張宇無奈只好跟著去了,只見趙仙娘的小房子被燒成殘根斷瓦,一片瓦礫。昔日濃烈的黑氣消失的乾乾淨淨,或許只有火焰才能將這些罪惡清除乾淨。

在陳華鎮待了兩周后,告別了張瑞峰,張宇帶著溫雅買了些土特產,這才開著車回到帝都。

剛回到學校,張宇就忙開了,因為現在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大四期末的期末實習。

按照帝都大學的規矩,他們這種畢業生,到了大四后都會由學校安排到附近的醫院實習,進一步挺高臨床技能,好進入社會實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