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十八章 醫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八章 醫德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來來,我先帶你去換件衣服。」張梅對這個明俊的男生還是很有好感的,既然曾主任把這任務交給她,她就有義務給張宇解釋清楚科室內的情況。

「謝謝您,話說我們都姓張,不如我以後就叫你姐吧。」張宇笑著說道。這個張梅也是三十齣頭一點,面容姣好,身材凹凸有致,穿上白大褂后,總讓張宇腦海中出現幾個字:制服有貨!

「呵呵,好啊,你以後就叫我姐好了。」張梅見張宇這樣說,她也喜歡這個帥氣的弟弟,欣然同意了。

有了這層關係,兩人的說話也隨便了很多。

很快張梅就帶著他來到更衣間,她則領了一套白大褂給張宇,讓張宇自己進去穿戴。

張宇點點頭,接過衣服就走進了更衣間。

張宇試了試衣服,他很快發現白大褂好像小了一些,他拿著衣服準備出來,找張梅給他換一件大點的。

可剛出來就看到那個錢醫生和張梅正在說話。

「呵呵,想不到某人喜歡小白臉」錢醫生的聲音,張宇聽到這句,下意識的停下腳步。

「錢少東,你腦袋有問題啊,我只是帶人家換衣服而已。」張梅激動的說道。

「哼,張梅,我告訴你,我給你說的那件事情你最好再考慮考慮,再過不久等鄧主任當了副院長,哼哼1錢醫生冷哼著說道。

「你卑鄙1張梅聲音越來越激動。

「姐,你幫我看看,這白大褂太小了。」就在兩人爭吵時,張宇聲音從裡面傳來,他們立即停止動作。

「自己考慮考慮吧。」錢醫生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

張宇走出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張梅在抹眼睛。

「能不能換件比較大的,這件太小了。咦,姐,你怎麼了?眼睛紅紅的?」張宇詫異的說道。

「沒啥,眼睛進沙子了,來我給你換一件衣服。」張梅勉強笑著說道,她接過張宇的衣服急匆匆的離開了。

等張宇穿戴完畢之後,便正式開始交班了。

當下眾醫生交了一下班,既然曾主任今天親自當班,又是他帶新人,那麼眾醫生還是得跟著主任一個個的去查房,將自己的病人情況做一下彙報。

張宇跟著曾主任身後,隨著四名醫生還有護士長等人便前往病房查房了。

附一院的急診內科病人特別多,足足有幾十個病人,等他們全部將病人情況詢問完,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

張宇這才知道附一院的急診科里,在這裡留院觀察的,不少都是一些比較嚴重或奇怪的病人。

這些病人很多都是還沒有查清楚原因,而無法轉往專門的科室治療,或者是那個科室已經住滿了人,只得在急診科暫時治療。

「張宇,你剛才,沒事的話,等護士把醫囑都執行完畢后,你就去看看病歷和病人,多熟悉熟悉流程。」曾主任笑著對張宇說道。

「好的,曾主任。」張宇微笑著點點頭。

曾主任說完就離開的,他的事情還很多,每天能抽出一個多小時對張宇的疑點進行解答,這已經是很好的待遇了。張宇也無所謂,他抱著厚厚的病歷看了起來。

「什麼?只是個帝都大學畢業生?」在鄧胖子的辦公室里,他如同肉山般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茶杯看著錢醫生。

「是的,我問過這次的接待醫生,他們說張宇是因為成績優秀,在小診所呆了很久,這才推薦到這裡讓曾主任帶的。」錢醫生點頭哈腰的說道。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只是王老對官方的說法,最早他只是想曾主任對張宇好點,那知道曾主任會親自帶張宇,這就前後衝突了。

「哼,姓曾的越來越猖狂了,你去試試那小子,最好能讓他丟丟曾老頭的臉。」鄧胖子三角眼露出陰險的笑意說道。

「好,我知道了。」錢醫生點點頭,轉身離開鄧胖子的辦公室。

中午吃完飯,張宇居然沒看到幾個室友,問過小護士才知道,他們這幾天要集合起來培訓最基本的臨床注意事項。

搖了搖頭,張宇回到辦公室繼續抱著厚厚的病歷看起來。

看了一會兒,突然聽到腳步聲。

「我覺得應該讓張醫生多接觸下臨床」錢醫生的聲音傳來,張宇抬起頭,只見曾主任和錢醫生邊交談邊走了進來。

看著錢醫生滿面笑容的表情,曾主任皺了皺眉頭,他直覺這姓錢的沒安好心,但是他不能反駁,因為像張宇這種從學校里出來的,最好的還是多接觸臨床。

「曾主任,您來啦?」張宇連忙站起來說道,至於錢醫生,張宇對他沒啥好印象,也沒打招呼,裝著看不見。

見張宇對他視而不見,錢醫生暗地裡咬牙切齒,很快他調整心態親熱的說道:「張宇,你這樣看病歷上不行的,不如這樣,我帶你去看看病人,這比看病歷好。」

「這有錢醫生帶著我,肯定要比看病歷要好多了。」張宇稍稍地一愣,抬頭望了望曾主任,只見他點點頭,張宇心中有底笑著說道。

「嗯嗯,那我們現在就去吧。」錢醫生見張宇願意去看病人,他不由露出得意之色,轉身走出辦公室。

張宇直覺錢醫生找他沒啥好事情,可他不在乎,他拿起聽診器跟著錢醫生去了。

「張宇啊,其實要想在這裡站穩腳跟,最重要的是醫術要好,有時候光靠關係是沒用的」在路上錢醫生隨意的說道。

他這意思張宇一聽就明白了,什麼叫醫術好,你一個主治醫生好意思和畢業生談醫術,這可是赤果果的炫耀。

見張宇沒出聲,他皺了皺眉頭,你丫這不出聲什麼意思,不答話的話他還真不好繼續吹噓,還好病房到了。

「我有三個重病病人,一個這幾天昏迷的病人,一直找不到原因;一個渾身乏力;另一個在重病房,渾身腥臭」

雖然對錢醫生有意見,但張宇在後邊很認真地聽著,在附一院的醫療條件在帝都雖然不是頂級,但大多數醫療設備還是有的。在這裡還能說重病病人,病情都不容耽擱。

兩人走進病房,首先看的是那個昏迷的病人,他臉色蒼白眼睛緊閉,旁邊一個愁眉苦臉的婦人守著他。

見得醫生進來,那婦人趕忙站起來,臉色勉強笑道:「錢醫生,您來了,不知道我們當家的?」

「現在情況還不明確,有待觀察。」錢醫生說道,聽了他這句話婦人臉都白了。

「錢醫生,你看這裡每天都要花幾千塊,我們家負擔不起啊,娃還要上學,這」婦人哭著臉說道。

「沒錢看病,那你還看什麼?」聽說婦人說沒錢,錢醫生臉色一變低聲說道,那婦人臉色變得驚恐起來。

「不不,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婦人知道醫生如果不滿意的話,治療效果也會降低。

「不就好了,再觀察幾天吧。」錢醫生冷冷的說道,看到這一場景,張宇臉色變了變,在他信仰中,治病救人天經地義,這就是做醫生最基本的醫德。

張宇冷冷的看著他,並沒有太多的言語。

「張宇,這個病人昏迷了半個多月了,在縣城醫院裡治療了一個多禮拜,沒效果才轉到我們這裡的,你先看看1

張宇點了點頭,然後仔細地看起病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