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十九章 沒辦法治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十九章 沒辦法治療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眼前的這個病人看起來極度的消瘦,精神極差,眼睛緊閉著一動不動,如果不是胸口起伏,還以為他死了呢。

張宇通過仔細的問診之後,緊接著拿起那人的手腕進行望聞問切。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昏迷的?你能把這些天的情況給我說說嗎?」張宇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十多天前我們去鄉下父母家玩,那天晚上他起來上廁所就沒有回來,我感覺不對勁就去叫他,那知道他就這樣躺在廁所外面,當時我嚇慘了,急忙叫人,可惜他就再也沒有醒過來,嗚嗚嗚」那婦人抽泣的說道。

雖然這些情況她都說了很多遍了,但是她還是抱著一絲希望,期望眼前這個年輕的醫生能叫醒他老公。

旁邊的錢醫生看得張宇的動作,心底的倒是也暗暗點頭,這小子看起來年紀不大,不過做起事來倒是也中規中矩,甚是仔細,看來也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

本來錢醫生還以為張宇會在檢查時,出點差錯,他正好借題發揮,可惜啊!

想到這裡,他對張宇越發地警惕和不順眼起來,可他也一點都沒有表露出來,對著張宇反倒是越發的熱情。有些問題還做了補充說明,張宇做完檢查,沉思起來。

這種昏迷情況很不簡單,張宇用陰陽眼看了看那患者的頭部,發現頭部並沒有任何問題,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人體的三魂七魄也不少,可是關係醒過來的一魂一魄卻黯淡許多。

難道是離魂症?他心中隱約有點想法,這是以前霍老發現過的病例,他還不能確定,需要進一步觀察。

「怎麼樣醫生,我老公他有沒有治?」婦人紅著眼睛,小心翼翼的說道。

「必須多觀察幾天才行,放心吧1聽到張宇話和錢醫生一樣,那婦人臉色難看之極,喃喃的不知道說什麼,一屁股坐在板凳上。

「我以為你多牛逼呢,想不到」錢醫生鄙視想道。

「呵呵,這位張醫生是輪班醫生,這不是來臨床實習」錢醫生說道,他的話張宇懂了,就是說他才來,經驗少,怪不得那麼好心讓他來臨床觀察。

聽到錢醫生解釋,那女人臉色一下子就難看很多,她說道:「錢大夫,俗話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麻煩您們這些有經驗的醫生給我老公好好看看。」

說著她還瞟了一下張宇,張宇也沒生氣,彷彿沒聽見兩人說話。以前在醫仁堂才開始坐堂時,說的比這個難聽的更多,張宇依然笑容以待。

見張宇沒生氣,錢醫生不由有些氣餒,想不到張宇年紀輕,氣量那麼好,連借題發揮的機會都沒有。

「那病人沒見識,你別生氣。」隨便安慰張宇幾句,兩人就離開了房間,繼續到下一個房間。

「這個病人來我們這裡之後,做了詳細的檢查,腦部核磁共振也做過,沒發現顱腔里有壓迫神經的血塊,患者對各種刺激均無反應,眼球無轉動,各種反射減弱,有大小便瀦留或失禁。呼吸、脈搏、血壓可有改變,並可出現病理反射,屬於中度昏迷。你剛才檢查如何?」錢醫生邊走邊說道,他這樣做也是為了探張宇的底。

「我剛才檢查他的脈搏,發現他的脈搏平滑,浮,暫時無法確定到底什麼原因。」張宇嘆了口氣搖著頭說道。

「呵呵,那我們繼續看看下一個病人吧。」錢醫生笑容滿面的說道,可他眼神流露出淡淡的鄙視,心想這張宇也不怎麼樣嘛。

接下來的一個是乏力查因的病人,錢醫生站到病人床邊對著張宇介紹道:「這個病人是一個重症肌無力的病人,從雙腳開始逐漸向上蔓延,現在他的一雙腿已經無法動彈,而且現在腹肌的運動也在開始逐漸地減弱!如果繼續向上」

聽得錢醫生沒有說完的介紹,張宇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累及呼吸肌,那麼等待病人的就是呼吸衰竭而死。

張宇仔細的看了看這個病人,面色精神都還算好,只是躺在床上,看來雙腳是如同錢醫生所說一般不能動了。

「這個患者在蓉市醫院治療了半個月沒有任何效果,轉到這裡時已經開始累積腹肌了,還好我發現的早,通過一系列藥物治療,已經有些好轉了。」錢醫生得意的說道。

「多虧錢醫生了,要不是他我這命就保不住了。」躺在床上的病人感激的說道。

「放心,既然到了我們醫院,當然會盡量想辦法給你們治1錢醫生自傲地點頭,然後卻是又道:「不過這個病極為的麻煩,見效相對較慢,而且很多時候都需要長期的治療,你們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只要能治好,我們都聽錢醫生您的1家屬在一旁趕忙謝道。

「嗯1見得家屬恭敬的模樣,錢醫生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自得地對著張宇笑道:「張宇,你要不要跟他檢查一下?」

「好1張宇點點頭。

張宇先摸了摸病人的脈搏,緊接著蹲下身體,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摸病人的下肢皮膚,看病人確實沒有反應。

他很想用銀針試試,可是自己才來,還是等幾天再說吧,張宇想著站起身來。

看到張宇的行動,錢醫生更加得意了,他覺得張宇只是個虛有其表的人。

聽到這話,張宇搖了搖頭,說實在話,他並不覺得這個病難治,在現代西醫看來人的身體和精氣神分開的,那裡有問題就治療哪裡。

但在張宇看來,這人雖然是腿不便行動,但從脈搏能摸出來,這人腎嚴重有問題,五臟六腑都是相依相承的,一個有問題,都有問題。

如果光是要讓他腿動,張宇只需要一枚銀針就可以了,這方面霍老都有記載。這時候他才感覺到中醫的博大精深。

「怎麼樣,張醫生?」錢醫生笑著問道。

張宇並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搖了搖頭,他並沒有輕易地將自己的判斷說出來,畢竟推翻別人的診斷,除非是上級醫師,否則可是極犯忌諱的事情。

而且自己現在雖然掛了一個輪科醫生的牌子,但還是較之錢醫生這樣的正式單獨管病人的醫生身份要差上不少。

這樣的情況,如果兩人感情好,到底私底下可以提醒一下,但張宇自信和錢醫生沒有什麼感情,如果自己貿然提醒,只怕他還以為自己誠心拆台,而且錢醫生一直冷嘲熱諷,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說了只怕是也白說。

問完了這幾個問題之後,張宇便笑著點了點了點頭道:「錢醫生,我們去看看下一個病人吧1

見得張宇並沒有提出什麼疑問,錢醫生這時倒是也不以為意,當下便笑道:「好!我們去看下一個病人1說罷,便領著張宇出了病房,朝著下一個病房而去。

不過兩人剛走出來,卻聽得曾主任叫道:「張宇!來病人了,你過來看看。」

「好的1張宇趕緊應了一聲,然後抱歉地朝著錢醫生一笑,便朝著曾主任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