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二十章 治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治療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錢醫生看著張宇的去向,臉上熱情快速褪去,露出了激諷的冷笑,也隨著張宇身後走了過去。

張宇走到曾主任所在的病房,看到一個新病人。

這時,這個病人滿臉蒼白,正氣喘噓噓地側躺在病床上,護士正忙著給病人搶救。

曾主任見得張宇進來,便存心想了解一下張宇的真實水平如何,雖然是王老和徐老推薦的,至少自己心裡得有個底才行,當下便笑對著張宇試探著問道:「張宇,這個病人你來處理一下如何?」

聽得曾主任的言語,張宇很明白曾主任的意思,自己要是沒信心就可以直接跟他說,如果有把握就可以接手治療這個病人。

當下自然是輕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病人,張宇在醫仁堂也曾見過不少。

見張宇一臉自信地點頭應允,曾主任稍稍地放了些心,既然張宇敢接手,那說明他還是有些底子的,那以後這兩個月自己應當不會太辛苦。

錢醫生在旁邊抱著手臂,冷眼旁觀著。

張宇拿著聽診器走上前去,便對著傍邊的家屬問起病史來,通過簡短的詢問之後,張宇便大概地對病情了有了一些了解,又看了看病人半躺在病床上,張口困難的呼吸,而且口唇發紺,張宇這時心裡已經有了底。

這時他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曾主任看到張宇拿出銀針,不由皺了皺眉頭。現在醫院很多治病都是用西方的高科技器械,很少用銀針治病的,如果站在這裡是王老,他可能不會說什麼,張宇太年輕了。

「張醫生,你在幹什麼?銀針可不是你這種輪科醫生能用的。」還沒等曾主任發言,就聽到身後錢醫生大聲吼道。

「輪科醫生?什麼是輪科醫生?」病人家屬嚇了一跳,著急的問道。其實他看張宇太年輕了,還掏出銀針,心中充滿了不信任。

「張醫生大學都還沒畢業」錢醫生說道。

「閉嘴1曾主任臉色發青的說道,錢醫生見好就收,低頭站在旁邊,嘴角微微上翹。

「曾主任,怎麼找個輪科醫生給我們老王看玻」病人家屬著急的說道。

「就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麻煩曾主任找個好點的醫生吧。」

「你看這年輕人還沒我兒子大呢,還用銀針,不會扎壞人吧。」

一時間病人家屬議論紛紛,都要求曾主任換人,張宇也不氣餒,他收起銀針看著曾主任。見張宇居然沒有像其他年輕人那樣臉紅耳赤,這讓錢醫生眼角流露出深深的失望。

「不是這樣的,大家安靜一下,醫生方面醫院是有自己考慮的,請大家放心」曾主任狠狠的瞪了一眼低頭的錢醫生,轉頭解釋道,好不容易平息了大家的怒氣。

他又轉頭看了看張宇,望著曾主任的眼神,張宇點了點頭。

見張宇那麼自信,曾主任最終還是讓他試試。

在患者家屬不信任的目光中,張宇再次出現在病患的身邊,他找旁邊的小護士要了盞酒精燈,抽出銀針,曾主任看到銀針愣住了,這這不是霍老的靈蛇針嗎?

當年霍老曾經公開使用過一次太乙九針,其神奇的功效一直讓他念念不忘,想想一個被專家們評定癱瘓一輩子的患者,居然在用了太乙九針后,站起來行走了。

可惜霍老得病突然死亡后,太乙九針也跟著他失傳了,即使是他的幾個徒弟,也沒人獲得他的真傳,很多人都不由嘆息,真的是天妒英才。

想不到居然在一個輪科醫生身上看到靈蛇針,他心中怨恨之氣消失,升起期待的表情。

張宇拿著銀針想了想,他知道患者傷了肺部,而且還有冠心病,綜合各種疾病才有如此現象,此症應該先揚后抑,他思索片刻,這才正式開始下針。

「大爺,你放鬆一點,對了,我看你是帝都人吧。」張宇微笑著對躺在病床上的老大爺說道,他特別緊張,不過在張宇三言兩語之後,他放鬆下來。

「我是帝都人。」這時候,只見張宇手中銀光一閃,那老大爺一下子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看的曾主任點點頭,心想這小子基本功還挺紮實的。

麻醉針是針灸最基礎部分,從扎麻醉針能看出醫師基礎功是否合格。

還沒等曾主任誇獎出聲,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張宇抽出兩根半尺多長的銀針。

他先在病人的胸口大穴按了按,然後兩根銀針在患者家屬驚叫聲中插進患者的體內,要知道人的厚度才一尺多一點,這樣插進去,人還有命?

曾主任眼皮情不自禁的狂跳起來,他緊張的望著張宇,雖然看見靈蛇針是一回事,可真實治療起來,他還是捏了一把冷汗。

「你這是幹什麼?你要殺人嗎?」錢醫生也被眼前的震撼一次,他心中一喜,大聲吼道。

「狗日的,你想幹什麼?」聽到錢醫生的吼叫,周圍患者家屬這才反應過來,大吼著衝過去企圖拉扯張宇。

曾主任看情景失控,不由大吃一驚,要是患者家屬做出過激動作,那出問題算誰的。他連忙攔住患者家屬說道:「激動什麼,你們這是要幹什麼,這裡是醫院。」

聽到曾主任的話,那失控的患者家屬終於清醒過來,他憤恨的說道:「你們醫院真是太不負責任了,怎麼找個輪科醫生混亂瞎搞。」

「我們醫院做事,需要你們來教嗎?如果不滿意,你們可以投訴,但別打攪醫生治療病人。」曾主任這方面經驗豐富,他嚴厲的說道,說的幾個患者家屬氣焰全消。

「錢醫生,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你先去其他地方忙吧。」見患者家屬消停了,曾主任轉過頭來對錢醫生說道。

能聽出曾主任話語中的不滿,但又怎麼樣呢,只要鄧主任成為副院長,眼前的曾主任那涼快那待著去。正好他有空去給鄧主任邀功,或許等會可以過來看看患者如何大鬧醫院的。

「好的,我先去忙了。」錢醫生低著頭說道,轉身就走,他特別想看看曾主任吃癟的樣子,還有那個張宇,或許會成為第一天就被趕出醫院的輪科醫生。

想到這裡,他嘴角不由泛起弧度。

見錢醫生離開后,曾主任鬆了口氣,他知道那姓錢的是來噁心人的,這也無可奈何。他與鄧胖子之間的爭鬥大家都知道,可是表面功夫要做好,這就是辦公室政治,特別噁心人。

「你有沒有把握?」曾主任走近張宇身邊,小聲的說道。這時候,張宇已經插進了幾根銀針,正準備彈銀針頭上的靈蛇,聽曾主任的話他不由轉過頭,見曾主任表面上雖然平靜,可話語中透露出几絲焦急。

「放心吧1張宇微笑著說道,或許是看到張宇自信的表情,又或許是對太乙九針的信心,曾主任居然莫名其妙的鬆了口氣,也不多言,繼續看他扎針。

張宇輕輕一彈靈蛇針,那蛇頭如同活過來般,彷彿吐著信子,讓曾主任暗暗稱奇。怪異的情景讓患者家屬都圍了過來,他們低聲喃喃著,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切。

張宇檢查過這個患者知道,他肺部受損,雖然無法像其他病人那樣咳嗽,可是這危及到病人的呼吸系統,用銀針就是為了刺激他自身的功能,把這種情況調整過來。

只有調整過來,他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