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二十一章 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衝突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可惜其他人不懂,患者家屬眼睛瞪圓的看著張宇,看那架勢如果一有問題,他們就會衝過來打人,拉扯。

這時候張宇將銀針拔出來,老頭就感覺到肺部特別癢,特別想咳嗽。

「拿個痰盂過來。」張宇對旁邊的護士說道,那護士慌忙找了個痰盂過來。

「咳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老大爺在張宇的攙扶下俯下身子,對著痰盂咳嗽著,能聽見肺部呼嚕,呼嚕的聲音,特別刺耳。

在眾人關注的目光中,他猛的吐出一口老痰,漆黑惡臭,整個屋子的人都捂著口鼻,唯獨坐在老大爺身邊的張宇沒反應,他還低下頭看了看痰,最終滿意的點點頭。

「大爺,你現在有什麼感覺?」彷彿沒有感到病室中緊張的氣氛,張宇微微調試麻醉針后,微笑著對那老大爺問道。

「好像有點」老大爺平緩呼吸躺在床上,喘著氣說不出話來。

「爸,你到底怎麼樣了?有什麼不舒服就直接說,要是出問題我就弄死這個醫生。」莽撞的兒子撲過來先瞪了張宇一眼,低頭對著父親問道。

要知道誰看到那半尺長的針都會發怯,何況眼前這個年輕的醫生還是個實習生。要不是曾主任在這裡,他早就爆發了。

「混帳東西,你怎麼說話的,老子好多了,你還不給張醫生道歉。」老大爺大聲說道,一改他剛才有氣無力的狀態,把準備說話的兒子弄傻了。

要知道老父親這病可是耽擱了好幾年,四處求醫都沒有用,大把大把的葯當飯吃,各種折磨不少,沒有一次見效的,家裡好不容易湊點錢來附一院看病,也沒見多好轉,想不到一個輪科的實習醫生扎了兩針,老爺子的病就好了。

「爹,你怎麼不喘了?」兒子激動的問道。

「老子要是能動,打不死你個兔崽子,還不道歉。」老大爺大聲說道。

「哎呀,張醫生是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和我計較好不。」那兒子也是個孝子,見父親好了很多連忙過來道歉。

看到這個場景,曾主任終於鬆了口氣。

在另一邊,鄧主任的辦公室里。

「什麼,你說那個輪科醫生用半尺長的銀針給人治病?」鄧主任好奇的問道。

「是啊,你沒看到那患者家屬特別生氣,差點發飆打人。」錢醫生點頭哈腰的說道。

「有點意思,走,我們過去看看?」鄧主任說道,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真不知道那姓曾的發什麼神經,居然讓一個還沒畢業的小屁孩用銀針給人治玻

誰不知道,針灸都是上了年紀的老醫生用的,在鄧主任看來,姓曾的就是在作死。

半路上,鄧主任遇到一個醫生就說起這事,很多醫生護士聽說后都很好奇,想不到曾主任居然讓一個輪科醫生治療病人。

張梅聽到這件事情,匆忙的交代手中事情,也跟著走過來看看情況。

一時之間,人頭涌涌,聲勢浩大,一群人急匆匆的向病房走了過來。

病房裡,張宇對老頭說道:「你這個是肺上的問題,需要長期的修養治療,我這幾天過來給你扎針,大約一周后你就可以出院了。」

「什麼,一周后就能出院了?太好了。」老大爺興奮的說道。

「我這裡開點葯」說著,張宇提筆寫了一張藥單遞給曾主任。

曾主任接過藥單看了看,不由點點頭,這個患者的情況被張宇扎了幾針后居然有所好轉,按照他開的葯,一周之內還真能出院。他突然有種撿到寶的感覺,怪不得王老都對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此用心。

「去抓藥吧1曾主任轉手將藥單交給旁邊的小護士。

那個小護士正是早上張宇詢問主任辦公室所在的李麗,她一直在訝異地看著張宇,想不到他現在竟然在這裡上班,難道他也是我們醫院的新醫生嗎?

剛才她還有些擔心,生怕張宇被患者家屬打了,誰知道片刻,這一切就讓她傻眼了,曾主任居然認同了張宇的藥單,還轉手讓她去開藥,這說明張宇經驗醫術還挺不錯,可以單獨診療病人。

這小護士李麗接過藥單點點頭,轉頭就準備出去配藥。她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鄧主任一行人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李麗嚇了一跳,連忙閃躲到一旁。

雜亂的腳步聲讓曾主任回頭看了看,當看到鄧主任,錢醫生等人出現在門口,他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我當然有事情,曾主任,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居然找個輪科醫生胡亂給人看病,如果出問題怎麼辦?到底是你負責還是那小子負責?」鄧主任抖著脖子上的肥肉,大聲問道,曾主任算是看明白了,這個鄧胖子一來就扣一頂大帽子,是沖著他來的。

「姓鄧的你別血口噴人。」曾主任氣的渾身發抖說道。

「哼,我看你這主任是當到頭了,以權謀私,濫用職權,還讓輪科醫生使用銀針治病,你們大家看那叫張宇的,不過是才從學校還沒畢業,過來實習的學生。」鄧主任指著張宇大聲說道。

站在他身後不明真相的醫生和患者看到張宇年輕的模樣,議論紛紛。

「居然這麼年輕,他用針灸有什麼問題?」一個不明真相的患者問道。

「難道你不知道?針灸學起來太複雜,需要大量的實踐經驗,如果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現在醫院的官僚主義太濃烈了。」人群中幾個醫生低聲議論紛紛,他們說的話立即讓周圍患者圍觀群眾聽的清清楚楚。

「我操,居然讓實習生來治療患者,有沒有搞錯。」

「太可惡了,這些醫生真的不拿我們患者的命當人命嗎?」一時間群起激憤,他們憤怒的吼叫起來。也難怪,患者的情緒很容易被調動起來,特別是這種人擠人的空間里,他們很容易被感染激動情緒。

當年二戰西特勒就最喜歡用士兵把聽演講的人擠到一起,擁擠的人群高呼口號,聽演講人很容易被周圍情緒感動,達到預期的效果。

張宇冷眼看著鄧胖子做的這一切,他身邊那患者的兒子激動的站起來,剛準備解釋,卻被張宇拉住,對著他耳朵說了幾句話。

那小子也機靈,趁著大家不注意,轉頭給父親說了幾句話。

聽到周圍人議論紛紛,曾主任轉頭看了看張宇,只見他眨了眨眼睛,一時之間心安起來,他暗嘆今天運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