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外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剛出門就看到美味人家門口停著一輛警車,能看到錢少東狼狽的身影被警察抓上車,周圍人還不停的罵他是色狼。

活該!張宇心中想到。

這時候很多人都在外面看熱鬧,張宇趁此機會連忙來到包間,敲了敲門。

「張宇嗎?」

「張姐,是我,衣服給你買來了,你快換上。」張宇伸出手,準備將衣服遞進去。

張梅接過衣服鬆了口氣,她連忙脫掉外面的衣服,準備將衣服換上。

張宇站在外面等他,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拐彎處腳步聲響起。

「你們把聽梅間窗戶打開敞一敞,晚點有客人要來。」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響起。

聽梅間?張宇不由抬頭,正好看到張梅進去的那房間就是聽梅間,他不著急起來,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突然想起系統里好像出現隱身符,他猛的閃進房間。

「你」剛好張梅解開罩罩,因為被錢少東弄亂了,她準備整理一下,那知道張宇猛的衝進來,她不由自主的捂著胸口大聲喊道。

「張姐,我什麼也沒看到,外面有人1這時候說話聲音越來越近,張宇也來不及多做解釋,捂住了張梅的嘴巴。

張梅還以為張宇要輕薄他,不由劇烈掙紮起來,可惜張宇比錢少東強壯有力多了,她被按在牆壁上一動不動。

「別說話,有人來了1張宇低聲在張梅耳邊說道,張梅一聽大吃一驚。這時候門被推開了,兩個女服務員走了進來。

張宇早就將隱身符兌換在手裡,輕輕一捏,隱身符碎裂,立即有一道淡淡光芒將兩人罩祝

張梅驚恐的看著兩個女服務員走進來,開窗戶,當兩人轉過身來時,她絕望的閉上眼睛,要知道現在她與張宇正用一種曖昧的姿勢貼在一起。

張宇沉重的呼吸聲讓她渾身發軟,能嗅到張宇身上濃烈的男子氣息。

她閉上眼睛,腦補著即將被服務員發現后的鬧劇。

可是過了半響,那兩個女服務員都沒聲音,她根本不敢睜開眼睛,直到兩人走出房間,腳步聲消失不見,她才睜開眼睛。

張宇側耳聽到腳步聲消失,他才鬆了口氣,感受到左手的彈性,他還情不自禁的捏了捏。

「那個,你快點換衣服,咳咳,我先出去。」張宇不敢看張梅的眼睛,轉身溜了,剛走出聽梅間他這才深呼吸起來,感受到手心的香味,他心裡感到莫名的刺激。

張宇走後,張梅才站起身來,咬著牙把衣服換上,敏感處能感受張宇手心的熱度,胡思亂想下,她居然忘了為什麼那兩個女服務員為什麼沒有發現他們。

她快速的換好衣服,驚訝的發現張宇買的衣服還挺合身的,本來她胸口的尺寸都比較大,買衣服比較困難,想到這裡,張梅臉色通紅的啐了口道:「小色鬼。」

她身體和內心並不排斥年少英俊又有本事的張宇,很快她換好衣服,這才走了出來。

幾乎和原來衣服一模一樣,張宇很滿意,他連忙說道:「快走吧,我們耽擱太多時間了。」

這時候看到一群客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向聽梅間走了過來,張宇和張梅對視一眼,均鬆了口氣。

一路上張宇和張梅兩人並沒有說話,似乎都在思考著什麼,快要到包間門口時,張宇連忙搶先一步推開門,低聲對張梅說道:「張姐,對不起,剛才只是一時著急」

「沒事的」張梅說道。

還沒等她準備說什麼,門一下子就被打開了,只見一個姓陳的同事剛走出來,他看到張宇和張梅兩人不由笑著說道:「還以為你們掉到廁所里了呢,怎麼現在才來?」

「難不成你們去約會了?」一個與張梅關係要好的同事嘻嘻哈哈說道。

「呸,別亂說話」張梅聽到這句話,又想起剛才在聽梅間的事情,臉都紅了。

「唉,你們知道我們剛才遇到誰了嗎?」張宇見張梅很尷尬,連忙打岔話題。

「誰?」這句話果然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還能有誰,錢醫生唄,他喝醉酒跑進女廁所,有人報警了,他被警察抓走了。我們在旁邊看了一會兒熱鬧。」張宇笑著說道,錢少東算完了,出了這種事情,他根本沒臉再回到附一院。

「什麼?錢少東去女廁所?不是吧,大新聞啊1一個醫生驚訝的大聲說道。

「這種人吃裡扒外,妄自當年曾主任將他提拔上來,看到鄧主任來了,立馬就投到他的腳下。」一個姓王資歷比較老的醫生埋怨道。

「好了好了,我們今天的酒會是為了給小張洗塵,其實喪氣的話就不說了,來我們都敬張宇一杯。」曾主任大聲提議道,周圍人轟然叫好,大家都舉起酒杯。

張宇沒辦法,只得舉起酒杯一飲而荊

宴席一直喝到晚上,大家這才遙遙晃晃的離開。

鄧主任這幾天心情極度不爽,大清早就有警察局打來電話,昨天一個叫錢少東的人在女廁所被人打,被人報警后,沒有找到打人的人,倒是錢少東以為偷窺女廁所被關了幾天。

他去見了錢少東,短短兩天時間,以前精神氣十足的錢少東變得萎糜不振,和他聊了幾句后,鄧主任才知道昨天他遇到張梅,沒控制住就沖了進去。

至於打他的人另有其人,可鄧主任不管那麼多,錢少東是他的人,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他把仇恨全部記恨到曾主任和張宇身上,他在思考如何扳回一局。

就在鄧主任思考時,由於昨天的酒席,醫生們對張宇的態度好了很多。

「張醫生你來了?」剛進附一院急診科,很多醫生護士紛紛給張宇打招呼,張宇連忙微笑點頭回應。

可惜寢室里的其他兄弟都還在上課中,這是醫院的流程,也無可奈何,他們之間打過電話,聽到張宇說成為了輪科醫生,幾個兄弟都哭著喊著讓張宇請客吃飯。

他們也知道張宇在這裡付出了多少辛苦,根本不存在羨慕嫉妒恨的情緒。

張宇好說歹說掛斷電話,又給溫雅打了一個過去,這幾天她和陸曉嫣等女生都忙瘋了,根本沒時間聯繫,只是偶爾發發當溫雅聽說張宇在急診科當輪科醫生,眼睛都紅了,她知道張宇能幹,可這人比人也太變態了吧,醫療系那麼多年,張宇還是第一個實習就當輪科醫生的。

如果不出意外,他畢業後會直接分到附一院,就憑這點,他就讓其他人眼紅不已。

「不行,一定要請客,我們每天那麼勞累,我要吃零食,我要吃披薩,我要吃烤肉。」溫雅開始理所當然的壓榨張宇,旁邊閨蜜陸曉嫣附和著,張宇只好半夜收集她們的零食,送了過去,她們這才滿意的閉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