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二十六章 離魂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離魂症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要知道光昨天找烤肉,都弄到晚上1點過,還好張宇修鍊天師秘典,體質有別於常人,就算不睡覺,他第二天一樣的精神抖擻。

回到辦公室,張宇翻了翻手頭的幾個病歷,正好看到那天和錢少東一起檢查,那個昏迷不醒的病人。見有病歷,張宇便好奇地抽出來看了看。

看著錢少東使用的一些藥物,還有做得那些化驗檢查,張宇看得是微微搖頭。這些藥物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對於這個患者並不對症,所以效果不會怎麼好,最多能夠控制已經算是不錯了。

「怎麼?張宇你有什麼不明白的么?」正好進來找張宇的曾主任,看到張宇皺著眉頭輕輕搖頭的模樣,卻是不禁好奇地道。

聽得曾主任的問話,張宇遲疑了一下,這個病人他並沒有十足的把握治癒。而且自己才剛來不久,再說這個也不是自己的病人。

可作為一個醫生,如果發現患者的問題,又事關病人的生命,如果不及時提出來的話,那自己良心這一關也過不去。

當下張宇便有了決定,抬頭笑著看著曾主任道:「主任,不知道您聽說過神經性昏迷綜合症這個病沒有?」

「神經性昏迷綜合症?」聽得張宇的言語,曾主任一愣,皺了皺眉頭問道:「你也知道這個病?」

見得曾主任這樣反問,張宇心頭一喜,暗道果然曾主任知道,這倒是不需要自己大費口舌了。

當下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將手頭的這個病歷遞了過去,對著曾主任道:「主任你看看這個病人。」

看得張宇遞過來的病歷,昏迷不醒的病人?曾主任不禁地一愣,深深地看了張宇一眼之後,終於接過病歷看了起來。

曾主任看得很仔細,一頁一頁地翻過去,又思考了許久。

這個病人他今天也去看過,這個病人原本是錢少東的,錢少東走後就交給張梅了。

神經性昏迷綜合症就是現代醫學上說的失憶,植物人。失憶是患者清醒後記不清很多事情,而植物人就如同現在那患者一樣,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西醫方面完全不相信這些,他們只會認為病人的神經出現了什麼問題。錢少東就是這樣,在患者的用藥上面,幾乎全是用的神經性藥物。

如果這些葯有用,曾主任也不會說什麼,問題就在於這些葯根本沒用,這個病人家庭情況並不樂觀,家屬特別激動,這個節骨眼上千萬不要出現任何問題,否則鄧胖子肯定會反擊的。

「你是否有辦法確診這個病人?」曾主任猶豫片刻,問道。

「辦法有一個,當年霍老就遇到過這樣的病歷,所以我只能試試。」為了加強曾主任的信心,張宇特意將霍老抬出來用用。

「哦?霍老也用過,來,你給我講講那個病例。」聽到霍老兩個字,曾主任一下子就充滿信心,他十分感興趣的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張宇按照霍老的記憶,將這個案例描述一遍,其中包括患者的癥狀,使用的藥物手法等等,介紹的十分詳細。

曾主任也有幾十年的醫療經驗,他一聽,確實是那麼回事。

「所以根據目前患者的情況分析,神經性昏迷綜合症的可能性極大」說罷,張宇定定地看著曾主任,等著他的反應。

聽完張宇的分析,曾主任緩緩地點了點頭,神經性昏迷綜合症是西醫的叫法,在咱們古代還有種叫法大家都很熟悉,叫離魂症!國際上對這種病症無束手之策,很多都讓患者回家,讓患者家屬呼喚患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等待奇的發生。

這個病症極具有挑戰性,如果這例病人治療好了,寫篇論文交上去,或許能為這次副院長競選增加一點分數。

想到這裡,曾主任看張宇的眼神更加滿意了,他讚許地看著張宇道:「不錯,你才現在這個年紀,卻是能夠有如此寬的知識面,而且能這樣仔細,很不錯1

「這種疾病的診斷,我們一定要仔細,畢竟是國內外無法解決的疾病,而且國內關於這方面的報導不多。走,我們再去檢查一下。」曾主任站起來,拿起聽診器和叩診錘,對著看著張宇說道。

見得曾主任沒有反對自己的意見,也沒有輕易贊同,而是堅持再次一起進行檢查確認,張宇不禁地暗暗點頭,這才是一個具備高級專業素質的醫學專家所應有的謹慎。

當下兩人沒有猶豫,便直接朝著病房而去。

剛來到病房,正好看到穿著一身白大褂的張梅在給病人做檢查,見曾主任和張宇一起來了,她連忙迎上去。

「張梅你先等一下,我來給患者做檢查。」說完曾主任繞開張梅,走到患者旁邊。

「曾主任來啦1那女人看到曾主任立即欣喜的站起來說道。

「今天早上病人太多,事情太忙,沒有給你做詳細檢查,現在我再給你仔細檢查檢查1緊接著曾主任就開始認真的檢查起來。

「啊!好好好,真是麻煩您了1那女人欣喜的說道,連忙讓開地方。

「曾主任怎麼親自來做檢查?這周的例行檢查不是昨天嗎?」張梅走過來奇怪的問道。

「是這樣的」張宇摸著鼻子將神經性昏迷綜合症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1張梅煥然大悟,轉頭望向正在檢查患者的曾主任。

不知道為什麼,張宇一見到張梅就想起她胸口碩大的尺寸和富有彈性,站在她身邊從側面看過去,更能感受到胸襟寬廣這幾個字。

特別穿上白大褂,更能讓張宇體會到一種制服有貨的感覺。

彷彿能感受到張宇灼熱的眼神,張梅臉紅了紅,一想到他大手炙熱的捏著自己的,她就莫名其妙的感覺興奮,難道是單身太久的原因?

「你盯著我幹什麼,你給我買的衣服多少錢?我晚點回去給你。」張梅突然轉過身體來說道。

那知道剛轉過身體,估計是張宇靠的比較近,碩大的胸部正好與張宇胳膊相碰,頓時兩人不由渾身一顫。兩人連忙分開,可惜那明顯的觸感深深的在兩人腦海里紮下根。

幸好曾主任和患者家屬注意力都在患者身上,根本沒注意到兩人的小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