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二十九章 插手外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插手外科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嗚哇,嗚哇1

剛走到外科,他就聽到醫院的急救車警報聲。

急促的剎車聲響起,幾個醫生護士瘋了一樣拉著擔架快速的運送著患者。

空氣中流動著濃濃的血腥味。

「到底怎麼回事?」張宇好奇的拉著一個過路的護士問道。

「出車禍了,當場死了三個,剩下幾個重傷,你別攔著我1話還沒說完,護士話還沒說完就急匆匆的向裡面跑去。

嘎吱!

張宇還沒離開,又看到一輛救護車緊急出現在急診科門口。

出於好奇,張宇跟著過去看了看,發現今天急診外科居然就一個醫生上班。

一下子湧入那麼多傷患,一個醫生肯定會弄不來,張宇十分猶豫,要知道插科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要知道凡是都有規矩,壞了規矩自己日子就難過了。

可是他一想到撒手不管,覺得心不安,萬一搶救不及時,死了一兩個

不出張宇所料的,那值班的外科醫生見得這麼多病人送來,這下可是一下急了起來,這一下來六、七個呢,他一個人怎麼忙?

他連忙去辦公室找鄧主任,可惜人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他又打電話給鄧醫生,卻發現他手機關機。

其實鄧超昆今天正好有個朋友來,他提前下班去招待朋友,喝點酒,按摩按摩,手機正好沒電,於是就關機了。

這時候的急診外科亂成一團,那值班醫生沒有辦法,只好跑去把曾主任請了出來,讓他安排人加班,或者請傷科支援。

「怎麼回事?你們外科其他人呢?」曾主任見得病人如此之多,這下可是也急了,他大聲吼道。

「今天他們剛出外診」那值班醫生委屈的說道。

曾主任沒辦法,他只好打電話讓正在休息的急診外科的醫生過來加班。然後又聯繫住院部的傷科,想讓他們來支援一下。

可傷科回復,現在正在做急診手術,騰不出人來!就算有人,也要等個十多分鐘后。

聽到這話,曾主任可是急紅了眼,這急診外科的醫生從家裡趕過來還得十幾二十分鐘吧,眼下六、七個病人在那裡哎呦直叫喚,怎麼搞得定?

「你們快先去給輕傷病人簡單包紮,重傷病人按照急救原則」曾主任大聲說道,那值班醫生忙的腳不沾地,到處都是傷玻

幾個有力氣叫喚的都還沒啥,最可怕的是在旁邊躺著一動不動的幾個重傷員,護士們只能做最簡單的止血包紮。

張宇搖了搖頭,醫生要做到就是治病救人,那還容許猶豫,他連忙戴上口罩帽子,快步來到急診手術室外,隨便找了一間空閑的,指點著一躺在推車上,一身上鮮血淋漓的病人,對著旁邊正心急如焚地打電話的護士道:「來推著他跟我來」

見得有醫生來了,這下那護士很奇怪,這醫生怎麼沒見過。

「你發什麼呆,救人要緊1張宇皺了皺眉頭說道,那護士一聽連忙將人推了進去,邊推還邊偷偷的望著張宇,心中嘀咕難道這是傷科那邊新來的醫生?

張宇運氣還不錯,傷科那邊這段時間還真來了幾個新醫生,護士並沒有見過。

弄巧成拙之下,她默認張宇是傷科醫生,連忙配合把人推了進去。這時候太忙了,她把人推進來后,立馬又出去照顧其他病人了。

見人離開,張宇這才開始給傷者做檢查,這個傷者眼睛緊閉,看樣子已經暈了過去。身體其他部位沒有什麼,大多都都是外傷。

他額頭上被撞傷了,大腿上鮮血淋漓,還好是外傷。大腿上的傷口很深,大約長十多厘米,能看到肌肉層和脂肪層。

張宇連忙撕破他的褲子,抽出銀針,對著他大腿幾個穴位紮下去,眼看著傷口鮮血被止祝

這時候,他才拿起旁邊生理鹽水,拿起一雙無菌手套戴上,右手摸了把鉗子,再夾上一大團的棉花洗起傷者的傷口來。

他必須要將傷者傷口上面的灰塵清洗乾淨,不然傷口會發炎的,清洗完傷口后再做縫合。不得不說,西醫在外科方面特別出彩,這方面張宇也學了不少。

由於傷者被張宇用銀針麻醉,他居然沒有半點反應,任由張宇擺弄著。

清洗完傷口后,他又放下鹽水瓶,又拿起雙氧水在傷口沖了沖,用棉球全面地擦洗了一番,讓傷口裡騰起了一層層厚厚的泡沫。

當下又拿起鹽水瓶將雙氧水泡沫給衝掉,這傷口的清理工作,基本上就算是完成了。

傷口都清洗完畢,接著就消毒做術前準備,張宇拿起絡合碘的瓶子,用棉球將病人的兩個傷口和傷口兩側的皮膚反覆地塗擦了兩遍,將傷口消毒完畢之後,這才開始做手術。

正在這時,那傷者居然悠悠的醒了過來,看到大腿上那麼長的傷口,嚇得又哭又鬧。

張宇沒法,只好抽出一根銀針扎到他麻穴上,讓他繼續呼呼大睡。

鬆了口氣,做手術的時候最怕傷者亂動,這樣會讓手術變得更加困難,而且麻醉藥普遍對人體神經都有損傷,這也是為什麼做手術的時候,醫生會找患者簽一些免責合同。

銀針這方面就要方便多了,可是能熟練運用的都是老醫生,像張宇這種變態,估計幾十年都不會出一個。

他利落地穿好針線,便開始給病人縫合傷口了,從裡邊的肌層縫起,一連縫了七八針,這才將病人的內層肌**合好。

張宇很少做外科手術,很多外科知識都是理論,但是在他超級穩定的手臂和靈巧的手指,他的手藝從陌生到熟練,快速的用線將一層層肌**合好。

就這樣張宇換了幾種針,在沒有人協助的情況下,只用了短短四、五分鐘,便將這條長長的傷口順利縫完,然後整皮蓋敷料包紮完成。

至於額頭上的傷口就簡單多了,用生理鹽水清洗乾淨,然後敷料包紮。

完畢后,他才拔出傷者身上的銀針大叫道:「護士,快下一個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