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三十章 肝破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 肝破裂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外面那護士聽了跑進來,望著已經包紮好多傷者詫異的說道:「完了?」

「完了1張宇笑著說道,他將手中的無菌手套脫下來繼續說道:「把他推到病房裡觀察一下,把下一個傷者推進來吧。」

「好」護士這才醒悟過來,她連忙把人推了出去,她真的不敢相信,那麼大一條口子,居然幾分鐘就處理完畢了,要知道外科最厲害的孫醫生,至少要做十多分鐘。

「這裡,這裡1護士剛把病人送走,立即就有一個傷者被推了過來,這個傷者滿臉是血,他還是清醒狀態,一臉頹廢沮喪,他的手臂不自然的彎曲著。

張宇一看就是知道是脫臼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骨折。

如果骨折就麻煩了,至少要去照個片之類的,可張宇這裡就簡單多了,他切換陰陽眼,仔細的觀察一下。

其實人分為陰性和陽性兩方面,陰性為身體,而陽性則是指靈魂或者能量。陰陽眼中的黑白二色相對應的就是陰性和陽性。

如果陰性身體出現問題的話,同樣的能從陽性能量中看出來,領悟這點的張宇發現陰陽眼就相當於光透視,很容易看出那傷者的骨頭沒有傷害。

「沒事的,只不過是脫臼」張宇安慰他說道。

「真的嗎?」傷者聽到張宇這句話,頓時精神大振。

張宇笑了笑,他伸出左手托住病人的左手,然後右手握著病人的左手掌,輕輕地一推一拉再一轉。

「輕點,我怕痛1那人害怕的說道。

「沒事,咦,那邊那人好奇怪啊1張宇突然盯著傷者身後說道,傷者條件反射向後一看,張宇突然手一用勁,在傷者沒注意下,「嘎達」一聲輕響,胳膊就順利複位。

「好好了?」那傷者好奇的晃了晃手臂,居然沒有一絲疼痛的感覺,他吃驚的說道。

「別,這個手脫臼還需要固定兩個禮拜,才能活動,明白嗎?」張宇連忙阻止他,然後找了一條三角巾將他把手固定在胸前。

那傷者嚇了一跳,連忙停止晃動手臂,任由張宇用極其熟練的手法將手臂處理完成。

至於其他身體上的擦傷,他用生理鹽水將傷口洗了洗,消了毒。

「沒事了,下一個1張宇拍著他肩膀,緊接著向外面喊道。

聽到張宇的喊聲,外面的護士連忙把下一個患者扶著進了手術間。

「這醫生挺厲害的,兩個病人不到幾分鐘就出來了。」看著下一個患者進手術間,一個趕過來的病人家屬說道。

「說的是,那邊那個手術間,同樣受傷的傷者,這都二十多分鐘還沒出來。」另外一個病人家屬也跟著聊起來。

「這次車禍太慘了,五輛車撞到一起,當場就死了三個」聊了會醫生,他們很快將話題聊到這次的車禍上,原來今天下午五環路上出現大霧,這就造成了這次慘烈的車禍,還好附一院是最近的醫院,所以很多傷者都被送到這裡來了。

還別說,他們的話題剛聊了幾分鐘,張宇結合外科和針灸麻醉,快速的將傷者傷勢處理完畢。

「處理的真快,醫生到我了吧1

「我的胸口好疼,醫生先給我看看吧。」看到張宇把處理好的傷者推出來,周圍人連忙圍了過去。由於太多人擠在這裡,這裡不由的亂成一團。

「別擠,一個個來好嗎?」護士也著急了,可惜她們聲音太小,那些傷者和傷者家屬根本不鳥她們。

張宇皺著眉頭看著這個場面,眼看幾個傷者要打起來了,他不由的大聲吼道:「住手1

聲如洪鐘,震耳欲聾,那些推搡的人們一下子被吼住了,他們不約而同的望著張宇。

「擠什麼擠?傷勢嚴重的先推進來1張宇皺著眉頭大聲喊道,龐大的氣場讓他們冷靜下來,他們對視一眼,慢慢的散開。

護士們都鬆了口氣,她們快速甄別傷者傷勢,並將最重的傷員先弄進張宇的手術間。

就在張宇快速救人時,鄧主任還在陪同朋友在醫院隔壁的美味人家喝酒吃飯,包間里都有電視機,不過平時根本沒人看。

一個吃喝差不多的小朋友拿起遙控器翻看動畫片,剛好翻到車禍現場新聞插播。

「下面插播一條最新新聞,在五環路上發生了嚴重的交通」這句話剛好傳到鄧主任的耳朵里,他剛準備喝酒,聽到這句話愣了愣。

五環路?這不就是附一院不遠的繞城路嗎?居然發生了嚴重的交通事故?

喝了大量酒的鄧主任感覺腦袋不夠用了,他總感覺那裡不對頭,他抹了一把面紅耳赤的胖臉說道:「等等,再看看那剛才的新聞。」

「交通事故造成3人死亡,8人受傷,所有受傷人員已經送往醫院」當頻道翻過去后,鄧主任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圖像上救護車停在醫院門口的畫面一閃而逝,但他看清楚了,那是附一院的畫面。

他冷汗狂冒,剛才還醉醺醺的腦袋變的異常清晰,今天就一個外科醫生當班,其他的人要不休息,要不就是出外勤,那麼多受傷的傷者被送到外科,而他這個外科主任居然在外面吃喝玩樂,如果這時候傷者出問題,那麼就算院長是他親戚也保不了他。

「我有點事情,需要馬上回去」鄧主任不顧朋友詫異的目光,他站起來轉身就跑。

想到沒有外科醫生導致傷者殘疾和死亡,鄧主任嚇的酒直接醒了,他越想越怕,越怕越想,

下樓時沒看清楚,摔了一跤也沒在意。

他向滿天神佛祈禱,千萬別出事啊,邁動兩個小短腿,喘著粗氣向幾百米外的急診科跑去。

張宇皺著眉頭望著眼前這個病人,他渾身上下沒有傷痕,卻臉色蒼白,情況不妙。

稍微一檢查,張宇嚇了一跳,他的脈象浮,亂,張宇啟動陰陽眼,仔細觀看病人的全身,很快就有發現,那傷者小腹部又大片的黑色,難不成?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兆。

「你那裡不舒服?」張宇問道。

「肚子好痛,好痛」傷者用手捂著右邊肚子喃喃的說道,表情極其痛苦。

「肚子?難不成是肝破裂?」

肝破裂是腹部創傷中的常見病,右肝破裂較左肝為多。肝位於右側膈下和季肋深面,容易受到外來暴力或銳器刺傷而引起破裂出血。

在肝臟因病變而腫大時,受外力作用時更易受傷。肝損傷后常有嚴重的出血性休克,並因膽汁漏入腹腔,引起膽汁性腹膜炎和繼發感染。

「剛才這傷者的病人家屬來一下。」為了確認這個判斷,張宇向外面大聲吼道。

「我大哥他怎麼了,醫生?」兩個軍人模樣的年輕人走過來問道。

「他是不是撞到腹部了?」張宇問道。

「好像是醫生,我大哥到底什麼情況?你可以千萬要救救他啊1一個年長點的年輕人連忙說道。

「如果是這個位置的話,難道是肝?」聽到兩個年輕人的描述后,張宇皺著眉頭嘴巴里冒出這麼一句話,那年長的年輕人聽到后不由嚇了一跳,他們表情變的難看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