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三十三章 開會研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開會研討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醫院八卦傳的特別快,才一晚上,張宇幫助外科搶救六個傷者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急診科,乃至整個附一院。

曾主任說到做到,張宇獎金的事情他特別請示了李院長,李院長一聽是張宇,臉色變了變。

這小子那天說話極其不客氣,要不是聽說是王老親自推薦過來的,他早就把張宇踢出附一院。

「年輕人有能力是不錯的,可是思想覺悟太低了,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沒必要拿來宣傳了,就口頭獎勵一下吧。」李院長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他已經忘記是張宇幫助外科救治傷者,如果當時沒有張宇的話,那個肝破裂的傷者肯定命不久矣。

這就是典型的好了傷口忘了疼,曾主任特別無奈,既然老大都發話了,他知道點頭答應。

「今天下午的討論會你做好準備,至於那個張宇,就旁聽吧。」李院長說道,緊接著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

端茶走人,曾主任有滿腹的話要說,這時候他也知道憋在肚子里,鬱悶的退了出來。

大清早張宇來到急診科,他先去那兩個病人病房裡看了看,又用銀針給他們治療。

「張醫生你來了。」看到張宇進病房,25號病人家屬喜笑顏開,十分殷勤的迎了上來。

自從昨天早上治療后,自己老公好像有了反應。從昨天晚上,他的手指就動了五次,這讓她重新升起希望。

張宇用陰陽眼看了看他的情況,三魂七魄比以前顏色深了不少,如果不出所料,今天之內他就應該會醒來。

人體生命能量都是靠身體自己產生,吃補藥基本上沒什麼卵用,除非能有專門補充魂力的丹藥,可惜張宇等級太低了,還無法兌換。

「張醫生,我老公怎麼樣?」那女人見張宇檢查治療完畢,不由緊張的問道。

「你注意一下,這幾天你老公可能就會醒過來,記住醒過來后要第一時間通知我。」張宇對著女人說道。

「他真的能醒嗎?我一定第一時間通知你。」聽張宇說她老公這幾天能醒,那女人激動的熱淚盈眶,她連忙點頭答應。

張宇點點頭,轉身在女人送下離開,緊接著他又走進昨天那個肝破裂的患者病房。讓他奇怪的是那患者已經轉院了,聽護士說轉到市醫院去了。

既然轉院那就算了,張宇聳聳肩膀,繼續看了看昨天他治療的傷者,他們都恢復的不錯,見到張宇,他們都感激不荊

轉了一圈后,張宇才回到辦公室,和同事聊了一會兒天,緊接著又拿起病歷看起來。

鄧主任辦公室里,隱約傳來打砸的碎裂聲,從昨天晚上到今天,鄧主任都處於一種憤怒的狀態。他第一次被打臉,而且打的滿臉通紅。

他對著幾個低頭親信咆哮著,唾沫四濺,各種污言穢語亂冒。

就連他最心愛的茶壺被他砸的稀巴爛,完全淹沒在他的怒火之中。

張宇,這個名字牢牢被他記在腦海,他發現什麼事情只要遇上張宇肯定就沒好事情。現在急診科里的八卦亂傳,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勢被一點點磨平。

今天早上他來到急診科,感覺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帶著鄙視。

「你們說到底怎麼辦?怎麼辦?難道任由那個姓曾的在我面前炫耀?對了,還有那個張宇,馬丹,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居然敢爬到我頭上拉屎」鄧主任憤怒的用肥手拍打著桌面,發出啪啪的聲音。

那幾個醫生都不敢說話,他們感覺痛苦不已,在這裡他們聽了接近半個多小時的咆哮,神經折磨的快要崩潰了。

叮叮叮!

這時候桌上的手機響起,鄧主任愣了愣,他停止咆哮轉身拿起手機,一看上面的名字,鐵青的臉上立即出現討好的笑容。

「院長啊,呵呵,對對,我馬上就到,馬上就到」鄧主任鞠躬屈膝的說道,一副討好的神色。

在旁邊的醫生們如獲大釋,他們對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眼裡的鄙視。

馬丹,居然叫他去開會,他就算臉皮再厚也想看到那些鄙視的眼神,鄧主任掛掉電話,他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一個膽大的醫生抬起頭來問道:「主任,這是」

「你們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去會議室開會。」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鄧主任揉了揉臉頰說道,他很快站起身來,穿上白大褂轉身向門口走去。

會議室里吵成一團,聽說急診內科出現神經性昏迷病症,其他科室的醫生大驚,而且醫院領導還有意準備成立一個小組研究,他們都搖了搖頭,對這件事情不看好。

要知道能這個病症就連國際上那些歪果仁都搞不定,我們如何能搞定?

基於這種心態,幾個科室的人都沉默不語。曾主任也急了,研究課題什麼的都需要大量的金錢,這些科室的態度很容易影響到醫院領導的認可度,如果醫院不認可,那說個蛋蛋。

見大家都不發現,曾主任連連向李院長打眼色。

「咳咳,這個病症在國際上確實沒有辦法解決,但國際上沒辦法解決,並不代表我們也不能解決,大家都說說看法。」看到曾主任的示意,李院長覺得那麼多人不說話也不是辦法,他連忙開口說道。

「這件事我覺得還是謹慎點比較好,即便確診是神經性昏迷症,那又如何,我們的設備不如人家,條件不如人家,就連醫生素質都不如人家,那些老外研究了那麼多年都沒研究出來,我看難。」老成的內科李峰元主任搖著頭說道。

「我贊同李主任的說法,上次我們申請的儀器都沒批下來,哪有那麼多資金去支持研究這個課題。」說話的是章程民主治醫師,他扶了扶眼鏡,搖了搖頭。

「可是我們的治療已經產生效果啊,並不需要多少資金」曾主任連忙說道。

雖然事實如此,可這話聽到別人耳朵又是另外一種意思了,不要資金?那個課題不要資金,人家老外花了幾億進去,也沒辦法解決這個病例,你居然說不需要資金,搞笑的嗎?

幾個主任都認識,他們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均不看好這件事情。

曾主任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覺得自己是否太著急了點,如果有點效果再來開這個會或許要好點。

咚咚咚!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請進1李院長說道,門打開了,只見鄧主任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

「喲,這不是鄧主任嗎?聽說你們急診外科這次車禍處理的特別好,不如你給我們介紹下經驗」李峰元主任笑著說道,鄧主任一聽臉色立即難看起來。

「什麼車禍?」旁邊的章程民好奇的問道。

「李峰元,你別太過分啊1鄧主任忍不住大聲吼道,他滿臉漲紅,處於極度羞憤狀態。

「咳咳,現在正在開會,大家都安靜一點。」李院長知道這次鄧超昆做的太過,可誰叫他們的親戚呢,這點面子也是要給的,連忙阻止事態進一步發展。

可這會開過來開過去,都是扯皮,畢竟涉及到向上申請資金問題,更是不得了。

開了兩小時,最後會議也沒討論出結果來,只得不了了之。

李院長只好宣布休會,明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