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三十五章 如何證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如何證明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回去后睡到床上,張宇照例修鍊天師秘典,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修鍊速度好像加快不少,以前眉心陰氣如同小溝流水般流向丹田,推動太極圖轉動,而今天的修鍊有點奇怪,好像小溝擴展了少許,轉動的速度加快不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張宇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長久以來,眉心的陰氣都是定量進入丹田與陽氣結合,然後推動太極圖。

如今小溝變大了,想到這裡張宇眼睛一亮,能轉化更多的陰氣,這就意味著升級的時間會變短了。可現在問題來了,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張宇努力回憶著。

每天晚上他都會修鍊天師秘典,除了昨天晚上,昨天由於事情太多了,再加上喝了點酒,回來就睡著了。

那昨天幹了什麼呢?張宇腦海中的事件不停的浮現在眼前,對了,昨天自己為了救那個肝破裂的人,消耗了大量的陽氣,當時還頭暈腦脹的特別不舒服。

難道就是因為這樣才導致現在的情況?直到天明,這個想法依然在腦海里盤旋。

大清早,各科室主任安排完手下人的工作后,他們有集中在會議室繼續研討那病症問題。

令人奇怪的是,鄧主任居然支持曾主任研究這個病症。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要知道兩人不合早就傳遍了整個醫院,是人都知道兩人惡劣的關係,鄧主任提議支持,每個人的腦海里都冒出大大的問號。

曾主任皺了皺眉頭,要知道鄧主任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居然神經性昏迷症出現,那我覺得就有研究的必要,曾主任那麼信心滿滿肯定有他的想法,不如我們請曾主任說說他的方案。」鄧主任微笑的說道。

「這倒是個好建議?既然曾主任提議要研究這個病症,不如就說說看如何治療?」李院長笑著說道。

馬丹,曾主任內心裡叫罵道,要知道張宇的方法比較特殊,說出來其實也沒什麼,可問題這裡大部分人或許聽說過太乙九針,但他們絕對沒有看見過太乙九針的神奇之處。

「這個過程比較複雜,這也是我申請項目的原因之一,其次我並不是神經性昏迷症的主治醫師」曾主任猶豫片刻說道。

可他話還沒說完,鄧主任就一臉奇怪的表情說道:「居然不是曾主任,那到底是誰?」

曾主任皺了皺眉頭,抬起頭看了看李院長,只見他裝作不知道的模樣根本沒看他。

「主治醫師是新來的輪科醫生張宇,他是太乙九針的傳人,他能夠治療這個病症。」

「什麼?曾主任你沒開玩笑吧,霍老的太乙九針不是失傳了嗎?那裡來的什麼傳人?」聽了曾主任的話,李峰元主任皺著眉頭說道。

醫療界大家都知道,霍老只有三個弟子,大徒弟袁能,二徒弟,吳昌,三徒弟,羅峰。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個弟子叫張宇的,而且太乙九針都已經失傳了,這個張宇會不會是騙子?

除了曾主任,其他人腦袋裡都冒出這樣的想法。

「我才沒有開玩笑,太乙九針我見霍老使用過一次,所以我保證張宇是霍老的傳人。」聽到眾人的質疑聲,曾主任急了,他連忙說道。

「既然如此,不如這樣,讓張什麼的輪科醫生來這裡當面給我們表演一下不就行了。」鄧主任轉了轉眼睛,他笑著說道。

「這好吧1曾主任沒辦法,他只好答應,他大步走到門口打通張宇的電話。

「我去開會?」張宇拿著手機說道。

「恩,具體你過來再說」曾主任說完這句話后,就掛斷電話。

「張宇什麼事情?」在辦公室里的張梅看到這場景,連忙問道。

「曾主任叫我去開會,估計是關於那個課題的」張宇回頭笑著說道。

「那你小心一點」張梅點點頭,不過她總感覺那裡不妥。

張宇點點頭,轉身向會議室走去。

五分鐘后,會議室里,各科室的主任們紛紛打量著張宇。

只見他眉清目秀,眉宇間充滿自信,衣著整齊,不管怎麼說,給這些主任們的第一印象還是挺不錯的。

「你就是張宇?霍老的徒弟?太乙九針的傳人?」李峰元好奇的問道。

「我就是張宇,但是霍老只傳授了太乙九針給我,並沒有收我為徒。」張宇解釋道,並將遇到霍老的情景說了一遍,聽得這些人不由的點了點頭。

「什麼,霍老並沒有收你為徒,哈哈,既然霍老沒有收你為徒,那為什麼會將他的絕技太乙九針傳授給你,我看你分明就是一個騙子。」突然鄧主任大聲吼道,他現在有百分百的幾率認為這個張宇是騙子。

「哦,你怎麼認為我的一個騙子?」張宇感到眼前這個唾沫四濺的胖子特別搞笑。

「如果你真會太乙九針,那你怎麼可能來這裡實習?請你告訴我?」鄧主任挺起胸膛得意的說道。

聽到鄧主任的話,圍坐在旁邊的眾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這確實是個問題。

如果普通人獲得太乙九針的傳承,他怎麼可能還是一個未畢業的學生?他怎麼可能來附一院當輪科醫生?他只要找到霍老的幾個徒弟,使出太乙九針,那麼他很容易就能獲得榮華富貴。

李院長滿意的看著鄧主任,這理由不錯,緊接著他眯著眼睛盯著張宇,他可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上次張宇得罪了他,他是不會讓張宇好過的。

「哦?鄧主任說的有道理,張宇,附一院是正規的國家單位,是不允許欺上瞞下的事情發生,所以你最好解釋一下。」李院長臉色陰沉冷冷的說道。

「李院長」曾主任著急了,他連忙想要替張宇解釋。

「曾主任,你不會和這個騙子一起來騙取醫院的資金吧?」鄧主任在旁邊越說越過分,聽得眾人直皺眉頭。

「鄧胖子你」聽到他的這句話,曾主任臉都氣紅了,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好了,我覺得鄧主任說的不錯,霍老的傳人畢竟是個大事,為了謹慎起見,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從長計議。」李院長裝模作樣的說道,曾主任算是聽懂了,他這句話就是為了否定張宇是太乙九針的傳人。

「怎麼辦?」曾主任滿頭密密麻麻的汗水,他抹了又抹,卻發現張宇依然是那幅風輕雲淡的表情。

「其實要證明張宇是太乙九針的傳人也很簡單。」這時候,鄧主任又跑出來當好人。

「??」眾人懵逼了,心想鄧胖子這是要幹什麼?

「到底要如何證明?」曾主任皺著眉頭問道。

「只要他把那個神經性昏迷症的病人治療好就行了1鄧主任裂開大嘴笑著說道,心想如果治不好你就是假冒的,那麼這兩個人這輩子的前途都完了。而且他還很自信,因為曾主任不得不答應這件事情。

果然,曾主任臉色變了變,他望了望張宇,只見張宇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就來證明1曾主任雙眼通紅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