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三十七章 開始治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開始治療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病房裡的氣氛極其凝重,所有主任醫生的目光都盯在張宇身上,如果是其他的實習醫生估計早就被壓力弄得戰戰兢兢,根本沒心情治病了。

可惜張宇心理素質極其強大,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人的目光,而是專註的坐著檢查工作。

陰陽眼!

張宇開始仔細觀察著患者的情況,通過兩天的治療,太乙九針刺激下,患者的三魂七魄恢復的差不多了,只需要一點強烈刺激就能醒過來。

這確實是個好現象,他這時候在眾目睽睽下掏出靈蛇針。

「這這不是霍老的靈蛇針嗎?」李峰元主任大驚說道,他雖然沒看過太乙九針的治療方式,但靈蛇針的照片真的看過。

那栩栩如生的蛇頭,能難想象那麼小的針尾上如何能雕刻出那麼精美的蛇頭,如同活得一樣。

「這」鄧主任和李院長對視一眼,均感到對方眼中的震驚。

「誰知道是不是假冒偽劣產品。」鄧主任在旁邊冷哼的說道。

他的話引起旁邊幾個主任醫師的強烈不滿,假冒偽劣,你有本事做個如此精細的銀針出來看看。

見沒人附和,鄧主任臉色怏怏的有些難看起來,可惜沒人注意他的表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靈蛇針上。

張宇點燃旁邊的酒精燈,然後將銀針消毒,看了看病人,緊接著瞬間將十多厘米的銀針插到患者的腦袋大穴中。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曾主任更是艱難的吞了吞口水,每次看張宇扎針,他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針灸對認穴準確度要求特別大,很多老醫生使用銀針時都會慢慢找准穴位,那敢像張宇那樣瞬間扎進去。

「張宇,你要幹什麼?」李主任也被嚇了一跳,他大聲喊道,還好病人沒有任何過激的反應。

「張宇,你這是要殺人啊!大家別楞著,趕快阻擋他,趕快報警1鄧主任更是在旁邊激動的大聲吼道。

「大家別激動,這是太乙九針,請大家少安毋躁。」曾主任連忙跑出來打圓場,李主任更是跑過去摸了摸病人的脈搏,感受到脈搏平穩,這才鬆了口氣。

「這怎麼可能?這就是謀殺,我建議立即停止治療,報警1鄧主任好不容易抓到張宇痛腳,那會放棄,他依然在那裡不依不饒的說道,說著他還跑過來準備拉張宇的手臂。

「閉嘴,滾1眼看要拉著張宇的手臂,一直沒說話的張宇猛的轉過頭來,對著鄧主任大聲吼道。

聲若霹靂,旁邊人都被嚇了一跳,而直接面對張宇的鄧主任,感覺又不一樣了,一股濃烈殺氣撲面而來,幾乎瞬間,他居然認為張宇會殺掉自己。

他腳下一軟,瞬間跌倒在地上,滿臉慘白。

眾人沒想到鄧主任會那麼慫,居然一屁股都跌坐在地上,旁邊的人連忙扶起他,就聞到一股騷臭味,低頭一看,不由捂著鼻子,因為他褲子都濕了。

「大家不好意思,張宇治療疾病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攪,剛才只是個意外。」見事情要遭,曾主任連忙出來打圓常

這時候鄧主任緩過神來,他居然被一個輪科生威脅,還尿褲子,而且還是大庭廣眾之下,他呼吸急促起來,滿臉漲紅,怨毒的看著張宇,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麻痹的小子,老子弄死你」鄧主任跳起來吼道,卻被李院長拉住了。

李院長皺了皺眉頭,看了看專心治療患者的張宇,又看了看暴跳如雷的鄧主任,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等張宇治療完畢后再說1

「可他」鄧主任還想繼續發飆,結果被李院長一瞪,只好低頭不語,狠狠瞪了張宇一眼,轉身去換褲子了。

就在張宇給患者治療時,附一院的大門外停車場里,來了幾輛汽車。

剎車聲響起,緊接著幾個人簇擁著一個中年男人走下汽車。當頭的中年男人就是帝都市醫院的院長吳昌,他雙眼炯炯有神,身上透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王老給他說過張宇的事情,當時他根本就不相信,師傅都死了幾年了,從那裡又冒出一個師弟?由於工作繁忙,他轉身就忘了這件事情。

昨天王老突然又打電話來說了張宇的事情,說他這個小師弟現在在附一院實習,而且還要用太乙九針治療一個神經性昏迷症的病人。

當時他聽了這件事情,第一反應是不可能,神經性昏迷症可是國際上都無法解決的疑難雜症。至於太乙九針,他曾經專門學過,可惜霍老說他沒有資質,九針他只學會前面幾針,靈蛇針也沒有傳到他手中。

這成了他一生的遺憾,如果當時自己資質好點,就能學會太乙九針,或許師傅就不會那麼早死。可惜大師兄不知去向,三師弟還在國外。

吳昌嘆息一會兒,他決定去看看這個張宇,看他是否真的獲得師傅的傳承,於是他就借口巡查工作,踩著時間點來到附一院。

他經常出現在各種醫療研討會上,偶爾也會來附一院逛逛,他剛走進急診科的大門,就有醫院裡的醫生認出他,連忙跑過來打招呼。

「吳院長,您怎麼來了?我們李院長現在還在會診中,我馬上通知他來接您」那醫生滿頭大汗的說道,他掏出手機就準備打。

「不用了,你告訴我他在那裡,我自己去找他。」吳昌笑著說道。

「他在急診科25號病房,我帶您過去」那醫生連忙說道,說著就走到前面帶路。

吳昌本想自己過去的,見這醫生那麼熱情,只得跟在後面。剛好走到急診科辦公室時,張梅正好走出來,她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吳昌一群人走過。

這人怎麼那麼面熟呢?難道他是吳院長?他來這裡幹什麼?張梅奇怪的看著他們的背影,最後臉色一變,難道他們是來會診的?

25號病房裡,張宇正不斷的將靈蛇針扎入患者身體上的各個大穴里,前兩天的工作他是將患者的奇經八脈理順,這樣加快患者自身修復速度。

他扎完銀針后,對著蛇頭輕輕一彈,蛇頭頓時顫動起來,還帶著絲絲的叫聲,如同真蛇一般。看的周圍各主任醫師目瞪口呆,隨著時間的延長,他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蛇頭依然還在顫抖。

這完全不符合能量守恆定律,李主任看了看手錶,這都過了三分鐘了。

其實靈蛇針顫動是符合人體穴位特定頻率,這裡面的學問就高深多了,幾個主任也看的一知半解,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換完褲子的鄧主任重新來到病房,平時如果那麼丟臉,他肯定躲起來,可今天這仇恨就大了,他眼睛紅彤彤的,他要盯著張宇,盯著他出錯,只要張宇一出錯,他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