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縱之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縱之才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是誰?」那患者茫然的看著眾醫生說道。~隨~夢~小~說~eng~la

「這裡是醫院,你先別動,我還在給你治療呢。」見患者醒了過來,張宇暗地裡鬆了口氣,雖然他有十分把握,可這關係到一個人的生命和一個家庭的幸福,他感到很大的壓力。

還好病人醒過來了!

張宇給他檢查片刻,發現確實沒問題后,這才開始將他身上的銀針一一移除。

「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醫院?」那病人眼神茫然的說道。

「這件事情我們稍後會給你解釋的,你現在身上有沒有那裡不舒服?」曾主任在旁邊問道。

「沒有不舒服啊,我很好1病人動了動手腕和腳,點點頭說道。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看到病人醒過來,鄧主任臉色慘白,他喃喃的不敢相信。

輪科生解決了世界難題?

無法喚醒的病人居然醒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鄧主任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姓曾的不是要爬到他腦袋上拉屎,那副院長不就是他的了?鄧主任越想越混亂,他急躁不安起來。

想到他屈居於曾主任之下,那這張臉往哪裡擱啊!

那病人肯定沒那麼容易治療好,肯定是迴光返照,肯定是

迴光返照四個字在他腦海里回蕩,他彷彿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李院長,吳院長,這張宇肯定是胡亂扎人,那病人肯定是迴光返照。」鄧主任雙眼通紅,高聲喊道。

「胡說,兩位院長,經過檢查,患者雖然身體還有些虛弱,但卻是已經康復了。」李主任抬起頭大聲說道,他聲音顫抖著,這簡直是醫學史上的一個奇啊!

這才是赤果果的打臉!

聽到李主任的聲音,鄧主任的臉色瞬間變的慘白!

或許其他人的話他還會反駁幾句,李主任的話他肯定信,畢竟李主任不管是學識年紀還有資歷都比他強。

聽到李主任的話,其他人不由大喜過望,紛紛走過去親自檢查過患者的身體。

「脈象平和,不錯,不錯1章程民醫師摸了摸脈搏,眼睛一亮。如同李主任說的那樣,患者唯獨有點虛弱,並不存在其他的問題。

「這真是醫學上的奇啊1李主任興奮的滿臉通紅,他邊檢查邊吼道。

「神經性昏迷症就這樣治好了?太不可思議了。」另外一個主任也驚呼道。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1鄧主任面目猙獰,他瘋狂的大聲吼道,衝上來想抓張宇的脖子。

「鄧超昆,你瘋了嗎?還不住手1李院長一看,嚇了一跳,連忙大聲吼道。

可惜他根本不聽李院長的話,一心想抓住張宇。

銀光一閃,一枚銀針扎在鄧主任脖子上,他立即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好針法1看到銀針準確的扎在穴位上,吳昌雙眼一亮,要知道這扎穴手法確實厲害,需要極高的敏捷度和準確度,當年師傅教他太乙九針時,他這手法也是勉強過關。

想不到張宇居然能如此準確的利用,太乙九針中的麻醉針,這讓吳昌眼界大開。

「我想鄧主任太累了,這段時間應該好好休息休息1張宇將鄧主任脖子上的針抽出來,放回針帶說道。

「確實如此,看他這麼勞累,李院長1吳昌點頭贊同張宇的話,當喊道李院長時,他聲音猛然提高。

「吳院長,您有何吩咐?」李院長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說道,他和吳昌雖然都是院長,可是吳昌可是帝都人民醫院的院長,跟他可是上下級關係,所以吳昌說什麼他都要聽。

「鄧主任這段時間太辛苦了,你就給他放個長假休息一下吧1吳昌不經意的說道,這句話一出,眾人心中一震,知道鄧超昆算完蛋了。

曾主任聽到這句話,不由大喜過望,除了鄧超昆,誰還能和他爭副院長?

「沒問題,鄧主任這段時間確實辛苦,我會安排的。」李院長滿頭大汗,他怎麼不知道吳昌話里的意思,連忙點頭答應。

「至於你李院長,過段時間有個醫學研討會,你過去學習學習。」吳昌轉頭對李院長說道,鄧主任和李院長之間的齷齪關係,他特別清楚,他知道如果不是有李院長撐腰,那姓鄧那裡敢那麼囂張。

「沒沒問題1李院長愣了愣,他滿臉苦澀的點著頭。

「好了,曾主任你安排下患者的觀察,我想和張宇單獨聊聊。」吳昌微笑著對曾主任說道。

「好好,我馬上安排人觀察患者。」曾主任大喜說道,那姓鄧的終於完蛋了。旁邊的人眼光複雜的看著張宇,要知道張宇只是一個輪科生,想不到居然與市醫院的吳院長有關係,或許他真的是太乙九針的傳人。

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著張宇的背影,一直在門口待著的張梅也目瞪口呆聽著周圍人的議論,至於倒在地上的鄧主任,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了。

張宇和吳昌很快來到院長辦公室,他們走進去后,立即有人將辦公室大門關掉。

「坐1吳昌露出親切友好的一面說道,張宇點點頭。

「你是怎麼想到太乙九針能治療那神經性昏迷症的?」閑聊兩句后,吳昌好奇的問道。

「其實我也不是首先發現。」這時張宇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在吳昌好奇的目光中繼續說道:「霍老在幾年前和我相遇時,他剛好用太乙九針治療過病人,當時我年紀比較小,看過他用針,這次看到有同樣病症的患者,就想試試。」

聽到張宇的話,吳昌腦海里拚命的思索著,張宇的住址他很清楚,他依稀記得師傅好像在那段時間去過那裡一次,當時他誰都沒帶,只是聽說去找個什麼人?

難道就是去找這小子?吳昌好奇的打量著張宇。

其實張宇說的這個理由是他和霍老共同編製出來的謊言,要的就是將太乙九針傳給霍老的弟子。不過現在看吳昌的樣子,他應該是相信了。

「你真的是師傅收的小師弟?」吳昌問道,其實張宇說那個理由時,他已經相信了,畢竟能完整使出第六式返陽神針的人,除了師傅,張宇還是第一個。

問這句話只不過是要張宇親口承認而已。

「霍老雖然教了太乙九針給我,但沒承認我是他弟子。」抓了抓腦袋,張宇頗為為難的說道。

聽到張宇的回答,吳昌暗自點點頭,要知道他能當上市醫院的院長,大部分是靠著他是霍老的弟子,很多專家賣霍老的面子才當上的。

讓他意外的是,張宇並沒有急著承認,而是將實情說出來。

來的時候,他還專門問過王老關於張宇的一些事,想不到王老那麼苛刻的人,居然對張宇信任有佳,還特別推薦他進入附一院,成為醫院的輪科醫生。

途中他也打聽過張宇的表現,雖然進入醫院實習的時間短,但張宇還在急診室幫忙外科手術,不錯不錯。

如果非要給張宇這個人下個結論,吳昌這時候腦子裡冒出一句話:

天縱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