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三章 死人開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 死人開車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你你」張宇目瞪口呆的看著袁媛,腦子出現短時間當機現象。

女飛車黨突然轉變成女警,這畫風有點不對。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1袁媛翻了翻好看的白眼,心中對張宇的表現還算滿意。

「你這裡幹什麼?你怎麼穿起警察的衣服?不會是你們又在cosplay吧,哎呀,交警過來了,你還不快走」張宇滿頭黑線的問道。

想當初她們女飛車黨開著轟隆隆摩托車圍攻他的時候,都是清一色的皮衣皮褲,大長腿高跟鞋,如果拿著鞭子亂抽到話,估計更加形象。

畫了淡妝的袁媛更加清新脫俗,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白嫩的小手捂著性感的紅唇,眼睛如同會說話似的看著張宇。

特別是警服穿在她身上,凹凸有致,一股清新的幽香在鼻尖縈繞。

「我可是正規警察哦!你看我胸口的警牌。」估計是鐵了心要調戲張宇,袁媛靠了過來,她用纖纖玉指指著警牌說道。

望著高聳的胸部,張宇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眼神上移,透過半掩的領口,能看到裡面雪白的半球。

果然是胸襟曠闊啊!咳咳,目測至少是d

「哼,男人都是一樣,大色狼1感覺張宇赤果果侵略的目光,袁媛俏臉紅了紅,她輕輕的啐了一口連忙離開少許。

張宇尷尬的抓了抓腦袋,心想誰叫你靠的那麼近,不看是傻子。

就在兩人尷尬的時候,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兩人抬頭一看,只見那個老交警臉色蒼白,焦急的走過來。

「警察同志你們來了,這裡有點情況,想請你們看看。」那老交警聲音顫抖的說道,好像遇到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

「什麼事情?」袁媛也特別奇怪,她和張宇對視一眼,雙雙站起來。

老交警本來想攔住張宇,可發現張宇和那女警察好像認識,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大家不要急,都散了吧1幾個交警大聲喊道,拚命的疏散交通,可惜他們低估了華夏吃瓜群眾湊熱鬧的興趣,事故現場依然圍了一大圈人。

他們紛紛盯著事故現場指指點點,幾個疑似記者的人用手機和攝像機拍著。

袁媛和張宇走過去,幾個交警連忙將外面的人擋祝

「到底是什麼情況?這種事情你們交警處理不就行了嗎?」袁媛詫異的問道。

「你還是看看吧,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你們來處理比較好。」老交警指著掩蓋的車窗說道。

袁媛皺了皺眉頭,她看了看張宇一眼,張宇點了點頭,她詫異的走過去掀開衣服一看頓時臉色蒼白起來,還好她當女飛車黨時心理素質過關,捂著嘴巴沒有吐出來。

「袁姐,我來了1這時候,小劉開著警車過來,伸出腦袋喊道。

「快,快,報警1為了避免群眾恐慌,她強忍著噁心的感覺,跑過去對著小劉說道。小劉張了張嘴,這才將對話器拿出來。

這時候,張宇從掀開的衣服瞟了一眼,皺了皺眉頭心裡嘀咕道:「難道是盅?」

盅,這玩意很詭異的,至少現在醫學無法解釋。張宇前後遇見過兩次,第一次是曾三古墓,第二次是趙仙娘,他對盅有很深的顧忌,這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又是古盅?這件事情是意外,還是沖著他來的?具體無法知道。

可能是這個事故太詭異,警察很快就來了,他們不但封鎖了整個事故現場,還用帳篷將整個事故車籠罩起來,將屍體拖走後,就連撞的稀爛的小車也被拖走了。

很多敏銳的媒體發現這件事情不尋常,因為通常事故來的都會交警處理,醫生救助傷員,可這次交警不但靠邊站,反而處理事情是眾多警察,就連車輛都拖車了,傷員根本沒看到面。

《今晚六點五環發生車禍,警察封鎖現撤

《警察封鎖車禍現場,疑似駕車傷者是逃犯?》

毫無節操的媒體胡亂編造著題目,吸引讀者注意,可惜警察在這方面根本沒有任何說法,倒是交警隊發言了,裡面的是酒駕,那人不肯出來所以連車拖走了。

說出來的話誰信,可惜這種新聞太多了,瞬間被互聯網上各種大新聞淹沒。

張宇很鬱悶,因為他現在在警車裡,身邊坐著的是袁媛。

作為當事人的張宇必須回警察局錄筆錄,張宇也想知道這件事情到底為什麼,他跟著袁媛回去了。

這件事情引起很大的震動,帝都警察局立即高度關注,很快屍檢報告就出來了,讓人震驚的是,那人渾身到處都是卵蟲,根據法醫鑒定,那人至少死了二十四小時了。

警察局劉局長拿到這個報告單,第一眼就感覺今天是不是愚人節,一個人死了二十四小時了,還有時間跑出來開車撞人?

「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出現死人開車這樣荒唐的事情?」警察局會議上,劉局長表情嚴肅的用報告單拍著桌子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手下人連忙將發生的事故情況說了一遍。

「會不會是有人將屍體卡在油門上?」劉局長提出一個猜想。

「根據有關部門調查,得出結論,那小車是有人開過的。當時圍觀的群眾也表明並沒有其他人員出入小車,所以」手下人低聲說道,話里的意思很簡單了,這樣荒誕的事情確實發生了。

「這那小車有沒有查過是什麼地方來的?會不會是恐怖分子?」劉局長皺了皺眉頭繼續說道。

「車輛我們已經查了,它是一輛報廢車輛,從七環以外的汽車修理廠開出來的。我們又去修理廠調查,並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手下人繼續說道。

想不到這下子線索就斷了,劉局長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奇怪的案子,他十分不甘心繼續問道:「事故有沒有受傷的人?」

「有個叫張宇的醫生受傷了,就擦破一點皮,其他並沒有多大的傷亡。」手下人繼續說道,說道張宇時,他欲言又止,這場面讓劉局長好奇起來。

「你還有什麼想法要說的?」

「這個我們把高架橋周圍的十字路口的視頻錄像看了很多遍,根據以往的經驗,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好像那個小車專門沖著那個叫張宇的人去的。」手下猶豫片刻將他的發現說了出來。

「什麼?」有突破口就是好,劉局長立即精神振奮起來。

「我們研究過張宇的情報,發現他並沒有什麼仇人」手下人猶豫一下說道。

就在警察局開會的時候,張宇很鬱悶的坐著警局裡,原本他錄了口供就可以離開的,可是被袁媛留了下來。

「我這不是可以回家了嗎?為什麼還要錄一次筆錄?」張宇鬱悶的說道,他現在特別想知道那個a級任務如何完成。

「廢話少說,叫你錄你就錄1抓住整治張宇的機會,袁媛興奮的不得了,她拿起筆錄本走過來,俯下身體對張宇說道。

「好吧錄就錄1望著眼前那衣領里隱約深邃的溝壑和雪白巨大的半球,咳咳,他決定還是錄了筆錄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