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袍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袍女人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幾乎就在蜘蛛爬進來的同時,一股陰寒至極的氣息席捲了整個寢室,這裡的溫度憑空下降十多度。

耳邊詭異的響起男女哭泣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慄。

估計縫隙比較小,蜘蛛探了幾下后,又開始吐黑氣繼續腐蝕。這到底是什麼蜘蛛?張宇頭皮發麻的嘀咕道。

「鬼面蛛,用活人鬼魂飼養致毒毒盅,能吸收人的靈魂,咬人即死,無法解救。」腦海中出現的系統提示讓張宇艱難的吞了吞口水。

這玩意簡直比盅都還可怕,居然吸人靈魂,那麼說來束餺陣應該能起一定作用。

張宇連忙調動身體陽氣,伸出手指,開始憑空畫符。

能感受到身體里的陽氣匯聚在手指尖端,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個複雜的圖形憑空出現,閃爍著白色的光芒,只見張宇輕輕一拍,那圖形快速鑲嵌消失在門上。

蜘蛛終於爬進來了,這時候的張宇終於看清楚它的全貌,蜘蛛背部長著詭異的圖形,彷彿一張哭泣的鬼臉,讓人驚奇的是,那鬼臉彷彿是活的,不停的蠕動著。

張宇心中微微有些緊張,他扣著銅錢鏢,眼睛卻緊緊的盯著那蜘蛛的動靜,一時之間寢室里靜的連掉落一枚針都聽的清清楚楚。

手掌大小的蜘蛛,平時看起來就很恐怖,更別說經過系統提示后,張宇這時候心情是十分緊張,因為他知道,機會只有一次

那蜘蛛鑽進縫隙后,快速的向張宇移動過來,幾乎那蜘蛛踏入束餺陣里瞬間,一道淡藍色的弧光如同一個網子將蜘蛛捆綁起來。

這鬼臉蛛吸收人的靈魂為生,那束餺陣應該對它有效果,想不到真的將蜘蛛困住了。

可惜這種初級束餺陣力量太弱,能看到鬼臉蛛受到驚嚇后,拚命的掙扎,身體散發出無數黑氣冤魂腐蝕那些淡藍色的弧光。

張宇那還猶豫,他想也不想的將手中的銅錢鏢甩了出去。

唰!

吱吱!

一枚銅錢鏢擊打在鬼臉蛛的背部,那蜘蛛背上被銅錢鏢上的陽氣腐蝕,瘋狂的掙紮起來。

看來真的有效果,張宇又驚又喜!

驚的是銅錢鏢居然沒幹掉那蜘蛛,喜的是銅錢鏢確實有效果,至少能看出鬼臉蛛背部的鬼臉不停的扭曲,消散!

乘他病,要他命!

鬼臉蛛實在是太危險了,一旦被它闖進來,被咬一口就得不償失。

俗話說傷十指不如斷一指,張宇又兌換出一把銅錢鏢,迅速注入陰陽二氣,對著已經瘋狂的蜘蛛丟了過去。

吱吱吱!那蜘蛛猛的掙脫束餺陣的束縛,身形靈巧的躲避著飛過來的銅錢鏢,可惜銅錢鏢實在太多了,它躲過兩個后被接下來的銅錢鏢擊中,背部的鬼臉扭曲著,那蜘蛛見識不對,偏偏倒倒的轉身就要逃。

張宇那會讓它逃走,手持桃木劍,猛的從床上跳下來,對著蜘蛛猛刺過去。

那蜘蛛感覺到死亡來臨,突然轉身不管不顧的對著張宇就是一口黑氣,噴完這口黑氣后,那扭曲的鬼臉瞬間變的若隱若現。

看到黑氣對著面部噴過來,張宇大吃一驚,他連忙扭身躲閃。

卻見那黑氣噴到寢室里李毅種的花盆上,那花盆裡的植物接觸到黑氣,肉眼能看到植物綠葉萎縮枯死,可見毒性之強。

等張宇再看那蜘蛛時,它早就翻出陽台,掉落進草叢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宇站在陽台上看著遠方,眉頭緊皺。

幾乎就在銅錢鏢打中蜘蛛時,在不遠處公園裡的漆黑的小樹林里,一個黑袍人突然猛的吐了口鮮血,這個黑袍人穿著長長的斗篷,將身體遮掩的嚴嚴實實的。

「該死的1聲音冒出來,原來這個黑袍人是一個女人,只見她抬起頭來,露出蒼白的臉孔,嘴角上還殘留著一絲鮮血。

她掏出一個哨子放到嘴裡吹起來,令人奇怪的是,哨子根本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可大約一分鐘后,在她不遠處的草叢中發出細細唰唰的聲音,片刻,一隻手掌大的蜘蛛有氣無力的爬過來。

那黑袍女人也不怕,伸出手讓蜘蛛爬上來,那蜘蛛順著她的手臂爬到她的袖子里。

那女人這才站起來,如同幽靈般向外面走去。

「喝,喝」

「哈哈,我沒醉,大家幹了1

兩個喝醉酒的流浪漢相互攙扶著,手拿著一瓶老白乾,邊喝邊蹣跚的在公園裡走著。

突然他們看到前面一個黑袍人從樹叢里走了出來。

這個公園裡經常有情侶親熱,他們遇到過很多次了,一般這時候他們都會圍過去找別人要錢,每次都能要到幾塊,幾十塊。

兩人對視一眼,連忙圍了過去。

「小子,別走啊1昏暗的路燈下,一個醉漢伸出胳膊將黑袍人攔祝

「哥沒錢喝酒了,你借點錢給哥好不好」另外一個人嘻嘻哈哈的說道,他仗著自己身體強壯,使勁的灌了口酒說道。

那黑袍人抬頭看了看兩人,正好被其中一個看到面容。

「喲,是一個女人,大晚上的跑到公園裡來幹什麼?要不陪哥哥樂呵樂呵?」一個醉漢精蟲上腦,忍不住伸出手臂想摸摸那女人的臉。

令他驚喜的是,那女人居然不躲不叫,眼看手就要摸到對方的臉上,突然他感覺什麼東西跳到手臂上。仔細一看,不由嚇得魂飛魄散,一隻巴掌大的蜘蛛落在他手臂上。

「蜘蜘蛛1他驚叫起來,瘋狂的摔著胳膊,企圖將蜘蛛甩下來。

旁邊的醉漢被嚇了一跳,這時候他看到同伴突然慘叫一聲,硬邦邦的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斷的抽搐著。

「你怎麼啦?」那醉漢一時之間沒回過神來,他以為同伴只是摔倒在地上,剛準備去扶人,卻驚恐的看到一隻大蜘蛛拚命的咬著他手臂上。

那被咬的醉漢,如同被放氣的氣球,眼瞅著豐滿的皮膚縮了進去,手臂變成乾屍狀。

「這這鬼啊1那醉漢醉酒都被嚇醒了,化成滿身的冷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撐著地上拚命向後退了幾步。

細細唰唰的聲音繼續響起,只見無數的蜈蚣和蜘蛛從黑袍女人身上爬出來,快速覆蓋那個被咬的人。

「鬼啊1那醉漢被嚇慘了,三魂七魄被嚇掉一半,哭喊著爬起來轉身就跑。

那黑袍女人眼睜睜的看著醉漢消失在黑暗中

「快吃吧,我的小寶貝1這時,一個模糊的小孩影子從那黑袍女人身後冒出來,飛快的趴到倒在地上的人身上。

漆黑的公園中,響起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