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六章 百思不得其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百思不得其解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張宇一夜無眠,為了防備再次發生的意外,張宇還在門口和床前消耗大量陽氣製作了幾個束餺陣,瞪大眼睛警戒著直到大清早。

一夜沒睡覺,以張宇的體質還抗的起,只不過大早上肚子抗議起來,他也無心睡眠,早早起來跑到校外的豆漿攤上吃早點。

「老闆來十根油條,兩碗豆漿1張宇大聲喊道,這家豆漿油條是校外最好吃的,以前他們在學校的時候經常來吃,時間長了和攤主都認識了。

「小張啊,你等著,馬上就來1攤主一看到張宇,立即笑著說道,他將幾根才炸好的油條切碎放到盤子里,又打了兩碗豆漿端過來。

看到金燦燦的油條和香噴噴的豆漿,張宇早就食指大動,他立即開始進入吃貨狀態。剛吃了幾根油條就聽見腳步聲,他還沒有來得及抬頭就聽見李松熟悉的聲音。

「老闆,給我來十根油條,兩碗豆漿,我就坐這裡。」李松大聲喊道。

張宇抬起頭,只見李松穿著休閑裝,腋下還夾著一個文件袋,正從遠處走了過來。

「好好,馬上就來1見來了生意,老闆特別高興,連炸油條的動作都快了幾分。

「你怎麼來了?」張宇奇怪的問道。

「還不是為了昨天的事情,這裡剛有點眉目,先不說這個,先吃飯1李松看來也是餓著了,他拿起一雙筷子夾起張宇盤子里的油條就開吃。

不一會兒,兩人填飽了五臟廟,這才開始聊起來。

「對了,昨天晚上發現一件事情,一個醉漢來派出所報警,說昨天晚上在公園裡遇到一個女人,他和同伴被那女人襲擊了,同伴被蜘蛛咬了,他自己害怕先跑了。當時我也正好在派出所調查案子,我感覺這件事情有些蹊蹺,就跟著派出所的人去公園看了看,你猜怎麼著?」

李松說了那麼多,感覺口乾就端起豆漿喝了起來。

「難道那人死了?」張宇聽到蜘蛛兩個字,心裡一沉,他皺著眉頭說道。

「死了,而且死的很慘,肉被都吃光了,經過法醫鑒定,是被蟲子吃光的。」李松嘆了口氣說道。

「嘶1張宇抽了口冷氣,他聽的心驚膽戰。

「昨天下午南通高架橋和譚氏快餐的兩件事故,我還只能說懷疑,可昨天晚上公園的那件案子我終於確定了是古盅搞的鬼。讓我很奇怪的是,要知道古盅近千年來都很低調,這種大規模的造成社會騷亂還是第一次。」李松自言自語的說道。

「會不會是跟什麼人有關係?」張宇猜測道。

「這個不清楚,確實令人很奇怪,對了,有件事情,你能告訴我你昨天晚上8點20分在幹什麼嗎?」李松不經意的說道,眼睛卻緊緊的盯著張宇的表情。

昨天晚上8點20分?張宇皺了皺眉頭,那時候自己不是在譚氏快餐排隊買肉丸嗎?他抬起正好看到李松望著他。

「你在懷疑我?」張宇問道。

「不不,我很奇怪,為什麼這兩次事件出現過你的身影。」李鬆緊盯著張宇說道。

「實話說吧,那時候我在譚氏快餐排隊幫朋友買肉丸,當時發生的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張宇深吸了一口氣,將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包括那櫥窗外出現的黑袍女人。

「你說的那黑袍女人我怎麼沒看到過?」李松聽到張宇的話皺了皺眉頭,他突然想起什麼繼續說道:「我明白了,監控錄像確實有段時間有個昆蟲爬過,大約兩秒的樣子,我們還以為是正常現象,聽你這樣一說,才知道是古盅搞的鬼。」

「其實還不止如此,昨天晚上一個鬼臉蛛準備潛入寢室襲擊我」張宇也不任何隱瞞,他將昨天被襲擊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關鍵地方他一句話也沒說。

「哦?原來如此,看來這樣就正常了,看來這次古盅確實是來找你的麻煩。」李松沉默半響,消化完張宇說的內容后說道。

「你最近不安全了,我建議你最好是別去醫院了,你現在加入我們的話,我們會保證你的安全。」李松說道,只有他知道鬼臉蛛有多麼厲害,張宇能趕走蜘蛛,實力還是不錯。

李松的提議讓張宇心中一動,要知道加入李松他們確實可以獲得安全,但付出的卻是自由,其實這也沒啥,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秘密,滴滴捉鬼系統的秘密。

「我還是再考慮下吧1張宇搖著頭說道。

見張宇拒絕,李松也不吃驚,他站起來說道:「最近你最好別到處亂走,有什麼情況就打電話告訴我,好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先走了。」

說完,李松毫不停留,轉身就離開了。

張宇眼睜睜的看著李松離開,他苦笑的搖了搖頭,被鬼臉蛛襲擊的事情給他提了個醒,自己這段時間太過於安逸了,每次想到那a級任務,就沉甸甸的壓在他心中。

「老闆算賬1他抬頭對著老闆說道。

回到空蕩蕩的寢室,張宇坐在床邊,眉頭緊皺。

李松讓他呆著家裡,別去上班,按照他的性格是呆不住的,可是想到萬一那古盅的人襲擊醫院怎麼辦?想起醫院那麼多病人,他猶豫了。

叮叮!

手機響起,他拿起電話一看,居然是曾院長的。

「張宇啊,今天早上看到新聞才發現你昨天出事了受傷了,工作雖然重要,但身體也要緊,你這幾天就休息兩天吧1聽這話,曾院長還是很關心張宇的,畢竟這關係到他的未來。

這真是強行讓人休假的節奏,張宇苦笑不已,最終他還是答應了。

見自己的好意被張宇領了,曾院長很高興,聊了幾句就掛斷電話。

南通高架橋的事故新聞一播放,因為那些記者給了張宇一個正面特寫。這導致很多人都知道他出事情了,接二連三的電話響個不停,毫無例外都是來詢問張宇情況的。

「哥這幾天在國外出差,看了國內新聞才知道這事,你自己小心點,有什麼需要就給我說。」這是陳天明的問候,張宇連忙點頭答應。

「張宇,你沒事吧?」溫雅打來電話,聽說張宇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剛掛掉電話,袁飛也打來了,因為他在新聞上看到妹妹的身影。

「咳咳,你覺得我妹妹穿警察裝怎麼樣,漂亮吧?」袁飛語言猥瑣的問道,彷彿一個拉皮條的,你這麼牛逼你妹妹知道嗎?張宇很想吐槽一句。

「我,哥你身邊的大胸女警是誰?」這電話是李毅的,扯了幾句,見張宇沒事才掛斷電話。

接下來魏成民,徐老和王老,醫院裡要好的同事也打來電話問候。

處理完眾多的電話,張宇重重的鬆了口氣,他剛想休息一下。

叮!手機又響起來。

他拿起手機,意外發現是一個未知的號碼,他皺了皺眉頭接通電話。

「張先生嗎?是我,約翰1約翰熟悉聲音從手機話筒中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