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七章 約翰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約翰的請求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因國人約翰?張宇愣了愣,他在幫忙陳天明和約翰做成那場生意后,約翰也約過張宇出來吃飯打高爾夫,可張宇那時候忙著學習徐老的資料筆記,也就婉拒了。

想不到這個節骨眼上,他居然打電話來。

「我是張宇,約翰先生有事情嗎?」張宇好奇的問道。

「這幾天我的莊園要舉辦私人酒會,我希望張先生來參加。」約翰用不熟練的華夏語說道。

「這樣啊,好吧1張宇想了想,約翰的莊園在帝都郊外,呆著他那裡比呆著其他地方好多了,於是就同意了。

「太好了,我馬上叫我的保鏢保羅去接您」聽到張宇同意來莊園,約翰欣喜若狂,他連忙說道。

和約翰約定好在學校門口見面,張宇掛斷電話。

去約翰那裡也是無奈之舉,他到現在也不清楚這個a級任務到底是怎麼樣的,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現在只能盡量避免到人員密集的地方去。

不得不說,歪果仁的效率就是比較快,張宇剛來到學校門口等了一會兒,就看到一輛悍馬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悍馬車比普通車更寬廣的車身,十分威武霸氣,它的模樣迅速征服路邊行人,他們紛紛跑過來圍觀。

「哇,這就是悍馬?」一個吃瓜群眾雙眼冒著星星吼道。

「好酷的車輛」旁邊幾個人都大叫著,很多時候悍馬只在網路圖片上看過,實物還是第一次,張宇也特別好奇。

一個帶著黑墨鏡高大威猛的壯漢從悍馬上下來,相比之下,在旁邊看熱鬧的吃瓜群眾如同小孩子一般。

那壯漢拿著一張照片看了看,四處巡視片刻,很快看到張宇,他大手分開人群走了過來。

「你就是張宇?」那壯漢斜著眼睛看著張宇,用奇怪的中文發音說道。

「你就是保羅?」張宇抬起頭來問道,眼前這個壯漢接近兩米,胳膊比他大腿都還粗,穿著黑色西裝,如同黑熊般站在張宇面前,渾身散發著壓迫感。

「張先生!請這邊走吧1保羅摸了摸濃密的鬍子,指著悍馬說道。

能看出保羅是一個正規的軍人,少言寡語,一路上他默默的開車,張宇幾次想挑起話題都碰到軟釘子,他只好轉過頭去,望著車窗外川流不息的車流。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張宇就看到不遠山坡上茂密樹林遮蓋的玫瑰莊園。

這個玫瑰莊園佔地200畝,綠意蔥蔥,夏日最好的納涼度假休閑去處。

約翰的夫人是法國人,特別喜歡浪漫,當看到這種滿玫瑰的山區莊園時,喜歡的不得了!見夫人高興,約翰就高價買下來的。

這幾天玫瑰花正是盛開的時候,玫瑰莊園上下一片撲鼻的飄香,讓人心曠神怡。

車速減慢,張宇望著一叢叢鮮艷的玫瑰花,不由感慨這些老外真會玩。

車輛很快在莊園裡面的停車場停下來,張宇還沒下車就看到一個更加雄壯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

「他是約翰的保鏢查理斯,為人比較囂張,請張先生不要同他一般見識。」剛準備下車,就聽到保羅說道。

「好你個保羅,居然背地裡說我的壞話,這段時間皮癢了是不是?」粗壯嘶啞的吼聲傳來,很明顯保羅的話被那查理斯聽到了,只見那查理斯邁著大步走了過來。

這個查理斯明顯更加高大,一米八幾的保羅在他面前猶如小孩,他渾身肌肉虯結,胸口長滿密密麻麻的黑毛,手臂比張宇腰都還粗,光是站在那裡就能感覺從氣勢上的威壓。

「這是約翰先生交代的,有什麼疑問你可以問約翰先生。」保羅冷冷的說道。

「你我會問的。」查理斯被嗆了一句,他冷冷丟下一句話轉頭望向張宇。

「你就是約翰先生口中經常提起的張宇?不就是一個黃皮猴子,我沒看出你有多麼厲害1查理斯眼睛閃爍著凶光,緊盯著張宇用不熟練的華夏語說道。

張宇皺了皺眉頭,心想這人怎麼那麼無理。

「查理斯,我給錢給你就是讓你亂說話的?還不給張先生道歉。」這時候,約翰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張宇轉過頭去,只見西裝革履,一副紳士打扮的約翰走了出來。

「哈哈,我這不是和張先生開玩笑嗎?我還有事,先走了。」說著查理斯無奈的聳了聳肩,說完后不顧約翰的反應,轉身大步離開。

「你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猛獸聯盟1約翰氣得臉都白了,他大聲吼道。

「隨便你1查理斯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

「哼!等著吧。」約翰恨恨的說道,他轉過來望向張宇擠出一絲苦笑說道:「張先生,請別介意。」

見張宇很是疑惑,他連忙解釋一番,原來上次約翰出事後,他就從因國野獸聯盟雇傭查理斯過來保證他的安全的。

查理斯這人脾氣很怪,因為那麼久沒發生什麼事情,約翰也不好說什麼。

至於野獸聯盟,聽說是因國一家很著名的保鏢行會,可以租賃任何保鏢,像查理斯就屬於高級保鏢,周薪就達到了20多萬軟妹幣。

這保鏢也太好當了吧,要知道張宇一個月才幾千軟妹幣。

「別生氣了,你最近身體怎麼樣?」這時候,張宇反而過來安慰約翰道。

「我身體好多了,上次我讓私人醫生給我檢查身體,他都說我這簡直是奇。」說道身體,約翰很是興奮,解除病痛后,這段時間是他這輩子最舒服的時間。

「好了,快請進吧!告訴你我這裡高價從那邊帶回來幾十瓶好酒,其中不乏幾十年的珍藏,今天張先生一定要好好品嘗一下。」約翰笑著說道,他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緊接著領著張宇向莊園內部走去。

不得不說這個玫瑰莊園極其奢華,其中山水花石造型結合了歐洲和中式,兩者融合在一起,既大氣又典雅,滿園的玫瑰香味讓人流連忘返。

「這片玫瑰是我叫人種下的,對了還有那片葡萄園,可是引進了最好的黑皮諾葡萄,個頭又大又甜,採摘下來洗乾淨發酵,儲存,用來製作上等的葡萄酒最美妙不過了。」約翰笑著說道。

張宇在這方面也不懂,只得微微笑著聽約翰說起他以前在農村放羊的事情。

見約翰如此高興,張宇也不好打攪他的雅興,邊走邊打好奇的量著莊園內的一切。

走了一會兒,兩人感覺有些累了,約翰叫保羅找來一輛觀光車,保羅駕駛著車輛,帶著兩人繼續在莊園里逛著。

大約轉了一半莊園,張宇突然看到不遠處有一片鬱鬱蔥蔥的槐樹林,層層疊疊的樹葉遮擋,根本看不清楚樹林裡面的情況,他不由皺了皺眉頭。

要知道槐樹的槐字是由一個木和一個鬼字組成的,所以,槐樹也有鬼槐的稱號。而且在風水學里槐樹屬陰,很多風水學家都認為在院子里種槐樹不好。

幾乎下意識,張宇切換陰陽眼,望向那一大片槐樹林。

一團黑氣籠罩著整個槐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