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八章 噩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噩夢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那濃烈的黑氣不停的翻滾著,讓張宇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難道這槐樹林和那a級任務有關?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湊巧了,那恐怖的組織古盅也參與進來,讓他不得不對任何具有威脅的地方提高警惕。

那片槐樹林里到底隱藏著什麼東西?難道僅僅是槐樹林自己產生的黑氣?他腦袋裡翻騰著,瞬間思緒萬千。

「張,你肚子餓了吧?時間不早了,要不然我們去我的威廉城堡里參觀參觀,隨便嘗嘗我帶過來的咖啡。」見張宇盯著遠方眉頭緊皺,約翰還以為他不習慣在莊園里觀光,連忙提議道。

如果陳天明看到約翰對待張宇那麼親熱,肯定會吃驚的目瞪口呆,畢竟約翰這人在外界傳言極其冷漠,特別不好溝通。

「哦?咖啡?有什麼咖啡?」聽到約翰半生不熟的中文,正在思考的張宇回過神來,他笑著問道。

「當然都是極品,不會讓你失望的。」見張宇感興趣,約翰特別高興,連忙招呼保羅調頭向威廉城堡行駛而去。

眼看槐樹林快要消失在視線里,張宇轉頭望了望那槐樹林上的黑氣,搖了搖頭,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了。

很快觀光車來到了約翰的威廉城堡,雖然說是一個城堡,其實是一大棟別墅。

雕塑,噴泉,花園,這裡每一寸裝飾都充滿了因國古板,守舊濃烈的氣息。

或許聽說張宇要來,穿著時尚的約翰夫人早就站在門口迎接,看到張宇她眼睛一亮,笑著說道:「張先生,歡迎光臨。」

「你好,約翰夫人。」張宇微笑著點點頭。

「快請進,約翰這段時間一直想請你來莊園玩玩,你一直都忙,這次你一定要好好住幾天。」約翰夫人笑著對張宇說道,緊接著她領著張宇走進別墅。

通過玄關,看到至少一百多平米的客廳,這裡不但有壁爐,就連沙發都是真皮的。地上鋪著厚厚的波斯地毯,踩在上面軟綿綿的特別舒服。

這才是真正土豪啊,張宇邊走邊想著。

「夫人,你去忙你的吧。」約翰說道,約翰夫人點點頭,她對張宇道了個歉,轉身離開。

約翰從旁邊的櫥櫃里掏出一個罐子,裡面裝滿了咖啡豆。

「現磨的咖啡最好喝,這可是藍山咖啡豆,每年那點產量都被人買的乾乾淨淨,我這也是請朋友幫忙買的,來嘗嘗。」約翰笑著說道,他熟練的用木勺舀了一些咖啡豆,倒進磨粉機里磨起來。

「藍山咖啡?」張宇眼睛一亮,他開始讀大學的幾年,為了貼補家用,到處去打工。

偶爾在朋友介紹下去一家因國咖啡廳打了大半年的工,由於他勤快肯干,深得經理的賞識,跟周圍的員工關係更是特別的好。

對於咖啡知識也學了很多,知道藍山咖啡是咖啡界的精品,很多時候他也只是看別人喝過。

咖啡根據產地分為很多種,比如義大利咖啡香味濃郁、苦味強烈,表面常浮現一層薄薄的咖啡油。

曼特寧咖啡風味香、濃、苦,口味相當強,但柔順不帶酸。

而鼎鼎大名的藍山咖啡則優選於牙買加藍山海拔2500尺以上的咖啡豆,柔順、帶甘、微酸、風味細膩。

品嘗咖啡也有很多講究,比如喝咖啡的時候,先將咖啡含幾秒,然後咽下一小部分,之後迅速將留在後齶的水汽送入鼻腔。這個階段能感覺到各種化合物的混合香味,比如巧克力味、芍味等等。

看著張宇的熟練品嘗咖啡,這讓約翰驚訝起來,他更加高興了。兩人就咖啡方面聊了起來,很多時候張宇只是聽約翰說,偶爾說句話,讓約翰談性更加濃烈。

「張先生,想不到你對咖啡的研究也那麼深埃」最後約翰感慨的說道。

張宇雪兒,也不說話,他舉起咖啡杯一飲而荊

就在兩人在客廳里聊天時,兩個園藝工人開著車在莊園里修剪樹枝,他們很快來到槐樹林前。

「咦?為什麼這裡的樹枝變的這麼茂盛,我記得上周才修剪過的?」一個園藝工人奇怪的說道。

「你確定上周修剪過?估計是長的太快了吧,算了算了,再修剪一次就行了,免得頭檢查到,又要扣工資。」另外一個工人搖了搖頭說道。

眼前這樹林確實太小了,似乎一眼就能望到邊。可惜這只是幻覺,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這片林子,裡面的樹葉層層疊疊,根本無法一窺究竟。

兩人對視一眼,從車上拿出修剪的工具,邁步走進了槐樹林。

他們沒發現的是,當他們走進槐樹林的瞬間,彷彿有什麼黑色陰影從他們背後滑過。

令人奇怪的是,他們進入槐樹林幾步后就失去了蹤影,除了樹枝被風吹的嘩嘩作響以外,彷彿是一個黑洞,將他們吞噬的乾乾淨淨。

「張,你能幫我再檢查一下嗎?我最近感覺有點失眠,天天老是做噩夢。」說道噩夢,約翰眼睛里閃過一絲恐懼。

「噩夢?這沒什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很正常。」張宇笑著給他寬心。

「可是這些夢很奇怪」約翰雙手捂著臉,一副很沮喪的模樣。

張宇皺了皺眉頭,約翰好歹也是商業精英,應該不會對某個噩夢產生恐懼,難道是?他腦袋裡突然閃出一個人的名字。

「你不會是夢到福特斯了吧?」張宇小心翼翼的問道。

「張,你怎麼知道的?你簡直是太神了,我這段時間確實夢到福特斯了,夢到他被凍的鐵青的臉,夢到他突然睜開眼睛,對我說」說到這裡時,約翰癱在沙發上了,雙眼極其恐懼。

「他對我說,他要來找我報仇。張,真不好意思,我騙你來莊園說是參加酒席,其實是這件事情太詭異了。」約翰淚流滿面的說道,看樣子被噩夢嚇得不輕。

張宇聽這話大吃一驚,他反而思索的更多,難道那個黑袍女人和福特斯有關?他不得不將現在所有的線索進行鏈接,得出這個奇怪的想法。

「張,求求你救救我吧1約翰哀求說道。

「放心吧,我會幫你的。」張宇思考片刻說道。幫助約翰其實就是在幫自己,那a級任務已經壓的他喘不過氣來了,好不容易有點線索,他說不會放棄的。

「看你的模樣這幾天肯定沒睡好覺,不如我先讓你好好休息休息?」張宇說道。

「那再好不過了。」約翰大喜,這幾天睡眠不足狠狠的折磨他的神經,很多時候他都是靠化妝才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

正好查理斯進來報告一些事情,見張宇要給約翰治療,他隨便找了個借口就留了下來,他到這華夏人到底有多厲害。

「查理斯,這裡沒你的事情了,你可以離開了。」約翰臉色陰沉的說道。他對查理斯的感官極其的差,要不是查理斯實力強悍,他早就把他趕走了。

「抱歉,約翰先生,您付錢給我,我就必須保證您的安全,我實在不放心讓一個黃皮猴子給你治療,所以我必須盯著。」查理斯極其無奈的攤了攤手。

「你」約翰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