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四十九章 死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死人了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約翰先生,世間上的亂七八糟雜物太多,想要好的睡眠必須要平靜的心態。」張宇笑著對約翰說道,根本無視查理斯的存在。

聽到張宇的話,作為聰明人的約翰眼睛一亮,他深呼吸幾口氣后,慢慢平靜下來,躺在沙發上任由張宇治療。

聽到張宇的話,查理斯先是愣了愣,總感覺張宇話中有話,可就是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

查理斯靠著牆壁抱著手臂盯著張宇,只見他掀開針帶,露出一排排銀光閃爍的銀針。

「oh,mygod你不會是想把這些針扎到人身上吧?我看到了謀殺1查理斯牛眼都瞪出來了,他大聲驚呼道。

「閉嘴,否則就出去1約翰憤怒的大聲吼道,當時就是張宇用銀針將他從鬼門關就回來的,他對張宇的治療手法完全信任。

難不成是華夏人的巫術?查理斯乖乖閉上嘴巴,他饒有興趣的盯著張宇給約翰扎針,他實在想不通,幾根牙籤狀的小針有什麼用。

令他驚訝的是,張宇銀針剛扎到約翰的身上,約翰頭一歪,瞬間就昏迷過去。

查理斯吃了一驚,幸好約翰有言在先,否則他還以為張宇要謀害約翰呢。

「你到底對他用了什麼巫術?」查理斯憤怒的大聲吼道。他張開粗壯手臂企圖將張宇抓住,可惜張宇早有準備,確切說是對這個充滿敵意的毛大個十分戒備,他剛一動手,張宇立即就有了反應。

銀光微閃,準備將張宇抓住的查理斯感覺手肘突然一麻,他心中大駭,連忙退後幾步,抬起手肘發現強壯的臂膀上扎著一根細細的銀針。

就是因為這根銀針,他整個手臂都處於麻痹狀態,痛苦不已。

「別擔心,他只是睡著而已1張宇微笑著說道。

「你這是巫術,你到底對我幹了什麼,我今天要弄死你。」查理斯暴怒,他一把扯掉銀針,咬牙切齒的想對張宇發動攻擊。

「查理斯你幹什麼?張宇是我們的客人1就在危機時刻,約翰夫人聞聲趕到,她大聲制止了查理斯的動作。

「這人對約翰先生使用了巫術,我建議立即將這個巫師抓起來。」查理斯捂著手肘大聲說道。

她不理查理斯添油加醋的告狀,摸了摸丈夫的頭髮說道:「查理斯你別說了,我相信張先生。」

「謝謝!還有我這個不是巫術,而是華夏的針灸術,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找度娘問問。」張宇轉過頭微笑著禮貌的點點頭,轉身繼續治療。

「度娘?那是誰?」聽到張宇的話,查理斯懵逼了。

約翰確實這段時間睡眠不足,很多時候都是強打精神處理工作,約翰夫人看著眼裡,疼在心裡,見到約翰安詳熟睡的模樣,她十分欣喜。

「約翰先生大約需要休息幾個小時,我建議把他移到寢室里,我單獨觀察他一下。」

「沒問題1約翰夫人連忙叫來僕人,幾個人幫忙一起將約翰先生弄到寢室,放到床上。

聽說張宇要觀察約翰,約翰夫人點頭同意了,她和查理斯在門口守著。

張宇這時候切換陰陽眼,開始仔細檢查約翰的身體。從約翰的描述中,他感覺有些不尋常,連續幾天做同樣的夢,還夢見福特斯那個死人,這事情太詭異了。

他首先要看的是約翰身體中是否有鬼魂附身,仔細觀察后,令他意外的是,約翰並沒有被鬼魂附身,身體十分正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宇特別奇怪。

大約三小時后,約翰再次清醒過來,他感覺精神飽滿,有種獲得新生的感覺。他抬頭就看到張宇,約翰夫人盯著他。

「感覺怎麼樣?」張宇笑著問道。

「感覺好極了,從來沒有睡過那麼舒服的覺,謝謝你,張1約翰激動的說道。

「好了,你醒了就好了,我們先吃飯吧。」約翰夫人在旁邊說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張,弄的你現在都還沒吃飯。」但知道張宇一直守著他時也沒有吃飯時,約翰十分感動。

約翰夫人一聲令下,很快客廳的桌子上就擺滿了香噴噴的食物,都是西方菜肴,有香煎豌豆培根,平底鍋披薩,巧克力布朗尼,奶油培根意麵等等,看的張宇食指大動。

這時大家都餓了,也不多聊天,埋頭在食物堆里奮鬥起來。一時之間咀嚼之聲在安靜的客廳里響起,直到酒足飯飽后,約翰給每人泡了一杯藍山咖啡,在咖啡獨特的香味中靜靜的品嘗。

就在這時,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1約翰大聲喊道。

門打開了,這時候,保羅和查理斯走了進來,他們一臉嚴肅。

張宇見他們的模樣,心中升起不好感覺。

「什麼事情?」約翰好奇的問道,他很少見查理斯那麼嚴肅。

「約翰先生,莊園里兩個園藝工人死了。」保羅和查理斯對視一眼,保羅說道。

「什麼?死了,今天不是愚人節,你們別開玩笑。」約翰吃驚的說道,旁邊的約翰夫人則捂著嘴巴,一臉震驚。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就該王強和張默值班,按照工作流程,他們應該修剪莊園里樹木。可到中午也沒見他們過來吃飯和交班,於是我們就打他們的電話,發現電話也打不通。檢查莊園里的攝像頭髮現他們根本沒離開莊園,於是我們就去尋找他們,最終在槐樹林外圍只找到王強的屍體。」保羅說著,猶豫片刻,他遞過來幾張照片。

約翰接過照片,看了一眼,雙眼驚恐之極,他用手捂著眼睛,另一支手划著十字喃喃的說道:「我的上帝啊,為什麼會這樣」

旁邊的張宇走過去拿起照片一看,頓時呆了,那個叫王強的園藝工死的極其凄慘,如同上次事故看到的一眼,渾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蟲眼,十分噁心。

「那個張默呢?」張宇感覺事情有點不對頭,他不由的大聲問道。

「張默不知道去向,我們搜遍了莊園都沒找到人,約翰先生,我們要不要報警?」保羅問道。

「放心吧,約翰先生,只要有我查理斯在這裡,沒人能夠傷害你,當然包括一些不入流的小蟲子1查理斯悶聲悶氣的說道,說到蟲子的時候他還專門瞟了一眼張宇,手肘上的酸麻在一個小時前才消失,他對張宇頗為忌憚。

「謝謝!還是先別報警,保羅你先派人去找找吧!查理斯留下吧。」約翰嘆了口氣說道,旁邊他夫人連忙安慰他。

「好的,約翰先生1保羅點點頭,他轉身離開,查理斯則留下來開始對約翰進行貼身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