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五十章 活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 活屍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夫人,你還是先回房間吧,這裡的事情由我來處理就行了。」約翰愣了一會兒,他轉身對自己老婆說道。

「好吧,你小心點1約翰夫人猶豫片刻點點頭,她這才轉身向樓上走去。

「查理斯,你檢查下周圍的房子,看看有沒有問題。」約翰轉身對查理斯說道。

「放心吧,我馬上去檢查1聽到約翰的話,查理斯拍了拍強壯的胸口,他轉身向旁邊屋子走去。

見將無關的人支開,約翰這才轉向張宇,身體顫抖的說道:「張,會不會是那福特斯的冤魂來找我索命了?」

「怎麼可能,放心吧,當時的情況下,不是你死就是他死,人各有命,這件事情怨不得別人。」張宇安慰他說道。

約翰點點頭,可眉間的憂色濃濃,光看他臉色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件事情極其蹊蹺,難道這件事情也是黑袍女人乾的?張宇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他對約翰說了幾句,轉身向隔壁走去。

查理斯正挨著房間檢查門窗,見張宇走進來不由皺了皺眉頭,他上下打量張宇一眼說道:「黃皮猴子,你不像弱雞一樣陪著約翰先生,來這裡幹什麼?」

「白皮豬,弱雞?誰是弱雞,你應該很清楚吧,連我的銀針都躲不過。」本來張宇想找查理斯詢問張默和王強的事情,聽到他的諷刺,張宇冷笑著說道,對於查理斯這種人就應該打消他的囂張氣焰。

「哦?黃皮猴子,看來你是找死1聽到張宇挑釁的話,查理斯爆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他閃電辦的伸出手臂來抓張宇的肩膀。

在他看來張宇身體如此瘦弱,那會是他的對手。別看查理斯強壯如同狗熊,一點都不笨拙,反而速度極快。

令他吃驚的是,居然抓了個空,只見張宇身形暴退,瞬間脫離查理斯巨掌的攻擊範圍。

「想不到你還真有兩下子嘛1查理斯想不到張宇也是練過的,他剛想繼續攻擊,卻看到張宇猛的撲了上來,手指間閃爍著銀光。

查理斯大嘴裂開一笑,他仗著自己皮糙肉厚,迎著張宇沖了過去。

張宇以敏捷的速度避讓他的拳頭,手中的銀針閃電般的扎入查理斯手臂關節麻穴。

「卑鄙小人,有本事我們咱們打一架。」查理斯怒吼一聲,捂著酸麻的手腕,他咬牙切齒的說道,這華夏人真的是太卑鄙了。

張宇翻了翻白眼,看了看這個個頭比自己高几十公分的壯漢,心中極其無語,鬼才和你打一架,我特么又不傻。

「張,約翰你們在幹什麼?」突然從客廳傳來約翰的聲音。

查理斯滿腔怒火瞬間消失一半,雖然他脾氣暴躁,但也分的清楚輕重緩急。

「你來這裡不是專門找我打架的吧,有話就說,有屁就放1至少張宇證明不是弱雞,查理斯突然說道。

「我想問問那王強的屍體是不是在槐樹林找到的?」張宇心中暗嘆這人也不傻,他連忙問道,一些細節他必須知道,畢竟他對莊園並不了解。

「確實如此,我在現場發現了張默的腳印,而且還嗅到他的氣味,他人應該是進槐樹林了,可令我奇怪的是,槐樹林有股腐臭的氣味遮掩了張默的味道,我們檢查了槐樹林,卻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說到這裡,查理斯也是一臉疑惑。

氣味?難道你是狗嗎?張宇腦海里冒出這句話,為什麼查理斯多次提到氣味呢,張宇再次打量著查理斯,他身材特別高大,孔武有力,胸口,兩鬢,還有手臂等裸露在外面的部分長滿了濃密的黑毛,說是人形版的野獸也有人相信。

見張宇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查理斯心中惱怒,他憤恨的瞪了張宇一眼。

整個下午張宇都在思考這件事情,有了查理斯和張宇在身邊,約翰依然是愁眉苦臉的,見約翰這樣子,張宇安慰了他幾句,讓他回寢室休息。

「我有點害怕,萬一」約翰擔驚受怕的說道。

「放心吧,我們就在樓下,你有什麼事情叫一聲,我們馬上就上來。」張宇安慰他說道,約翰猶豫片刻,只好點點頭轉身上樓了。

張宇和查理斯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可惜兩人看對方極其不順眼,一句話也沒有說。很快天色慢慢黑了起來,查理斯坐在沙發上看球賽,張宇則走遍了整個屋子,為了防止異靈出現,他在關鍵位置畫了束縛陣,窗戶上貼了一些驅鬼符。

「我說,你貼那些小紙片有啥用?」查理斯緊盯著電視說道。

「當然有用了」張宇說道,他並不想給這個人形版野獸解釋什麼。

見張宇沒心情說話,查理斯只好轉過頭去繼續盯著電視。

「有腐爛的味道」突然查理斯坐直身體,他嗅了嗅說道。

咚咚咚!

就在這是,外面響起敲門聲,確切來說並不是敲門聲,而是胡亂撲射門的聲音。

「誰?誰在外面?」張宇聽到后,皺著眉頭大聲喊道。

「是」來人聲音低沉,聽起來有點像野獸低吼。

「你到底是誰?」查理斯大聲問道,這聲音特別陌生,根本不像是莊園里的人,好歹他也在這裡呆了幾個月,莊園里的人都打過交道。

那人在沒有說話,只是不斷的敲門。

「不能開門,這裡有沒有監控?」張宇問道。

「在門那邊1查理斯指了指門口說道。

張宇快步走到門口,看了看監控小顯示屏幕中,一個穿著大衣,帶著帽子的人低著頭,從監控上根本看不出那人的面容。

他心中一動,立即切換成陰陽眼望過去,驚訝的發現來人渾身冒著濃濃的黑氣,彷彿從地獄里冒出來的一樣。

「好濃烈的腐爛味道,弱雞,你讓開我來看看到底是誰1查理斯冷哼道,他邁開大步走過去。

「別」張宇還沒來得及阻止,他一下子拉開門。那個人抬起頭來,一張蒼白的臉,眼睛眸子灰暗無神,彷彿蒙了層什麼東西,極其怪異。

「張默?」查理斯看到來人,詫異的問道。

這個人就是失蹤的園藝工張默,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張宇突然看到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衣服中掉落下來,在地上不斷的蠕動著,他仔細一看,不由的喊道:「盅蟲。」

「哼1查理斯眼睛凶光閃動,他閃電般的大步上前,巨大腳掌踩死幾隻肉蟲。

張默這時猛然抬頭,蒼白的臉瞬間腐爛,露出帶血肉的骨頭,無數密密麻麻的蟲子吞噬著他的身體。

吼!張默張大嘴巴瘋狂的吼叫著,他速度一下子變快,伸出尖銳的爪子撲向面前的查理斯。

「小心1張宇看到這個場面連忙大聲提醒道。

「fuk1查理斯雙眼通紅,渾身的黑毛都倒立起來,他憤怒的吼道。剛才他一時大意,被張默用尖銳的指甲在手臂上劃了一條血痕。

暴怒的查理斯反應和力量超出張宇想象,他猛的一腳將張默踢飛十幾米遠。

胸口骨裂聲響起!

沒有慘叫聲!

張默如同一個厚重的麻袋,任由查理斯擊飛,撞到門外的木質柵欄上。

胸口都凹成那樣了,普通人早就掛掉了,可眼前那張默不這個怪物居然用手撐著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活屍?這玩意想不到這年代居然也有?」查理斯摸著下巴皺著眉頭看著怪物說道。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背後的窗戶上,突然閃過一副慘白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