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五十六章 屍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屍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張宇回到寢室,上次晚上蜘蛛偷襲后,他謹慎了很多,剛走進寢室就切換陰陽眼打量四周,看上去一切都沒什麼變化。

他在陽台和大門畫了個束縛陣,如果有什麼東西穿過,束縛陣會將它們束縛起來。

寢室沒多大,窗戶上貼了幾張滅鬼符后,防禦體系就建立起來了。

張宇又花了20點魂值兌換了一把桃木劍,這才坐下來,專心一致的將莎莉和福特斯的資料看了一遍。

中午也沒有閑著,他泡了一杯速食麵,吃完後繼續看著資料,估計是吃完東西後腦袋有點暈,他揉了揉眼睛,又撐了一會兒,最後來不起了,就倒在床上閉上眼睛準備睡一會兒覺。

很快,輕微的鼾聲響起。

這時候,從床下冒出來一隻蒼蠅,它扇動翅膀快速的飛上桌子,站在桌子上頗有靈性的盯著張宇看著。

那蒼蠅活靈活現歪著腦袋和複眼,盯著一看就是半個鐘頭,估計是為了確定張宇已經睡著了,它這才飛起來,快速向張宇脖子飛去。

嗡嗡!

這蒼蠅叫屍蠅,在東南亞特別有名,它也是盅蟲的一種。所有蒼蠅蟲卵都必須從上千具屍體上培育出來的,並且通過巫師特殊秘方,將它們煉製成能聽話的盅蟲。

這種盅蟲特別難煉製,十年才能培育出一隻,而且這個屍蠅身體里有屍毒,如果將屍毒注射進人體內部,那人很快就會死亡,還有機率變成活屍。

只見那屍蠅快速飛到張宇面前,就在它準備飛到張宇脖子上咬一口時,張宇猛的睜開眼睛。

手中桃木劍揮舞,那屍蠅連忙躲閃,雖然躲過致命一擊,但張宇桃木劍揮舞太快,屍蠅的翅膀被削去了一小塊。

可別小看這一小塊,屍蠅變的偏偏倒倒的,還沒飛出去幾米就被張宇一劍刺穿,變成一團黑色腥臭的液體。

就在屍蠅被張宇幹掉瞬間,那樹林里的黑袍女人猛的睜開眼睛,一口鮮血噴出來,她捂著胸口大叫一聲:「不1

要知道屍蠅可是她花了十多年時間才煉製出來的盅蟲,這也是她的最得意的傑作,為了成功控制這個屍蠅,她還用了自己的心頭血喂屍蠅。

很大程度上,屍蠅相當於她的分身,她能完全控制屍蠅,在東南亞那麼久,她都是靠著屍蠅幹掉一個又一個的目標,因為沒有人會把那麼小的蒼蠅放在眼裡。

可她沒有想到的是,張宇的陰陽眼能洞察陰陽二氣,而屍蠅用屍體屍毒喂大,不免會沾染上一些邪物。

所以在普通人眼中毫無防備的屍蠅,在張宇眼中簡直就是極其明顯的陰氣團,不被幹掉才怪。

黑袍女人抹了抹嘴唇,眼睛閃過一絲凶光,她左右看了看,突然那小鬼和幾個活屍快速的消失在槐樹林里,向外面狂奔而去。

寢室里,令張宇詫異的是,那屍蠅剛死,一大團陰氣就直衝他眉心。

冰冷清涼的感覺讓他欣喜不已,要知道陰氣團必須幹掉鬼魂才有,這屍蠅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那大團陰氣團的含量都相當於幹掉一隻普通凶鬼。

張宇拿起屍蠅看了看,一股劇烈的屍臭傳來,他搖了搖頭,掏出打火機找了點廢紙,拿到陽台上將這屍蠅燒掉才鬆了口氣。

如果不出他所料,這屍蠅應該是那莎莉派來的,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3點過了,如果不出所料,莎莉應該動手了,他是時候回去了。

張宇將資料收集起來放進口袋裡,緊接著轉身走出寢室,快步向學校大門走去。

他剛走到學校大門,就看到袁媛穿著一身潔白的連衣裙在校門外等他。周圍圍了一圈男學生,可能是袁媛氣場太大了,他們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的圍觀議論。

「我靠,這是那個系的美女?怎麼那麼漂亮?」幾個男生看到袁媛后,不由目瞪口呆,半響才吃驚的相互問道。

「不知道,還是第一次見。」

「哇,好漂亮啊,要是她是我女朋友就好了。」一個麻臉男生捂著臉感慨的說道。

聽到周圍圍觀的男生竊竊私語,袁媛得意到極點,轉過頭就看到張宇出現在門口,她連忙揮舞著蔥白般的手臂大聲喊道:「張宇,我在這裡。」

「張宇?張宇是誰啊?」一個男生聽到袁媛的喊聲,不由大聲問道。

「我操,居然是他,情聖啊,居然又泡了個漂亮美眉。」幾個男生認識張宇的不由大叫起來。

「唉,白菜都被豬拱了」更多男生則是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張宇。

張宇這時候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因為整個校門就他一個男生走出來,感受到眾多男生殺人般眼光,他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袁媛連忙跑過來,一把挽住張宇的胳膊,貼著耳朵說道:「怎麼樣,我像不像學生?」

「咳咳,像像1張宇尷尬的說著,因為這時候袁媛的某半球正壓著他的手臂,那種彈性的觸感讓張宇老臉一紅。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那些男生眼睛都紅了。

赤果果的撒狗糧啊!要知道學校里的好多男生都是單身狗。

「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是上車吧1張宇說道,沒等袁媛說話,匆匆拉著她上了車,直到啟動汽車后他才鬆了口氣。

「想不到張少還是個清純男,臉嫩的很。」坐著副駕駛位置上的袁媛用手撐著臉,臉上帶著捉狹的笑容。

「你覺得我今天這打扮怎麼樣?漂亮嗎?」見張宇不回答,她轉了轉眼睛,俏臉湊到張宇臉龐說道。

不得不說,休閑打扮的袁媛又是另外的一種感觀。純潔,美麗,清純的不要不要的。更讓人興奮的是,穿著連衣裙的她讓雙峰更加突出,再加上半裸修長白藕般筆直的雙腿,真是尤物啊!

聽到袁媛問他,認真開車張宇下意識轉過頭來回答,卻正好與袁媛雙唇相碰。

淡淡曖昧的氣氛在狹窄的車廂里流淌,剛才還無所謂的袁媛這時候俏臉通紅,她驚呼一聲,連忙縮到座位上,低著腦袋不知道這想什麼。

張宇也感覺臉火燒火辣的,唇上的感覺讓他心底升起某種衝動。

兩人之間一時無語,唯有發動機轟轟的響聲。

「你在這裡下車吧,這次我有事情,下次再帶你去玫瑰莊園好不好。」在一處高速休息點,張宇停下車子,對副駕駛位置上的袁媛說道。

畢竟這次去凶多吉少,他可不想讓袁媛跟著去冒險。

「你很討厭我嗎?那麼著急趕著我下去。」聽了這話,袁媛通紅的臉蛋瞬間血色褪盡,她眼淚汪汪的看著張宇。

「沒啊,我不討厭你啊,只是」張宇見不得女生哭泣,他連忙解釋道。

「真的不討厭我?」袁媛淚珠掛在長長的睫毛上,可憐巴巴的看著張宇。

「恩,不討厭1張宇點點頭。

「哦也,既然你不討厭我,那麼我們就走吧。」袁媛歡呼一聲說道。

張宇目瞪口呆看著袁媛歡呼,他使勁的拍了拍腦袋,這才想起來袁媛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