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五十七章 迷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迷霧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見張宇依然磨磨蹭蹭,袁媛抱著手臂說道:「反正我今天就是要去玫瑰莊園,如果你不帶我去,我自己開車去。」

「好好,姑奶奶,我答應你行了吧。」張宇被迫無奈的搖了搖頭,讓袁媛單獨去玫瑰莊園,那不赤果果送人頭嗎?

這姑奶奶脾氣真的太倔了,張宇表示很無奈。

「既然你要跟著我去玫瑰莊園,那你最好是一直跟著我,不準到處亂跑。」張宇表情嚴肅的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我會跟著你的。」見張宇同意,袁媛心情極其的好,她笑起來特別甜,臉頰上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看來美女有天然優勢,張宇表示毫無抵抗能力,他嘆了口氣,強忍住不轉頭過去看她,開著車繼續向前行駛而去。

「啦啦啦,美麗的花兒」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袁媛唱著不知名的小調,時不時還轉過頭來看張宇一眼,大大眼睛彷彿會說話,顯得靈性無比。

「你說玫瑰莊園是不是特別美麗,到處都是紛飛的花瓣,花團似錦,肯定特別美麗,特別浪漫。」袁媛眼光迷離的看著遠方說道。

「當然啦。」張宇尷尬的說道,一路上他都在考慮任務問題,根本沒時間去欣賞玫瑰莊園的風景。

「哼,就知道敷衍我1袁媛那還不知道張宇心中所想,她嬌嗔了一聲,丟給張宇一個可愛的衛生球,轉頭趴在窗戶上欣賞著外面的風景。

「其實我小時候一直有個願望,希望結婚時婚禮現場像玫瑰莊園這樣,到處點綴著鮮花,那肯定特別浪漫和幸福。」袁媛盯著外面喃喃的說道。

「放心吧,你會夢想成真的。」張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這樣說道。

「咦?居然起霧了,好大的霧啊1突然袁媛指著道路兩旁的樹林大聲喊道。

「還真的起霧了啊1張宇轉過頭一看,果然如此。

通往玫瑰莊園的道路被兩邊茂密的樹林夾著,濃濃的霧氣從上面冒出,然後慢慢涌了下來。

「下午怎麼會有霧氣呢?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埃」張宇皺了皺眉頭,心中有一絲不安,他連忙踩下油門加快速度,車輛再次提速向前面駛去。

大約過了幾分鐘,霧越來越大,片刻之間就將前面籠罩的嚴嚴實實。

張宇只好打開殺霧燈,慢慢的向前行駛著。

大約行駛有幾分鐘,他看到從一個穿著白衣服的人,突然闖過道路。

他來不及剎車,車輛瞬間撞了過去。

碰!車輛劇震動!

撞到人了?

張宇大吃一驚,轉過頭來,發現袁媛還沒反應過來。

「剛才好像是個人?」袁媛臉色特別難看的問道。

「不知道,好像是個人。」張宇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沒看清楚。

「我們下去看看吧,如果撞到人那就麻煩了」袁媛邊說邊打開門走下去。張宇見她走下車子連忙跟著也下了車。

「咦?為什麼沒人呢?」兩人檢查了車輛下面,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任何人。

經常聽鬼故事的袁媛臉色刷的沒有血色,那剛才撞到的是什麼?難道是鬼?

「別亂想,或許就只是幻覺而已,我們上車吧。」看到袁媛的表情,張宇就知道她想歪了,搖了搖頭說道,他切換陰陽眼開始觀察四周。

果然有東西在作祟,兩人和車輛都陷入黑色的濃霧之中,完全看不到兩側的景物。

「我們先離開這裡。」張宇說道,抬頭一看發現袁媛大叫起來,他大吃一驚,連忙跑到車子對面,發現袁媛滿臉蒼白,手拉著胸口的一個吊墜渾身顫抖。

「到底怎麼了?」張宇問道。

「我剛才感到有人摸我的肩膀,我轉頭看到了一隻蒼白的手,這時候胸口的吊墜突然發燙,那手一下子就縮了回去。」袁媛靠著張宇,心有餘悸的說道,她雖然膽大包天,可她還是怕鬼魂這種莫名的生物。

張宇奇怪的看了看她胸口的吊墜,橢圓形紅色半透明翡翠,難道是某寺廟的開光之物?

「這地方特別的邪乎,我們還是上車離開吧。」這時候沒時間想這些,張宇提議道,袁媛連忙點點頭。

話雖然這樣說,但張宇知道袁媛剛才肯定是遇到鬼魂了,因為在陰陽眼下漆黑的爪印在潔白的皮膚上特別明顯。

事情有些大條了,張宇連忙轉身回到駕駛位置上。

就在他準備上車時,突然感覺腦後一陣陰寒襲來,頭皮發麻,張宇想也不想的向前撲去。

緊接著他手中一翻,一枚銅錢鏢對著身後丟過去。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銅錢鏢應該是擊中了什麼,腦後的陰寒瞬間消失,張宇這才鬆了口氣。

「那個,你能不能下來啊?」袁媛弱弱的聲音傳了出來,張宇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剛才為了躲避襲擊,居然撲到袁媛的大腿上來了。

「呵呵,不好意思。」張宇連忙撐著爬起來,可那大腿富有彈性的感覺卻深深留在腦海里。

「沒事的。」袁媛故作開放的拍了拍張宇的肩膀說道,可她臉都紅透了。

嗚嗚嗚!

當張宇成功回到座位上關上車門時,周圍霧中如同響起哭泣聲,一種疲憊傳到腦門,張宇突然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好睏,我先睡一會兒。」話音剛落,袁媛眼睛一閉就睡了過去。

張宇也是困頓難擋,眼皮子沉重之極,隱約能看到一團黑影飛了過來,車廂內如同安裝了冷氣,陰寒的讓人發抖。

張宇有心想振作精神,可惜太困了。

耳邊響起殘忍的笑聲,一個小鬼模樣漆黑的鬼魂冒了出來,它看著張宇的模樣瘋狂的笑著。

「該死1張宇心中怒吼道,他感覺自己像中了夢魘,像是高位癱瘓一樣,身體不聽使喚。

那小鬼恐怖面容湊了過來,這時候張宇才發現那小鬼居然是昨天被驅走的鬼魂,想不到一夜的功夫過去,那小鬼的實力居然比以前更加厲害了。

「我要吞噬你的靈魂,讓你徹底成為我的傀儡1那小鬼張開口說道,混合著女人和小孩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恐怖。

「你做夢吧1張宇突然感覺到嘴巴能動了,他大聲喊道。

「去死吧1那小鬼張大嘴巴,直接向張宇腦袋吞噬過來。

在這緊急關頭,張宇咬破舌尖,一口血對著小鬼腦袋噴了過去。

要知道人舌尖血是至陽之物,被噴的魂體立即腐蝕,魂體破破爛爛的,彷彿一張破掉的麻布。小鬼慘叫逃出車廂,向黑霧中退去。

張宇突然感覺身體一松,他又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