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戰前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戰前夕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查理斯早就從監控錄像中看到張宇來了,他連忙打開莊園大門,讓張宇將車開進來。

雖然玫瑰莊園里很多人都變成活屍,可全自動化結構讓查理斯一個人都能擔負起最日常的運作。唯一坑爹就是廚師也死了,他們這兩天只好啃乾麵包。

查理斯站在大門口,饒有興趣的看著張宇開著車停在威廉城堡前,只見寶馬車差不多變成廢銅爛鐵,前面保險杠撞彎了,車頂上凹凸不平,像什麼東西砸過似的。

車身上全是爪印划痕,其中一個大口子如同裂開的嘴巴,看起來十分恐怖。

張宇剛停穩車輛,查理斯已經走了下來,他看了看車輛情況,用手指敲了敲車引擎蓋說道:「看樣子你在路上遇到了活屍?」

「是啊,什麼都遇到了,還好運氣不錯。」張宇走下車,苦笑著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看來你運氣不錯啊,她是誰?」突然查理斯看到在座位上躺著的袁媛,不由驚訝的問道。

「唉!別說了,這是我朋友,她特別的倔,非要來看玫瑰莊園,我害怕她偷偷來,就只好將她帶在身邊了。」張宇無奈的說道,他邊說邊走到另外一邊,將還在沉睡的袁媛抱起來,向屋子裡走去。

張宇剛走進威廉城堡就遇到約翰夫人,看張宇抱個女人進來,約翰夫人連忙迎上來。

「這位是?」約翰夫人好奇的看著張宇懷裡的袁媛問道。

「這是我朋友,路上遇到點事情,昏迷過去了,不知道這裡有沒有房間?」張宇簡單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緊接著說道。

「房間多的是,跟我來吧。」約翰夫人連忙說道,她引著張宇來到一樓的客房,打開房門。

張宇連忙將袁媛放到客房的床上,袁媛依然緊閉著眼睛,俏臉通紅,呼吸急促。

張宇摸了摸她的額頭,發現額頭並不燙,他又檢查了袁媛身體的其他情況,發現袁媛的狀態很好,可是為什麼沒有清醒呢?

難道是?他疑惑的看了看袁媛那張精緻,略紅的俏臉,搖了搖頭。

「她沒事情吧?」約翰夫人在旁邊問道。

「不知道,讓她休息一會兒吧,我們先去看看約翰的情況。」張宇說道,約翰夫人點點頭,張宇給袁媛蓋上被子,這才轉身離開。

當房門碰的一聲關上后,袁媛長長的睫毛突然眨了起來,又過了一會兒,她才慢慢睜開眼睛,偷偷的打量著外面。

看到沒人這才鬆了口氣,連忙坐起來,她捂著滾燙的臉頰坐在床上發獃。

剛才她做了個一個很奇怪的夢,夢到自己在一個夢幻般,落英繽紛的花園中,各種美麗的花朵在身邊綻放,嗅著各種花香,彷彿在仙境之中。

更讓她興奮的是,她身上穿著潔白的婚紗,帶著半透明的紗巾,在花園裡不停的奔跑。

這時候音樂聲響起,朦朧之中,她彷彿看到不遠處一個西裝革履的少年背著她站著,面貌比較模糊,看不清楚什麼樣子。

她好奇的走過去,企圖看清楚那人的容貌,這時候很多面貌朦朧的人走上前來祝福他們,隱約她知道是她的親戚朋友。

很快牧師來了,婚禮的進行曲開始,可袁媛依然看不清楚那個西裝革履的少年模樣,她越拚命想要知道他的模樣,她就越看不清楚。

會是誰呢?袁媛皺著眉頭想道,突然她腦海里閃出張宇清秀的面容,不由臉又是一紅。

不會是他吧?她這時候就像一個懷春少女,將鋪蓋把自己裹的緊緊的,抱著膝蓋不知道在想什麼。

約翰的房間里,窗戶關的嚴嚴實實的,上面貼了幾張驅邪符,顯得極其怪異。

約翰神情憔悴的捲縮在房間角落,如同神經病似的不停喃喃說著什麼。直到張宇走過去,叫了聲他的名字,他才茫然的抬起頭來。

「張,你終於來了。」看到張宇的面容,約翰灰暗的眸子猛的一亮,他一把拉住張宇的手臂激動的說道。

「放心吧,沒事的,你的太緊了,要多休息,來,別在這裡呆著。」張宇誘導著約翰,他和約翰夫人一起將約翰扶到床上。

張宇給他檢查下身體,沒什麼大礙,他這時候拿起銀針剛要紮下去,就聽約翰感激的說道:「張,真是謝謝你了。」

「沒事的,你多休息吧1說著,銀光一閃,約翰瞬間就昏睡過去,打起鼾來。

張宇抬起頭,見約翰夫人也滿臉倦容,他不由說道:「夫人,你也去好好休息一下,這裡有我們。」

約翰夫人搖頭拒絕道:「沒事,張先生您如果有事就先去忙,我在這裡看著約翰。」

見約翰夫人執意如此,張宇點點頭,交代一下注意事項才離開。

張宇輕輕將房門關上,這才回到大廳,只見查理斯坐在沙發上拿著酒瓶正在喝酒,他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一桌子的歪歪斜斜的酒瓶。

空氣中流淌著濃烈的酒味,見張宇走過來,查理斯拿起一瓶酒遞了過去,張宇接過來一看,居然是啤酒,他古怪的望向查理斯。

要知道這傢伙是無酒不歡,而且最喜歡是高度酒,想不到這時候居然喝啤酒。

「喝醉了不好做事,除了大路,其他地方我已經布下陷阱,隨便來什麼東西,都會死的很慘。」瞟了張宇一眼,查理斯灌了口酒說道。

張宇點點頭,熟練的咬掉酒蓋,與查理斯碰了下瓶子,然後灌了口酒。他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將懷裡的資料遞給查理斯。

「這是什麼?」查理斯接過資料翻看著問道。

「這次襲擊人的資料。」張宇聳了聳肩膀。

「莎莉?想不到居然是個娘們,這下子有好戲看了。」查理斯快速瀏覽完資料,抹了抹濃密的鬍子冷笑道。

「對了,上次你說的活屍是怎麼回事?」張宇忍不住問道,昨天那群活屍打岔了一下,導致查理斯沒把話說完。

「更大範圍的活屍要追溯到最黑暗的中世紀,那時候的巫師最喜歡的就是使用各種巫術,他們將培養出來的蟲子放進人的腦子裡,從而培養出聽話的活死人。活屍的事情我只遇到過一次,我還第一次發現渾身蛆蟲的人居然會跳起來撲人,當時長者就告訴我那叫活屍。」查理斯解釋道。

「我還以為活屍只有我們那邊有,想不到你們這裡也有這玩意。」查理斯看著張宇說道。

張宇聞言嘆了口氣,看來東西方好多東西都是通的,抬起頭來他剛準備說點什麼,突然指著外面窗戶目瞪口呆。

查理斯見狀好奇的轉過頭來,只見夕陽落下,天色並沒有黯淡下來,而是變的血紅血紅的。

「這這不是血月嗎?」查理斯眸子里閃出一絲恐懼,他喃喃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