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六十章 血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血月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血月是西方的一個傳說,相傳血月的時候,那些妖魔鬼怪都會勢力倍增,到處殺人吃人。普通人只以為是夕陽照射到雲層產生的血紅顏色,可查理斯知道,在血月變身的話,他更難控制自己。

漫天血紅的殘陽讓兩人失去說話的興緻,查理斯借口外面陷阱情況,放下酒瓶子就急匆匆走了,而張宇則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隱約有種感覺,今天晚上恐怕不是那麼好過的。

他關上房門,盤腿在床上坐著,調整呼吸,心中默默開始念叨天師秘典。很快他就進入玄之又玄的空靈境界。

這時候他內視丹田處的太極圖,已經到了第六轉的一半,他瘋狂的將眉心處陰氣導入丹田,混合陽氣繼續推動太極圖轉動,緩慢而又堅定。

就在張宇修鍊時,不遠處的約翰夫人睡醒了感覺有些口渴,為了照顧約翰,她特意在約翰床的旁邊打了個地鋪。

她站起來打開旁邊的檯燈,發現約翰睡的很熟,她給約翰理了理被子,又親吻下他的額頭,這才轉身去倒水。

可是水瓶裡面已經空空如也,她想了想走到門口,打開門準備去二樓上的小廚房接點水。就在她向廚房走去的時候,突然從暗處冒出來一隻小小的蒼蠅。

如果張宇在這裡肯定能看出那是偷襲他的屍蠅,只見它不緊不慢的跟著約翰夫人後面。

約翰夫人拿著水杯湊在飲水機上接了半杯水,緊接著揚起頭喝起來,就在她放鬆時,那屍蠅飛到她脖子上,對著她的脖子就是一口。

約翰夫人感覺脖子一疼,她還以為是蚊子,剛揚起手臂準備打蚊子,突然感覺眼前一黑。

手一松,啪嗒掉到地上,摔個粉碎。

約翰夫人緊閉著眼睛,她彷彿沒有任何知覺似的。

就在這時,她突然睜開眼睛,眸子里充滿了呆木和茫然,只見她一步步僵硬的走到旁邊,慢慢抽出廚房架子上的刀具,緊接著一步步向房間里走去。

一直坐在下面的查理斯聽到水杯碎裂的聲音,他連忙警惕起來,抽出兩把大砍刀,小心翼翼的向樓上走去。

剛走到張宇門前,他輕輕的敲了敲門,瞬間驚醒了正在修鍊的張宇。

一長一短的敲門聲,是他和查理斯約定的信號。

驚醒張宇后,查理斯並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向前走著,他敏銳的聽覺能聽出水杯的聲響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

二樓的小廚房?他快步走到廚房時,卻什麼都沒發現,他打開電燈,意外的發現飲水機前面有大量的水杯碎片。

這時候查理斯突然感覺有人走近,他手中的雙刀勢如閃電般向後砍去,後面來人行動極其敏捷,就在查理斯有動作瞬間,他一下子就閃出了查理斯雙刀攻擊範圍。

「是我1張宇連忙說道,想不到查理斯這人那麼敏感。

「我早知道是你1查理斯傲然的說道,他只不過試試張宇的實力而已。

「到底怎麼回事?有人來過這裡?」張宇皺著眉頭,他緊盯著飲水機旁地上的杯子碎片說道。

查理斯彎下腰,用手捏了捏碎片,湊著鼻尖聞了聞說道:「是約翰夫人身上的味道,她最喜歡用這種牌子的香水。」

「什麼?不好」聽到查理斯這句話,張宇下意識向不遠處的約翰房間看了看,意外的發現約翰房門居然是打開的,他臉色瞬間變了大喊道。

查理斯眼睛閃過駭人的精光,他行動速度極快,兩大步就出現在約翰房間門口。

正好看到約翰夫人跪坐在約翰身上,雙手舉著尖刀,準備狠狠的紮下去。

就這麼紮下去,約翰肯定完蛋。

「夫人住手!你要幹什麼?」查理斯猛的打開牆壁上的燈開關,大聲吼道,企圖叫醒約翰。

約翰夫人聽到查理斯的吼聲,渾身一顫,準備刺下去的刀居然停了下來。

腳步聲響起,這時候張宇那有查理斯速度快,他來晚了一步,剛好出現在門口。

張宇看到約翰夫人的模樣,不由大吃一驚,他連忙切換陰陽眼,驚訝的發現約翰夫人脖子上一團黑氣不停的涌動著。

看起來特別的熟悉,可他現在顧不到那麼多,約翰夫人經過短短顫抖,估計又被控制住了,她義無反顧的拿著尖刀對著約翰刺了下去。

張宇早有防備,他手臂一揚,一枚銅錢鏢激射而出!

當!

火光四濺!

千鈞一髮之即,銅錢鏢將對準心臟的刀尖打偏少許,尖刀幾乎擦著約翰的心臟刺了進去。約翰慘叫聲響起,就在張宇丟出銅錢鏢瞬間,查理斯跳起來一腳將約翰夫人踹下床去。

約翰夫人剛才落地,張宇就緊跟著撲過去,手掌一翻,一張驅邪符出現在手心,他對著約翰夫人脖子上那團黑氣按了下去。

驅邪符瞬間燃燒,那屍蠅被驅邪符中的陰陽二氣緊緊包裹住,燒的連渣渣都不剩。

就在屍蠅被消滅瞬間,在威廉城堡外的野地上,那黑袍女人猛的吐了口血,想不到一天之內兩隻屍蠅都完蛋了,黑袍抬起,她眸子里閃過嗜血和殘忍。

她抽出銅鈴搖晃起來,清脆叮噹聲中,透著邪性和詭異!她身邊幾個活屍猛的抬起頭來,灰暗的眸子里閃動著猩紅的光芒。

它們慢慢站起來,這時候黑袍女人又掏出幾條白花花的肉蟲,將它們丟到活屍腳下。

那些肉蟲看似笨拙,可移動起來速度極快,它們飛快的鑽進活屍的身體里,那些活屍紛紛發出慘叫,它們皮膚下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快速移動,直衝腦袋。

當肉蟲爬到活屍的腦門時,它們紛紛發生變化,其中兩個活屍身體越加高大,厚重,另外兩個則變的更加纖細,爪子如金屬般的尖銳。

「殺光威廉城堡的所有人1黑袍女人冷冷的說道,那四個活屍仰天大吼一聲,快速向城堡逼近。

這時候,天上的血月似乎讓整個威廉城堡染成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