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切按計劃進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切按計劃進行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砰!

查理斯耳畔響起槍聲,子彈瞬間擊中那半邊活屍的腦袋,剛才還耀武揚威的活屍變成一堆破麻袋,掉落在查理斯身前。

查理斯抬頭一看,在不遠處,袁媛手中的手槍還冒著青煙。

原來袁媛見張宇在做手術,她又幫不上什麼忙,這時又聽到下面激烈的槍聲響起,她拿起槍想過來幫忙。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活屍準備伏擊查理斯,還沒來得及喊出來,她順手抬起槍口對著活屍就是一槍,或許是運氣好,她那一槍剛好將伏擊的活屍爆頭,並將裡面盅蟲也打的稀巴爛。

外面尖嘯聲再次響起,突然二樓玻璃窗戶破開,兩具活屍猛的跳進來,其中一具參與圍攻查理斯,另外一具著扭動著脖子,猩紅的眸子緊盯著袁媛。

如果面對人類,袁媛還能下的去手,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恐怖的怪物,她連忙瞄準就扣動扳機。

可惜怪物的敏捷超出了她的想象,即便是擊中身體,它也最多顫抖幾下。

還好手中的手槍給了她很大的勇氣,她快速將子彈打完,就聽到手槍發出的聲音

「快退回屋子1查理斯大喊道,他被三個活屍緊緊纏住,根本無法過來幫忙。

袁媛這才反應過來,她轉身向房門跑去。

「怪物來了1袁媛跑進房門將大門關緊大聲說道。

「你拖延幾分鐘,馬上就好。」張宇已經將約翰胸口的傷口封口,他正捻著靈蛇針做最後的治療,他必須要全神貫注的將陽氣注入靈蛇針,用太乙九針來刺激約翰,讓他心臟跳動起來。

「好好1袁媛點點頭,她趴趴到門上想聽聽外面的動靜,卻詫異的發現外面隱約傳來打鬥聲,卻沒聽到任何聲音。

就在她疑惑的時候,突然門上的碎片四處飛濺,打在她的臉上十分疼痛。

這時候,袁媛才驚恐的發現,一個慘白尖利的爪子,直接穿透厚厚的門板,不停的抓拉著,企圖將袁媛抓出去。

袁媛嚇了一大跳,她條件反射的抓起門口展台上沉重的,歷史悠久的銅鼎,對著爪子使勁的敲了下去。

清脆的骨折聲響起!那爪子一下子就縮了回去。袁媛知道大門無法阻擋那個怪獸太久,她連忙用盡全力將旁邊的柜子推倒過來,將大門擋祝

除此之外,她如同忙碌的螞蟻,急匆匆的搬運周圍的東西往大門口上堆著。

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根本沒有引起張宇的注意,他全神貫注的將陽氣引導到靈蛇針中,緊接著通過針灸開始刺激約翰的身體功能。

大約刺激了幾次,只見約翰渾身一抖,心臟又恢復跳動,這讓張宇鬆了一口氣。

他仔細檢查下約翰的情況,這才將銀針收了起來,長時間的全神貫注消耗了他大量的精力,他剛站起來,膝蓋就一軟,他靠在床邊喘著粗氣,

這時候只見袁媛渾身衣服皺巴巴的,額前頭髮被汗水打濕,雖然沒有平時精緻的模樣,可看起來特別順眼。

見張宇盯著自己,袁媛翻了翻白眼,說道:「楞著幹什麼,還不過來幫忙。」

張宇點了點頭,連忙站起來準備過去幫忙搬沙發。可就在這時,大門猛的發齣劇烈響聲,肉眼可見那巨大的柜子抖動起來,而且抖動越來越大。

「怎麼辦?」袁媛臉色白了白,她緊張的問道,她始終是女生,故作堅強的模樣讓張宇嘆了口氣。

「放心吧,沒事的1張宇只得安慰袁媛。

切換陰陽眼!

張宇看到門外面一團黑氣不斷的在涌動,他瞬間鬆了口氣。

活屍雖然是盅蟲寄生,古盅在培養盅蟲方面,利用邪惡的秘術,加入了很多冤魂。這雖然能提升盅蟲的能力,至少張宇在對付活屍方面不會太落後。

就在張宇觀察時,突然黑氣猛的湧出,活屍居然硬生生的撞破大門和柜子,整個腦袋都被柜子大門卡住,它正拚命的用尖銳的爪子胡亂划著周圍,企圖逃脫出來。

機會就擺在眼前,張宇這時候那還猶豫,他手一翻,幾張滅鬼符出現在手中,他對著活屍拍了過去。

在袁媛目瞪口呆之下,那黃色條狀符文突然燃燒起來,燒得活屍渾身黑氣直冒,瘋狂的吼叫起來。

「快快,在給他幾張你那個黃紙條。」袁媛在旁邊大聲喊道。

張宇知道如果任由活屍突破大門的話,以他現在的本事或許能將活屍消滅,可是背後還有兩個昏迷的人,萬一活屍不顧一切的撲向約翰,那事情就大條了。

他手一翻,桃木劍出現在手中,他對準活屍的腦袋狠狠刺過去,正好活屍張大嘴巴,桃木劍一下子就吃進它的嘴巴里,瞬間瘋狂起來。

桃木劍瞬間斷裂,而活屍則直接顫抖了幾下,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快看,那有一個好噁心的蟲子爬出來了。」突然袁媛指著活屍腦袋說道,張宇仔細一看,血肉模糊特別噁心的眼眶裡,一條帶著血絲的肉蟲爬了出來。

難道這是蟲盅?張宇連忙走過去,從旁邊撿起一個塑料盒子,用滅鬼符夾著蟲盅放到盒子里。

那肉蟲接觸到滅鬼符瘋狂的扭動起來,雪白的肉上出現一道道漆黑的痕,冒出陣陣黑煙。

相比查理斯暴力踩爆肉蟲,張宇的滅鬼符能將肉蟲禁錮起來。

失去肉蟲,那活屍突然腐爛起來,快速的變成一灘腥臭的稀泥,掉落在地上。

「張宇這到底什麼回事?為什麼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袁媛驚恐的看著這一切,她緊緊的拉住張宇的手臂說道。

「這些人這裡不應該稱之為人,這些怪物是活屍,是有人利用一種神秘的盅術,將活人吸取靈魂之後,然後使用肉蟲操縱屍體,讓他們變的怪物,到處殺人。」張宇嘆了口氣說道,眼睛里透露出無奈,這古盅組織真的太恐怖了。

「之前發生的事故難道和這個有關係?」袁媛突然想到什麼,她大聲問道,張宇聞言點點頭。

「那不行,我必須要報警」袁媛連忙掏出手機,可惜發現這裡根本沒有信號。

「我問過查理斯,這裡的通訊設備可能被破壞了。再說了,就算是普通警察來了,只是徒增犧牲而已。」張宇嘆了口氣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袁媛著急的問道。

「放心吧,這一切都是按計劃進行的。」張宇緊盯著漆黑的窗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