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六十六章 醒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 醒來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張宇陷入一個奇怪的夢境里,身體忽冷忽熱,彷彿靈魂快要剝離身體似的。

他知道是蛇毒在侵蝕著身體,他感覺自己特別的累,好像睡覺。

就在他要睡著時,突然耳邊響起波浪鼓的聲音。

咚咚咚!

這聲音讓他精神一振,記憶的碎片從腦海深處升起。

他彷彿看來一個面容模糊的男子手裡拿著棒棒糖和撥浪鼓,正在對著一個小嬰兒說著什麼。

在旁邊一個同樣面容模糊,但感覺很親切的女人躺在床上,他們逗弄著那小嬰兒。

「老公,你看他好可愛,和你小時候一模一樣。」女人笑容滿面的說道。

「我們給他取個名字吧?恩,你看這些名字取那個比較好。」說著那男人掏出一張紙對著女人說道。

「不如就叫這個吧,張宇可好?」女人微笑著說道。

「張宇?1張宇聽到這兩個字,不由渾身一震。

難道他們是自己的父母?

他瞪大眼睛望著那男女,拚命的想看到他們的容貌,可渾身都不受控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抱著小孩越走越遠。

畫面一轉,很快那小嬰兒大了一歲,在地上爬來爬去,女人每天抱著小嬰兒說著什麼,張宇能感到他們很幸福。

有一天,小嬰兒想去那什麼玩具,可是不小心玩具掉落下來,砸在他腦袋上,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時候,張宇感覺自己就成為那個小嬰兒,那女人湊過來將他抱起來溫和的說:「要堅強啊,小宇。」

對啊,要堅強一點,父母!爸爸媽媽到底在哪裡?我連他們都還沒有找到,怎麼可能就這樣掛掉?

我要活下來!我要醒過來!

就在張宇想到這裡時,丹田處黯淡的太極圖猛然變亮,眉心處的陰氣團和丹田處的陽氣團瘋狂的在太極圖案上結合,緊接著它們推動太極圖轉動起來。

「哎呀居然有心跳了,快」隱約他能聽到有人驚呼的聲音。

太極圖案緩緩轉動著,陰陽二氣在這裡匯合后,出乎意料之外,他們開始向全身蔓延而去,最開始是心臟,緊接著是五臟六腑

不知道過了多久,太極圖越來越亮,彷彿一個明亮的太陽停留在他的丹田之處,侵入身體的蛇毒被太陽光芒吞噬的乾乾淨淨。

突然一陣清脆的鳥鳴聲在窗外響起,張宇皺了皺眉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雪白的牆壁,濃濃的藥味,不用說了,這裡肯定是醫院裡。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感覺腦袋特別疼痛,還有手臂,對了,手臂不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嗎?

還是金環蛇,自己居然沒死?

他感覺手臂被什麼壓住,剛動了一下,立即傳來一陣喃喃的聲音。

「別吵,老娘還沒睡醒呢。」熟悉的聲音響起,張宇聞聲望過去,只見袁媛揉了揉眼睛,滿臉茫然不耐煩的看了張宇一眼,剛準備接著睡覺。

突然她彷彿想起什麼,猛的抬頭望向張宇,大聲的說道:「你醒了?你個壞蛋,嚇死我了1

說著袁媛帶著哭音撲了上來,使勁抱住張宇。

這時候的張宇既難受又舒服,難受的是袁媛壓的他喘不過氣來,舒服的是某種東西彈性十足!壓在身上感覺特別的好!

一股特別好聞的女兒香刺激著張宇的嗅覺,要不是身上有傷,唉

「你要壓死我啊1張宇喘著粗氣,難過的說道。

「我剛才不小心被絆了一跤,純粹意外而已,你不要亂想啊1袁媛俏臉微紅,她捋了捋耳邊的髮絲,腦袋轉向旁邊,不敢看張宇說道。

「對了,醫生說你醒了就立馬叫他們,你先休息,我去叫醫生」彷彿想起什麼,還沒等張宇說話,袁媛就風風火火的跳起來說道。

「別走氨張宇叫道。

「什麼別走?你好好休息,我馬上就過來。」說著,袁媛一溜煙的跑了。

「哎,我是想說用不著跑,按下按鈕就行了」張宇腹誹道,嘆了口氣,能聽到袁媛腳步聲快速消失。

這時候他動了動身體,感覺身體到處是酸痛,抬起手臂發現被咬傷處紅彤彤的,腫的老高。

還沒等他繼續感受身體的異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只見曾院長帶著一票主任醫生走了進來。

曾院長看到張宇醒過來不由眼睛一亮,他揮了揮手,幾個主任醫師連忙開始給張宇檢查身體,更有一個護士給張宇抽血。

「奇啊,奇啊!被金環蛇咬了還能活下來,這真是醫學上的奇啊!張宇我發現你就是一個善於創造奇的人。」曾院長坐在張宇身邊,笑容滿面的說道。

「那有什麼奇,我命比較大而已1張宇自嘲的說道。

「你能活下來確實是個奇,如果你沒有及時的用靈蛇針阻止毒液流動,我恐怕你還沒送到醫院就已經死掉了。」說到這裡,曾院長心有餘悸的說道。

「當時你的心臟停止兩次,把我們都嚇了一跳。」穿著白大褂的張梅在旁邊說道。

「沒事去野外玩什麼啊,要不是你朋友送過來的及時,我看你這次就慘了。」曾院長說道,緊接著旁邊幾個要好的醫生也七嘴八舌的說起來。

張宇這才知道,袁媛等人送他到醫院來的時候,扯了個慌,說他是在野外玩耍時遇到金環蛇。

「放心吧,我下次會注意的。」張宇說道,聊了一會兒,為了不打攪張宇休息,曾院長他們這才離開。

「哼哼,那個女醫生跟你什麼關係?」等眾人離開,袁媛關上門后對張宇說道。

「什麼什麼關係?」張宇翻了翻白眼。

「哼,別以為我看不出來,那女的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別問我為什麼,我這可是女生的第六感應。」袁媛手捧著臉頰說道。

還沒等她說完,張宇感覺一陣疲倦,他閉上眼睛又睡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袁媛早已不知道去向,身邊坐著穿著同一件風衣的李松,他正在削著蘋果。

「你終於醒了?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來吃蘋果1李松見張宇睜開眼睛,笑著說道。

「算了,你吃吧1張宇搖了搖頭,他感覺身體酸痛好了許多,手臂也消腫了,反正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別看了,你那小女朋友去上班了,想不到那女生對你那麼好,在床前照顧你兩天兩夜,就連你內褲都是她幫你脫了,幫你洗的。」李松笑著說道。

「啥!你說內褲?」張宇傻眼了。

「哈哈,你那表情太搞笑了,我說的可是實話,當然除了最後一句。」李松哈哈大笑的說道。

「那莎莉怎麼樣了?查理斯和約翰他們呢?」聊了幾句后,兩人才開始說正事。

「莎莉還活著,我們要找她詢問關於古盅的資料,你幫了我們的大忙,至於查理斯和約翰,他們現在還在醫院待著,如果你能走動的話,可以到上面去看看他們。」說著,李松指了指頭頂。

「能說說當時的情況嗎?」張宇好奇的問道。

他很想知道他昏迷后,發生了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