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回到醫院,張宇正巧碰到了前來看他的魏成民。

「你這次特意過來肯定是有什麼事吧?快說吧。」張宇笑著說道,上次的事情讓他對魏成民印象特別好,再加上兩人年紀差不多,很容易成為朋友。

「咳咳,你怎麼知道的,你還別說,我真還有個事情求你幫忙。」魏成民有些尷尬的說道,畢竟張宇還受傷住院,他感覺特別不好意思。

「啥事情你說說看。」張宇好奇的問道,畢竟魏成民也算是官二代,有什麼事情是他搞不定的。

「我有個親戚最近生病了,他的病特別奇怪,和我上次的病相似,我懷疑他也遇鬼了。」魏成民吞了吞口水說道,上次女鬼事件記憶猶新,他們已經重新搬家,那房子已經便宜賣出去了。

「遇鬼?那行,你什麼時候帶他來我這裡,我給他看看。」張宇點點頭說道。

「呵呵,他就在外面等著,我這不是怕你拒絕嘛。」魏成民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小子真是的,那叫他進來吧1張宇笑罵著說道,魏成民見張宇同意,他點點頭轉身走出大門,不一會兒的功夫,腳步聲響起,跟著魏成名走進來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

張宇抬眼看去,當看那年輕人第一眼就楞了一下,眉頭便緊皺了起來,這個小夥子不但面黃肌瘦,眉宇之間還帶有一股黑氣。

通常額頭乃是人體命火,明燈,出入一些陰森地域最好將額頭露出來,能驅鬼邪。

可是這人額頭居然帶著黑氣,這就不正常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病症,而是長時間接觸鬼魂所特有的現象。

當時魏成民也是這樣,不過沒有此人嚴重。

「你好,我叫文國強。我聽魏成民說你醫術高超,想請你幫我看看。」那年輕人看到張宇,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聊了幾句,張宇感覺到這人修養不錯,應該是讀書人,溫文爾雅,一般這種人很少逛夜店,應該不會沾染什麼鬼邪。

「能說說你最近的情況嗎?」張宇點點頭,請他坐下后說道。

「我的身體最近非常虛,也不知道為什麼1文國強猶豫片刻說道。

要說身子弱,文國強的身子是弱,只看他這面黃肌瘦的樣子就知道他虛。

「你平時喜歡去酒吧等娛樂場所嗎?」張宇問道。

「我這兄弟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場所,他一般都在家裡看書,這不最近等著研究生考試呢。」旁邊魏成民連忙辯解道。

「我確實不喜歡這種場所,我家教特別嚴格,平時沒事也就打打籃球。」文國強扶了扶眼鏡說道,說不了兩句就抹了抹額頭的汗水。

張宇皺了皺眉頭,這不符合常理啊!

「你身體虛弱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去山野,寺廟,墳地之類的陰暗地區?」

「沒有,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家裡看書,偶爾出去也在周圍走走,你不會是懷疑我中邪了吧?」那文國強也是博聞廣視,一聽張宇這樣說立即皺起眉頭。

「也不排除這個」張宇皺著眉頭說道。

一般情況下,一個正常人,如果不是極度虛弱或是精神極度萎靡,憑著自身的旺盛的氣血是不可能被鬼物纏上的,尤其文國強還很年輕,是一個人一生中氣血最為旺盛的時候,更加不可能被鬼物纏身。

可偏偏他眉宇間隱約鬼氣,讓張宇非常納悶,而且看他的氣色,雖然面黃肌瘦有些弱,但是卻不像有玻

「胡說八道,這世間怎麼會有鬼呢?魏成民你不是說帶我來看醫生嗎?為什麼找個江湖術士在這裡胡編亂造。」文國強一下子臉色大變,他站起來大聲說道。

估計是氣血上涌,他一下子就感覺腦袋眩暈,搖搖欲墜,還好旁邊魏成民連忙扶住他,可臉色更加蒼白了,額頭上的虛汗淋漓。

「張兄千萬別生氣,我這兄弟家裡家規森嚴,而且他腦袋讀書讀傻了,冒犯之處見諒埃」魏成民生怕張宇生氣,他連忙出來打圓常

「我就身體不好而已,吃幾幅葯就好了,何必麻煩江湖術士。」那文國強死鴨子嘴硬,喘著粗氣說道。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你應該吃了三個月20天的葯,而且葯里有菟絲子,天南星草藥。」張宇突然說道,讓文國強一下子愣住了。

心中默默計算,好像是三個月20天,而且開的中藥他也看過,裡面的藥物都全對,他驚訝的看著張宇,彷彿看到鬼神一樣。

「你你怎麼知道的?難道是魏成民告訴你的?」文國強轉頭望向旁邊的魏成民皺著眉頭說道。

躺著都中槍的魏成民一臉無辜,他解釋說道:「我昨天才知道你生病了啊,哪有時間去算你葯里有什麼。」

文國強一想也是,魏成民並不是心思縝密的人,他這才轉頭望向張宇。

「呵呵,鼻子比較靈而已。」張宇笑著說道。

不得不說,張宇這招打消了文國強部分疑惑,在魏成民的勸說下,他最終選擇相信張宇,畢竟吃了三個多月的中藥,也不見效,這樣文國強也疑神疑鬼起來。

「文兄,你來伸出手來,我給你把把脈1張宇聽到他的話,輕笑了一聲說道。

文國強點點頭,伸出手臂讓張宇把脈。

剛剛把脈,張宇發現他的身體果然沒有任何病症,但他的身體非常虛弱不說,身體里元陽之氣被掏空,使得他的身體呈現腎陰虛的狀態。

從他的身體狀況和額頭的鬼氣,張宇的心裡也隱隱有了答案,他應該是被鬼物上身後身體才會變成這樣,而且這鬼還是個女鬼。

張宇心中也升起了另外一個疑問,這名男子如果是因為被鬼物附身,才會如此虛弱的話,那他正常的時候,以他如此年輕旺盛的氣血怎麼會被鬼物附身呢?所以張宇才要詳細了解事情的整個過程。

「能說說你這病是怎麼時候開始的嗎?」張宇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