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七十五章 出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出院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這時,外邊走講來一個裹得非常嚴實的清瘦女人,這個女人向診所看了一眼,看到蕭煜坐在診所里,長處了一口氣。

「蕭醫生,我的葯吃完了1這個女人走到問診桌前看著蕭煜說道。

「峨,你坐下,我給你把把脈1蕭煜指了指前邊的椅子說道。

這個女人就是那被老道煉製九子鬼母的那個女人,一直住在蕭煜的地下室,今天最後一天的葯已經吃完,所以來到了診所找蕭煜開藥。

蕭煜看著眼前的女人點了點頭,這個女人說話的聲音雖然還有點生硬,但是比以前已經好了很多,而且她的身形也增加了點肉感。

蕭煜把手搭在了女人的手腕上,雖然女人還比較清瘦,但是蕭煜的手在她手腕上輕輕一搭,感到了一絲肉質感,不再像以前摸上去就是骨頭。

蕭煜給這個女人把著脈,看著她的眼晴,此時這個女人的眼眶,已經不是深深的下陷,而有了一絲飽滿的感覺。

過了一分鐘左右,蕭煜輕輕放開女人的手腕,女人的脈象雖然還有點虛浮,但是已經比以前好了很多,此時正在逐漸恢復中,照這樣下去,再有半個月她就可以停葯,然後再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就會完全恢復。

畢竟她以前可以說是油盡燈枯,靠藥物只能把受損的身體調理過來,要想徹底的恢復,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靜養,補身體虧損的元氣和血肉精華。

「不錯,恢復的非常好,我給你開點葯,再吃上一段時間,休息幾個月就會徹底恢復1

蕭煜放下了女人的手腕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拿起桌子上的紙筆,開始寫起來藥方。

「二喜……」

蕭煜等到手裡的藥方墨跡略微干點后,對著葯櫃旁邊的王二喜喊了一聲。

「誒,蕭醫生……」王二喜應了一聲,走過來,接過蕭煜手中的藥方,仔細看了起來,對於蕭煜的藥方,他一般都會認真琢磨一下,隨即拿著卉方走向櫃檯。

王二喜現在的心情非常激動,這是他來蕭煜這裡以後第一次正式抓藥,也是一次檢驗自己這段時間努力的成果,所以王二喜非常小心。

蕭煜也從問診桌前站了起來,走到葯櫃旁邊看著王二喜抓藥,對於王二喜這段時間的努力他也看在眼裡,這次抓藥就是檢驗一下他這段時間的學習成果,免的到開業那天忙了出錯。

王二喜看到蕭煜站在前方看著他,頓時也緊張了起來,他把藥方放到櫃檯上,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緩緩吐出,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后開始抓藥。

王二喜抓藥中規中矩雖然不快,但是也沒有出錯,蕭煜知道這需要一個過程,所以並沒有催促他。過了大概多半個小時,王二喜才抓完這十五副葯。

雖然很慢,但是卻沒有出現什麼錯誤。

等王二喜抓完葯,看了一眼蕭煜,看到蕭煜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長長的出了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蕭煜拿過葯交給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對著蕭煜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蕭醫生,謝謝您,我就是做牛做馬也會報答您的1說完對這蕭煜深深鞠了一躬離開了診所。

蕭煜目送著女人出了診所,便重新坐回問診桌前,靜靜的看著書。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母親和姐姐他們去逛街,快兩個小時了還沒有回來,使得蕭煜不得不感嘆女人逛街時的強大。

「請問這裡是診所嗎?」蕭煜正在走神,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是啊1這個聲音驚醒了真在走神的蕭煜。

蕭煜抬眼看去,門口站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蕭煜看到這個小夥子第一眼就楞了一下,接著眉頭便緊皺了起來,這個小夥子不但面黃肌瘦,而且面部帶有一股青氣。

這股青氣可不是什麼病症或什麼,而是一股陰氣,這是長時間接觸鬼魂所特有的陰氣。

常言所說的,陰氣繚繞,鬼氣纏身指的就是這樣的情況,當初張天師在古玩城門口,碰到蕭煜時也是這種情況。

「那就好,我還以為走錯了呢1這個年輕的小夥子聽到了蕭煜的回答,長出了口氣走了進來說道。

「醫生,我的身體最近非常虛,能不能幫我開點葯補補呢1年輕的男子走到問診桌前坐下后說道。

呵呵,身子弱嗎?來伸出手來,我給你把把脈,要知道補藥也是葯,不能亂吃的!

蕭煜聽到這個年輕男人的話輕笑了一聲說道。

要說身子弱,這個男子的身子是弱,蕭煜不用把脈,只看他這面黃肌瘦的樣子就知道他虛,但是蕭煜看他的樣子並不像有病,只是單純的身子弱。

王二喜此時也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走過來看著蕭煜看病,對於這些,蕭煜根本沒有任何在意,如果能學會也算是他的能耐。

一般情況下,一個正常人,如果不是極度虛弱或是精神極度萎靡,憑著自身的旺盛的氣血是不可能被鬼物纏上的,尤其眼前這個男人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是一個人一生中氣血最為旺盛的時候,更加不可能被鬼物纏身。

但是偏偏這個小夥子一身的鬼氣,讓蕭煜非常納悶,而且看這個小夥子的氣色,雖然面黃肌瘦有些弱,但是卻不像有玻

「你比我大不了幾歲吧!你會看病嗎?」

年輕的小夥子孤疑的看了蕭煜一眼說道,如果只是讓蕭煜開些葯還沒事,畢竟只是一些補藥不會礙事,但是讓蕭煜看箔…蕭煜這麼年輕會看嗎?

「會與不會,也只是把一下脈,你怕什麼?」

對於年輕男子的疑問,蕭煜沒有絲毫的辯解,也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他這麼年輕既然敢重開萬生堂,就做好了被人質疑的準備。

所以蕭煜不怕被人質疑,即使被人質疑不要緊,他會用事實來消除人們的質疑,讓人們相信萬生堂相信他。

年輕男子帶著一臉的孤疑伸出了手,蕭煜輕輕的把手搭在男子的手腕上,半眯著眼晴把起了脈。

你是什麼時候感覺你的集體,開始出現虛弱的感覺呢?

蕭煜輕輕的放開了男子的手腕,略微沉思了一平問道。

剛剛把脈,蕭煜發現這個年輕男人的身體果然沒有任何病症,但是他的身體非常虛弱不說,而且身體元陽之氣被掏空,使得他的身體呈現腎陰虛的狀態。

通過他的身體狀況和他身上臉上的鬼氣,蕭煜的心裡也隱隱有了答案,他應該是被鬼物上身後身體才會變成這樣,而且這鬼還是個女鬼。

但是蕭煜心中也同時升起了另外一個疑問,這名男子如果是因為被鬼物附身,才會如此虛弱的話,那他正常的時候,以他如此年輕旺盛的氣血怎麼會被鬼物附身呢?所以蕭煜才要詳細了解事情的整個過程。

「有一個多月了吧!大概一個月前,我突然感覺身體乏力嗜睡,雖然嗜睡但是身體狀況卻每況愈下!而且在這樣的天氣,不熱也大量出汗,出完汗后就覺得身體一陣空虛1

這名男子嘆了口氣說道。

「起初我也沒怎麼在意,但是時間越長我的身體越差,我原先一百五十多斤,但是你看現在,只有一百一十多斤,無奈之下我就去醫院做了一個全面檢查,卻沒有檢查出任何問題,醫院說我就是身體虛弱,讓我去中醫科,找中醫開些補藥調理調理,我到現在中醫看了也不少,但是總是第一天有點效果,以後就有沒什麼效果了……」

聽著年輕男子的講述,蕭煜點了點頭,問道:「你在得病以前,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情沒有呢?」

「奇怪的事情?沒有把,我都是白天工作,晚上回家,沒有遇見什麼奇怪的事情啊1

這個年輕的男子聽了蕭煜的話,疑惑的看著蕭煜,雖然心中疑惑蕭煜為什麼會這麼問,但是還是回答道。

現在這病把他折磨的夠嗆,他每換一個中醫診所,都是把把脈后說他身體虛弱,給他開點補藥讓他補補身體,要注意節制。

但是回去吃后,吃這些葯就第一天有點效果,以後就沒什麼效果了,像蕭煜問這麼奇怪的問題的,還是第一個,所以,儘管心中疑惑但還是老實的答道。

「你在得這個病以前,得過什麼別的大病,或神經衰弱一類的病嗎?」

蕭煜聽到男子的話,也漸漸的皺起了眉頭問道。

「沒有啊!我的身體一直非常強壯,甚至連感冒發燒一類的小病都沒有怎麼得過1

聽到蕭煜的問話,這名年輕男子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聽到男子的話,蕭煜現在心中也非常疑惑,一般人被鬼物纏身都會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且還會是身體弱或精神上的問題才會被鬼魂纏上,聽這名男子的話,他應該是屬於身體素質比較好的一類人,身體素質好證明氣血比一般人還旺盛,按道理要是他沒得過大病更不應該被鬼物纏上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