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八十章 冥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冥婚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到底是誰強行用這紅線將一人一鬼聯繫起來,人鬼殊途,這樣會害了人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人做法害人?張宇陷入沉思之中,但眼前這女鬼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被人派來的,她幾乎沒有怨氣。

「我只想最後和國強待一晚上,求求你了。」任雲哀求的說道,她能感覺魂體快要消散了。

就在這時,氣喘吁吁的文國強闖了進來,他本身身體就虛弱,經過劇烈運動后,臉色更加蒼白,他手裡提著打包的水餃喘著粗氣說道:「呼呼,水餃我已經打包來了,云云,趁熱快吃吧。」

「不了,謝謝你國強,我恐怕以後不能跟你在一起了。」任雲面帶歉意的說道。

「什麼到底怎麼回事?張醫生,我女朋友她到底怎麼了?」文國強聞言如同霹靂,他轉過頭抓住張宇的手臂大聲問道。

「其實沒什麼,她和你開個玩笑,她沒事的。」張宇笑著說道,他決定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既然要查個水落石出,那眼前這個女鬼就不能消散,醫人很正常,醫鬼呢?

人需要大量陽氣就能救活,那麼如果將陰氣團返回鬼魂身體中呢?他突然眼睛一亮,心中有了辦法。

「什麼?你說什麼?」文國強聞言不解的問道,任雲更是渾身一震,她也不想那麼快消散,她隱約猜到張宇要幹什麼了。

「你先出去一下,我給你女朋友治療,記著別偷看1張宇拍了拍文國強的肩膀說道。

「那那好吧。」看了看虛弱的女友,文國強嘆了口氣拖著步子走了出去,還帶上門。

「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但人鬼殊途,你們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會想辦法斬斷你們這條紅線,不然文國強會死的。」張宇說道。

「我明白1任雲點了點頭。

見任雲答應,張宇鬆了口氣,他讓任雲放鬆戒備,躺在床上閉上眼睛。

緊接著他注意眉心處,在意念下,一小團陰氣團被剝離出來,順著經絡到達張宇的指尖。

「咄1張宇舌尖春雷乍現,一團無形氣浪,彷彿一團迅速擴散的星雲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回蕩,更無視牆壁高虜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任雲震驚的看著張宇身上出現的這詭異的一幕,雖然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是怎麼回事,但是從張宇身上傳來的淡淡的威壓,讓她喘不過氣來。

幸好張宇克制,聲音只在屋子裡響起。他深呼吸一口氣,緩緩地伸出手臂,將指尖輕輕伸出。

任雲震驚的發現張宇指尖閃爍著柔和的光芒,彷彿無比可口的美食,讓她情不自禁的想撲上去吞掉。

看到她貪婪的表情,張宇微微一笑,他知道陰氣團對鬼魂是大補之物,手指伸前,他手指光團接觸到任雲的眉心。

任雲瞬間全身突然綻放出朦朦的白光,此時的女鬼那裡還有一點鬼魂的樣子,全身釋放白光的她此時就如同一個聖潔的天使。

陰氣團瞬間消失在她眉心,而她身上的光芒是一閃即逝,恢復成原先的模樣。

深呼吸一口氣,失去小團陰氣團,張宇感覺眉心缺了什麼。

任雲原本身上不斷消散的陰氣卻漸漸收攏,一團黑霧在她身體里翻湧扭曲,她身體快速的清晰起來,在普通人看來她的氣色大好。

「謝謝,真是太謝謝你了1任雲比起剛才奄奄一息的模樣好多了,她笑盈盈的對張宇說道。

「我可以幫你過了今天晚上,但是你明天晚上必須來找我,我送你去輪迴!幸好你遇到的是我,如果遇到其他修道者,你肯定會神形俱滅的。」張宇盯著任雲緩緩的說道。

張宇一直想不通這隻女鬼為什麼沒有去陰間,難道是因為這條姻緣線嗎?至於為什麼人鬼之間會產生了一條姻緣線,這件事情是他要去尋找的原因。

「是,天師大人,我記住了1

處於興奮中的女鬼,聽到了張宇的話,頓時猶如一盆涼水澆在身上,瞬時,情緒低落了起來,她看著張宇說道。

「恩,能告訴我你家在哪裡嗎?」突然張宇想起什麼問道。

「我家?在城南三里灣小區。」任雲愣了愣,隨即說道。

張宇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給文國強交代了幾句,緊接著離開了這裡。

一夜匆匆忙忙的過去,大清早張宇就急匆匆的打了個出租,向城南三里灣小區行駛而去。

「請問這裡是任雲的家嗎?」下了車后,看到密密麻麻的舊城區,張宇嘆了口氣,只好用最笨的方法,挨著打聽任雲的家。

問了幾個人后,終於有個老頭斜著眼睛上下打量張宇,然後說道:「你找任雲幹什麼?」

「我是她以前的同學,聽說她在這裡住,就來問問。」張宇笑著說道。

「唉,你來完了,那孩子三個月前就去了,為了就一個落水小孩,可憐的人啊,她父母哭的那個傷心埃」那老頭搖著頭嘆息說道。

「什麼!任雲死了,他們家在那裡,我想去上一炷香。」張宇假裝驚訝,緊接著用沉痛的語氣說道。

「往前走三百米,看到一個岔口向右,進去就是他們家了,造孽啊1那老頭指點完方向後轉身搖著頭嘆息的離開。

張宇跟著老頭的指點,找到任雲家,只見她家大門緊閉,張宇猶豫片刻,舉起手敲響大門。

「咚咚咚1張宇敲了幾下,就在他以為家裡沒人時,突然響起聲音。

「誰啊?」

「我是任雲的同學」張宇大聲說道。

「哦,任雲的同學啊,請進請進。」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緊接著門打開了,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門口,他兩鬢斑白,雙眼透著疲憊。

「你是任雲什麼時候的同學?為什麼我沒見過你呢?」那中年男人問道,很明顯他就是任雲的父親。

「我是十三高中時的同學,三年前我還來過這裡,當時您還煮了最拿手的醬峙宇說道,他這句話有真有假,真的是他從任雲口中得知,他父親最擅長的就是醬豬蹄。假的是誰記得三年前他來過。

「好像有點映像,可惜啊,任雲她三個月前走了」任雲的父親完全相信張宇的話,他提起任雲的時候不由老淚縱橫。

「她的事情我聽說過了,為了救落水兒童,她也是我們的驕傲。」張宇嘆息的說道,也是因為任雲救人,他才放過她一馬的。

老頭十分健談,可任雲的母親情緒很低落,坐著房間里不出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一時半會沒人能承受失去親人的痛苦,張宇也是很理解。

張宇和他們聊了一會兒后,他來到客廳,抬眼就看到桌子上供奉著任雲的相片。

相片上幾乎和張宇看到的女鬼一模一樣,一個略微青澀的小姑娘模樣。

張宇嘆了口氣,他給任雲的相片上了三炷香。令他意外的是,他在相片前居然看到一個紅色的紙片,上面密密麻麻記錄著生辰八字。

「這是什麼?」張宇指著那紅色的紙片問道。

「唉,我們害怕女兒在下面會寂寞,所以就想辦法給她找個對象」老頭嘆了口氣說道。

張宇皺了皺眉頭,他突然想到一個詞語,冥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