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八十一章 婚媒一個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 婚媒一個紅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提起冥婚,有些人腦袋裡會想到某些奇怪的風俗習慣。

確實如果,張宇也了解過冥婚的情況。很多地方的冥婚,只是為死了的人找配偶。

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後,未等迎娶過門就因故雙亡。那時,老人們認為,如果不替他們完婚,他們的鬼魂就會作怪,使家宅不安。

因此,一定要舉行一個冥婚儀式,最後將他們埋在一起,成為夫妻,併骨合葬。也免得男、女兩家的塋地里出現孤墳。

後來冥婚模式發生變化,如果誰家沒有結婚的女孩死掉后,就通過冥婚的方式給她找個夫家,免得死後做個無家的孤魂野鬼。

任雲家裡人的重男輕女思想也特別嚴重,張宇通過了解才知道,任雲的家裡人認為女兒不是自己家人,死後也不能入自己家的祖墳。

但是又怕任雲在陰間,沒有人照顧受欺負,所有都會給她找個夫家,到了陰間就可以進入她的夫家,這樣就不會被欺負。

至於夫家,又分為幾種,第一,是男女雙方都已經死掉,而且都沒結過婚,那就由兩家的家長,給兩人舉行個簡單的儀式,然後把兩人合葬。

第二,就是女孩子死後,因為沒有合適的已經死掉的男孩子,但是又怕女孩孤單,所以就會弄一個紅包,裡邊寫上女孩的生辰八字,再裝上錢扔到街上,如果一個未婚男子撿到后,在上邊簽上名字,就代表收了聘禮后,同意了這段婚事。

男方收了聘禮同意了這門婚事後,也不過是讓這個女鬼進入陰間后,有個住處,必須等待著男孩死後,兩人才能在生活在一起。

第三,和第二種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第二種是自願形式,而第三種是半強迫形式。如果那個未婚男子撿到那聘禮后,就會看到鬼魂,如果他將女鬼領進自己的家門,那麼就代表男的同意這一樁婚事。

問題就來了,現在華夏男多女少,如果遇到一個女生貼心的跟著自己,多半會帶回家的。

文國強顯然是屬於第三種情況,他根本不知道任雲是女鬼,開始只是可憐任雲才將她帶回家,那知道一帶回家,婚姻契約形成,他們就會被紅線捆住手腳,自然的認為對方是自己一生的伴侶。

「唉,也不知道女兒現在怎麼樣了,找到夫家沒有?」老頭嘆了口氣說道。

張宇強忍住將事實告訴他的衝動,難道說你女兒現在變成女鬼成為別人的老婆,然後將人陽氣吸乾淨?

對於這種冥婚,確實有解決的辦法,只要將兩人的形成冥婚的那張紙消除燒掉就行了。

張宇決定回去找文國強,看他在三個月前是否撿到過紅包。

和任雲的老爸聊了一會兒后,張宇就離開了,直奔文國強的家裡,敲開門看到文國強一臉喜色,抓住張宇的手一陣感謝。

「謝謝張醫生,想不到你醫術那麼高明,我女朋友都已經好了。」文國強激動的說道。

「她人呢?」張宇左右望了望說道。

「她上班去了,我本來讓她在家裡休息,可她非要去上班,唉1文國強嘆了口氣說道,張宇當然知道那只是任雲的託詞。

「對了,我想問問你,你三個月前就是遇到你女朋友之前,有沒有撿到過什麼紅包,裡面還裝有錢?」聊了幾句后,張宇突然問道。

「三個月前?紅包?」文國強被張宇的問話問懵了,見張宇很鄭重地模樣,他抓了抓腦袋想了想。

「你還別說,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你等等,我去找找。」說著文國強站起身來走向裡屋,不一會兒后,他又急匆匆的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個紅包。

「那天晚上我去借書,回來的時候就發現這紅包鼓鼓的,撿起來打開一看,發現裡面裝著幾百塊錢,我還以為是誰掉落的,還在原地等了半個多小時,結果沒有人來。」文國強翻出紅包說道,果然能看到裡面塞了幾張軟妹幣。

「對了,你怎麼知道這個紅包的?」文國強突然想起什麼好奇的問道。

「猜得,紅包給我看看。」張宇說道,文國強連忙遞了過去。

張宇將紅包打開,抽出那幾張錢看了看,沒有發現奇怪的地方,他將錢放在一旁,又翻了翻那紅包。不出意外,果然能看到紅包里有夾層。

「夾層里還有字跡」文國強在旁邊說道,難不成是失主的信息?

這時候張宇小心翼翼地拆開那夾層,從裡面掏出一張紅紙片,和任雲相片前的一模一樣,上面寫著任雲的生辰八字。

「這這是什麼?」文國強看到紙片上密密麻麻的字跡,不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是姻緣箔。」張宇低聲說道。

「這這難道是冥婚用的姻緣箔?」文國強閱覽群書,冥婚方面的事情也了解過,可算是博學多才,想不到他也認識。

「你怎麼知道的?」

「我以前因為好奇看過這方面的書籍,難道我已經」他彷彿想到什麼,雙眼露出複雜的神色說道。

張宇嘆了口氣,這就是學霸的好處,幾乎什麼都知道。

「你現在已經結婚。」張宇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本想拿回這張姻緣箔燒掉,將任雲送回輪迴,想不到文國強居然知道這件事了。

「你是說,任雲我的女朋友是鬼?」文國強聲音顫抖的說道。

「這個我沒騙你,相信魏成民將我的本事告訴給你聽過。」張宇嘆了口氣說道。

「這這怎麼可能!任雲居然是鬼!1文國強確實聽魏成民說過,結合任雲相處幾個月來的表現,以他的智商不難猜出任雲的身份。

張宇這時候腦海中響起系統提示聲:「提醒宿主,收到滴滴訂單!難度等級:e級!地點:文國強屋裡!距離:3米1

張宇猛然抬起頭,雙眼眸子閃動,陰陽眼切換完畢!

只見這牆壁角落裡,任雲幽幽的站在那裡,滿臉悲哀痴痴地看著文國強的背影。

「怎麼可能,我才不相信她是鬼,就算她是鬼又怎麼樣,我就是喜歡她。」這時候文國強咆哮起來,他滿臉通紅的盯著張宇。

「人鬼殊途,這是自古就不變的真理,如果強行在一起,終會害人害已。難道你沒發現這幾個月你的身體差多了嗎?你如果和她在一起,最多一個月,你就會油盡燈枯而死。」張宇搖著頭說道。

「我不管,我要和云云在一起,就算死也要在一起。」文國強大聲喊道。

「唉,你太激動了,對身體不好,休息一會兒吧,這件事情很快就過去了。」張宇嘆息的說道。只見銀光一閃,張宇手起針落,激動的文國強被靈蛇針扎中脖子,他慢慢閉上眼睛軟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