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八十二章 最終的幸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最終的幸運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求大師讓我輪迴吧,我再也不想看到國強身體衰弱下去了。」見文國強昏了過去,任雲幽幽的飄過來,撫摸著他蒼白瘦削的面容說道。

張宇點點頭,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鬼殊途一一不單單是一句空話。如果文國強再和任雲待在一起,別說一個月,最多一周他就會昏迷不醒。

這也是為什麼,一般奇門修行人士,看到鬼一般都會收了,即使它們可能沒害人的心,可鬼魂身體中的極陰能量,經常無意中把人給害死。

「你還有什麼心愿未了嗎?」張宇目光複雜的看著任雲問道。

「我已經沒有任何心愿了,只求大師能斬斷姻緣線」任雲看著文國強滿臉淚水說道。

「不想再看看家裡人?」張宇好心的問道。

「這輩子沒辦法侍奉二老,但願下輩子有機會做他們的兒女。」任雲看了看家的方向,眼中充滿不舍的說道。

「你救人而喪生,福報巨大,你的願望或許會滿足的。」張宇站起來說道。

「謝謝大師1任雲點頭恭敬的說道。

「好吧,那麼我現在就送你去輪迴。」張宇說道,通常送鬼魂輪迴他都是用法器直接滅殺,眼前這個要特殊點,還好天師秘典有專門送心愿已了的鬼魂輪迴的辦法。

張宇緩緩的拿起那張姻緣箔,手微微一晃,那張姻緣箔立馬燃燒起來。

燒掉姻緣箔,就如同斬斷一人一鬼之間的姻緣線。

當然光燒掉還不行,還必須要天師秘典的秘術,只見張宇手中掐了一個複雜的手印,緊接著嘴裡念念有詞。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1

剛念完疾的瞬間,張宇手印光芒大作,他對著任雲一指,一道光芒打在她身上,只見她渾身冒出白光。

這時候那條捆綁在腳腕上,在空中漂浮的姻緣線清晰可見。

任雲雙眼複雜的看著姻緣線,她知道如果切斷這姻緣線,她和文國強兩人這輩子就再無緣分。緣分有時候天註定,現在卻無可奈何。

「斬斷情緣,往生未來!斷1張宇並沒有停止下來,他揮舞這桃木劍,斬向了兩入之間的姻緣線,一抹烏光一閃而逝。

這條姻緣線在被斬斷的瞬間,整條紅線『轟』的一下,變成了點點紅光,隨即消失不見,任雲突然感覺心頭一陣輕鬆。

回頭望向文國強瘦削的面孔時,再也沒有那種牽腸掛肚的感覺,她茫然的看著文國強,不知所措。

「心愿已了,還不輪迴?」張宇一臉茫然的任雲,不由大喝道。

「謝謝大師成全。」任雲渾身打個激靈,一下子就恢復清明,她連忙拱手彎腰說道。

突然從天花板投射出一道寬闊的光芒,照在任雲身上,她這時如同一個聖潔的天使,表情安詳而美麗。

任雲回身看了一眼文國強,想伸手去摸他的臉,但是她的手猶如空氣一般,穿過他的臉從另一邊出現。

任雲輕輕嘆息了一聲,閉上雙目,她心中彷彿已經沒有了對文國強的牽挂。

如同電視里那些絢爛的特效,任雲從腳掌開始化成點點白光,慢慢消失在輪迴之光之中。

「如果有來世,我希望再次遇到你。」就在任雲嘴唇快要消失瞬間,她突然說道。

「此生無悔與卿情,但願來世與卿舞1

隨著話音消失,任雲以及輪迴之光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房間里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張宇默默的念著那句話,唏噓不已。

「哎」一聲嘆息道盡無數遺憾。

「叮咚,任務完成」

聽到系統提示音,張宇也沒心情去看獎勵,他見文國強躺在地上眼睛緊閉,上前將他脖子上的靈蛇針拔掉,然後揉了揉他的人中穴。

「啊!頭好痛。」文國強慢慢睜開眼睛,他揉了揉太陽穴艱難的坐起來。

「張醫生,你怎麼在這裡?」文國強茫然的看著張宇說道,他已經記不清楚剛才發生的事情了。

「你說你身體不舒服,專門打電話讓我過來的,我過來后發現你暈了過去,你好點沒有?」張宇問道。

「我就是頭暈,對了,你看到」文國強剛想說出什麼名字,可他突然感覺腦袋裡一片空白,彷彿有什麼心愛的東西丟失一樣。

「看到什麼?」張宇臉色一緊問道。

「沒什麼,我突然感覺以前這裡住著兩個人?看來只是夢。」文國強臉色蒼白的笑著說道。

「你躺倒沙發上我給你再檢查檢查。」張宇知道他氣血嚴重不足,需要長時間的修養才能恢復過來。

「好埃」文國強點點頭,任由張宇將他扶著坐上沙發。

張宇給他檢查一下后,猶豫片刻,試探的問了一句:「對了,魏成民說你有女朋友,怎麼沒看到她來照顧你啊?」

「女朋友?」聽到張宇說這三個字,文國強露出疑惑的神色,他想了想說道:「我那裡來的女朋友,我給我老爸說過,沒有考上研究生前我是不會找女朋友的。」

「哦,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對了,我給你看了幾幅葯,你吃完后就會好,平時注意休息,別太勞累了。」張宇叮囑許多,這才慢慢離開文國強的寢室。

「張醫生多謝你了,對了,上次還沒付給你診金呢,多少錢?」文國強掏著錢包說道。

「不用了,我們都是年輕人,我就幫忙開個單子而已,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張宇婉拒了文國強的診金,轉身離開。

在路上,張宇皺了皺眉頭,或許自己強行斬斷他和任雲之間的姻緣線,使得他忘記了關於任雲的一切!

這樣也不錯,自古多情空餘恨,張宇沉重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

在門口,文國強望著張宇的背影,突然感覺腦袋一陣疼痛,他感到似乎忘掉了什麼東西?

到底什麼東西呢?他轉身走進室,躺在床上,總感覺心中有個倩影在晃動。

「原來是這樣,唉,文哥也夠慘的。」魏成民聽完張宇把整件事情講了一遍后,唏噓的說道。

「人鬼殊途,他們兩個在一起肯定會讓其中一方受傷的,與其這樣,長痛不如短痛。」張宇無奈的說道。

「對了,張哥,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再次相見?」突然魏成民好奇的問道。

「這說不清楚,這個世界上太多奧秘了,或許吧這件事情別和文國強說,他最近還在複習考試。」張宇搖了搖頭說道。

「放心吧,我嘴嚴的很。」魏成民笑著說道。

結果自稱嘴嚴的很的魏成民去慶祝文國強康復時,喝太多將這件事情說出來。

「我告訴你,事情就這樣,哈哈哈。」

「原來是這樣」文國強聽完后靜靜的坐了一夜,第二天也沒看出什麼異狀,他努力學習很快考上了研究生,出國留學。

他想忘掉這一切,在國外幾年裡,他變得更加成熟穩重,可讓他父母操心的是,他一直沒有談起結婚的事情,每次介紹對象他都用各種理由推卻了。

雖然他想忘掉,可記憶潮水噴涌,他居然將所有事情都記起來了,他工作後到處旅遊,期望找到那熟悉的甜美笑容。

偶爾有一次他去歐洲旅遊,不知道為什麼,等了半天導遊都還沒到,旅客們都發火了。

就在這時,記憶中熟悉的聲音響起:「大家不要生氣了,導遊突發疾病不能過來,我替她給大家道歉,這次導遊由我來帶領大家遊覽各地的風景區。」

文國強突然愣住了,他僵硬的轉過臉去,卻見不遠處那熟悉身影和甜美的笑容出現在眼帘,他眼淚不自覺的向下掉落,死去的心再次活泛起來。

「先生,你不舒服嗎?要不要看醫生?」那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謝謝,不用了。」文國強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對了,能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嗎?」

「我叫任雲,是帝都人。」

「我叫文國強,也是帝都人。」

「真的嗎?那太好了,你是留學生嗎?你也是來打工的,能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幸運埃」那女孩欣喜的說道。

「對我來說,這才是真正的幸運」文國強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