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八十九章 後起之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後起之秀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嘶」吳昌抽了口冷氣,,至少要看半個月,他當時想年輕人看的快一點,十天都差不多了。

那知道張宇一下午就看完了,他皺了皺眉頭,很嚴肅的對張宇說道:「看書就是為了解惑,囫圇吞棗是沒有效果的。」

他還以為張宇太年輕了,看書如同走馬觀花,瀏覽過去的。

「我真的都看完了,不相信你提問。」張宇知道吳昌誤會他了,不由得說道。

聽到張宇的辯解,吳昌暗嘆了口氣,心想現在年輕人就是著急,殊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哦,那好,那我問問你《陳公雜病錄》里第三章關於心臟病的案例是怎麼解決的?」為了讓張宇認識到錯誤,吳昌拿起《陳公雜病錄》隨意翻了一篇說道。

「這個案例陳公用了三種辦法」見吳昌要考自己,張宇也不慌張,他侃侃而談。

從開始的不在意,到後來的震驚,吳昌都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張宇超強的記憶能力,不管他拿桌子的任何一本書,翻到任何一頁,張宇總能將書上的內容背出來。

記憶力超強的人大有人在,吳昌見多識廣也不覺為奇,可張宇不僅能將內容背出來,還能將自己理解的想法說出來,並且能提出疑問,吳昌完全震驚了。

吳昌終於知道為什麼霍老要收張宇為徒,光靠這恐怖的記憶力和理解能力,張宇在中醫這一行註定了成為一顆耀眼的明星,說不定中醫因此再次成為國人治療方式的主流。

為什麼中醫那麼難推廣?

是因為太多東西需要記憶!賺錢少!

為什麼西醫那麼多人能學?

那是因為西醫就一套公式,賺錢多!

一個合格的中醫不僅要長時間的記住各種中藥材的炮製,藥效,還要知道用量。兩個相同病症的病人可能會出現兩個不同的藥單,而且中醫也喜歡預防疾病,治病於萌芽狀態。

扁鵲見蔡桓公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大凡真正牛逼的醫生,治病看人特別准,一副中藥療程就能治療好玻

西醫則不然,它簡單,簡單到是個人都能學。西醫是一套公式,只要看到病症直接往上套就行了,同一病症開的葯絕對一模一樣。

西醫喜歡一刀切,那裡不舒服,切!

那裡有腫瘤,切!

而且西醫還喜歡給人開一輩子的葯,比如糖尿病,既然治不好為什麼還要別人吃藥,葯吃多了副作用肯定大,肝臟破壞了到底算誰的。

一個記憶力和理解能力超群的學生絕對是所有老國醫的最愛,吳昌這也明白為什麼王老和徐老搶著要教張宇了,名師好找,可能繼承衣缽的徒弟真的很難找。

想到這裡,吳昌不由有種找到寶藏的感覺,眼前的張宇就如同一顆蒙塵的明珠,只要輕輕擦拭,就能光華萬丈。

「我以前不知道你的情況,現在學習計劃可能要變一下了。」吳昌將手中的書本放在桌子上說道。他還記得大師兄袁能家裡還有一些珍藏的書籍,想他身體問題后,那麼多年沒有踏入醫界,張宇的情況肯定能讓他興奮的。

想到這裡,吳昌也激動起來,他站起繞著書房走了幾圈,緊接著說道:「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啊?好的。」張宇詫異的看著吳昌小跑跑出房間,很快駕駛著車子離開小區。

「到底發生了什麼?」張宇聳了聳肩,他在書房裡看了看,挑了幾本感興趣的醫書坐在書桌上看了起來。

吳昌很快駕車來到袁能家,想起大師兄袁能,吳昌嘆了口氣。

袁能與張宇不同,袁能是努力的天才,他雖然天資並不聰明,可是他特別努力,別人在玩耍的時候,他在學習,別人在泡妞的時候,他在學習,別人在拼夜店唱歌的時候,他還在挑燈苦讀。

短短几年時間,他就將霍老的本事學的七七八八,也是天資問題,他無法學懂太乙九針,這是他這輩子的遺憾。

天有不測風雲,可有一次上山採藥的時候,他不小心被毒蛇咬了,在霍老的施救下雖然撿回一條命,可是腿卻瘸了。

袁能那時候正好是壯年,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頹廢不已,一天到晚關在家裡不出門。

直到霍老突發心臟病死掉后,他揚言再也不談醫,每天只是坐在附近流水潭旁釣魚。

他家離帝都有點遠,只有在每年休息的時候,吳昌才會找他喝茶聊天

「秀嫂,他現在還在流水潭那裡釣魚?」吳昌見到他老婆秀嫂不由的問道。

「是啊,你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每天除了釣魚還是釣魚。」秀嫂苦笑的說道。

吳昌知道大師兄的情況,知道他好面子,可是他腿已經萎縮很多,即便是找國外著名的醫生做手術也沒有用,只能苟延殘喘的活著。

想到這裡吳昌痛心不已,他沉默片刻對袁飛說道:「我有事情要見他。」

「可他說過不見外人的。」秀嫂表情難看的說道。

「我是外人嗎?哼,我自己去見他。」吳昌一下子生氣了,他大聲說道。

「好好,走,我帶你去見他。」秀嫂也知道他師弟的脾氣,一咬牙,一跺腳的說道。

兩人很快來到一汪碧綠的潭水前,老遠就看到袁能坐在那裡。

幽靜!僅僅有流水潺潺的聲音。

「你們先聊,我先去給你們做飯1秀嫂嘆了口氣離開了!

吳昌搖了搖頭,他向潭水邊走去。

「大師兄我來了。」看到一個坐在潭水邊,拿著魚竿釣魚的男人身後,吳昌恭敬的說道。

如果仔細看,能看出那男人雙腿萎縮捲縮在一起。他早就走不動了,每天來潭水邊都是由秀嫂推著過來的。

「你來有什麼事情嗎?」袁能嘆了口氣說道,自從霍老死後,他最親的人除了家人,就只有自己那兩個師弟了。

即便是不想見所有人,他也不能不見吳昌,畢竟那麼多年師兄弟感情還是有的。

「大師兄,我們的小師弟現在在我的別墅里。」吳昌說道。

「小師弟?難道是羅風回來了?」袁能轉過頭,看了吳昌一眼說道。他表情雖然平靜,可眼睛中透著激動的神色,可見兩人的關係不一般。

「不是。」吳昌搖了搖頭。

「難道是你上次說的那個張宇?」袁能皺著眉頭看著吳昌,突然想到什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