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九十二章 極難的筆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極難的筆試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這只是一個小風波,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了節約時間,這次考核比賽沒有任何的形式主義,張宇跟隨著眾人來到考室后,發現會議室的桌椅都撤了,擺上專門考試的單人座桌椅,這讓張宇有種高考的緊張感。

讓張宇意外的是,來考試的人很多都已經步入中年,更有白髮蒼蒼的老者,年輕人沒幾個,張宇在這個考室中是最年輕的。

這沒辦法,執業資格證倒是可以隨便考,遲幾年都行,可是能通過特醫考核第一關,那是多麼大的榮耀,只要通過第一關,出來后就會有大把名牌醫院搶著要。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很多人一輩子就為一個利字,可惜千軍擠過獨木橋,這激烈程度堪比高考,肯定有很多人落馬的。

還好特醫考試沒有限制年齡,很多人都白髮蒼蒼都願意托關係來試試,萬一考中就發達了。

走進考室,很多考生都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張宇幾眼,心想這人怎麼那麼年輕,肯定是走後門來的,想到這裡他們看張宇的眼神不由多了一絲鄙視。

莫名其妙被人鄙視的張宇根本沒感覺,他坐在座位上,只見位置上已經擺好了筆紙。

很快就有幾個年紀比較大的監考老師走進來,他們開始檢查每個人都准考證,當其中一個中年人檢查到張宇的准考證時,看著准考證上寫的年齡,不由皺了皺眉頭。

張宇,今年22歲,有沒搞錯,他22歲的時候還在學校里追女生呢!

要知道能進入這裡考試的考生,至少要通過三個知名醫生推薦才能進來,既然有準考證,而且准考證信息和人對的上,他也沒說什麼。

輕輕的放下證件繼續檢查下一個人的准考證。

這次考核的手段,依然沒有什麼太大的特殊,首先進行的是筆試。當幾個中年人將試捲髮下來時,手腳快的拿起卷子看了看題目,不由倒抽了口冷氣。

一時之間,四周響起嗡嗡的說話聲。

「保持考場安靜,如果再說話就按照作弊處理。」監考老師一發話,周圍人立即閉嘴。

張宇拿起來迅速的瞟了一眼,雖然試題並不多,但是上邊的東西,張宇卻是暗暗驚嘆。

醫學基礎?根本沒有,考的都是關於特殊病症的中醫辯證,更多的是《靈樞》《素問》乃至《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等古代醫學理論。

看到這些的時候,張宇暗自慶幸,如果他沒有這十天的突擊複習,估計也只有名落孫山。

卷子上的特殊病症的中醫辯證,對來他說,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有了霍老和徐老的經驗,在加上這幾年的臨床耳濡目染,倒是也沒有什麼太難的東西。

最難的還是這些古代醫學理論知識,先別說他們是如此的枯澀難懂,就連自認古文功底不錯的張宇同學,當時也看得是頭暈眼花。

還好他記憶力恐怖,吳昌也給他分析過大部分古代醫療理論的理念,再加上有些事後來的編注版本,他還算是有些了解。

微微轉頭,愁眉苦臉的咬筆杆子的人不在少數,畢竟大多數人都是求財,哪有心思研究學問,光是筆試一項就能淘汰很多人。

張宇迅速的將簡單的題目做完,剩下論述中醫基礎的題目讓他皺了皺眉頭,看得這個題,張宇是無奈地輕嘆了口氣,微微思考片刻,開始下筆。

他心中這個題目的答案與普通人有些不同,很多人喜歡用中醫用的神與形來回答。

張宇還記得霍老的記憶片刻里,有關於陰陽方面知識,他結合天師秘典,打算用陰陽來替代中醫用的神與形。

人體為***神為陽,陰體如果生病,同樣會反應在陽體之上,那麼反過來,要治療陰體上的病症,可以從精神上入手。

陰陽相生,生生不息,不能用單純的切割病灶。如果沒有解決陰體對應陽體上的疾病,就算切割病灶后,依然會複發,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割了腫瘤還會複發的原因。

西醫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疾病,只能在癥狀上控制疾病,給人表象,快!

這當然符合現代人的心理,可惜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最終害人害己。

洋洋數百字下來,張宇最終得出結論:外避邪氣以養陰、內養真氣以充陽!

寫完這道題后,張宇繼續看下一道題,關於針灸的,何謂子午流注針法?

子午流注針法十二經脈氣血運行狀態,根據不同的時間變化而有相應盛衰變化。子午,即時間變化。

流注,即十二經脈氣血運行的過程,以及在十二經脈的井、滎、輸、經、合等特定腧穴上所呈現的氣血盛衰情況,由於年、月、曰、時等時間的變化而相應地有所不同,根據這個原理,按時選穴進行治療,即為子午流注針法。

緊接著張宇又加上自己對針灸的理解,說起針灸方面,霍老的靈蛇針理論理解深刻,這讓張宇很快將這道題答完。

題目上所有都是標準答案,區別在於張宇添加了個人的理解和想法。將試卷檢查幾遍后,他決定交卷了。

「老師」張宇站起身來喊道。

「你要上廁所?李老師你跟著他一下。」當頭的黃庭國瞟了張宇一眼說道。

「不是,我要交卷1

「啥,你要交卷?」黃庭國古怪的看著張宇,他抬頭看了看牆上掛著時鐘,要知道這才過了兩個小時,這小子太年輕了,難道是看不懂,隨便答一些,便算敷衍了事?

「哦?你要交卷?年輕人不要太急躁,多檢查檢查。」黃庭國好心的勸道。

「不用了,我已經檢查過很多遍了」張宇微笑著說道。

「那行,你把卷子給我,你可以離開了。」黃庭國心中暗暗嘆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啊!他接過張宇的試卷,大致瀏覽一下,所有題目都寫滿了字。

他好奇心大起,不由認真看起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所有答案都是標準答案,而且很多題目都寫了自己的見解,這些見解都合情合理。

黃庭國一下子激動了,拿卷子的手都在抖,這上面的題有多難他是知道的,就算他來做,也不可能得滿分。

這裡居然出了個滿分的試卷,上面見解老道,眼光獨特,如同行醫多年的老醫生,要不是看張宇才22歲,他以為是那個大國醫寫的呢,黃庭國目光複雜的看了看張宇背影消失。

他突然之間,終於明白什麼叫: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話。

此子,天縱之才!

「怎麼回事?」旁邊的李老師和黃庭國是同事,從來沒見過他那麼激動,不由走過來問道。

「沒什麼,你看看吧1說著黃庭國平靜的將試卷遞給李老師。

「看什麼看,還不快答題」聽到竊竊私語的聲音,黃庭國大聲吼道。

沙沙!考試里有響起筆尖在紙面劃過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