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二百九十五章 特醫考核的黑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特醫考核的黑幕?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當張宇走到考場大門口,在監考老師驗證准考證時,突然聽到裡面傳出熟悉的聲音。

「這世界上卑鄙的人不少,我在考場上就遇到一個,他的名字叫張宇。」陳常生大聲說道,這時候幾個通過第二關的年輕人都已經抵達會常

這次能通過第二關的總共有7個人,6個人都已經抵達了,眼看時間還早,他們都在等候最後一個人出現。

「張宇?」楊峰聽到張宇的名字,腦袋裡立即浮現那年輕,自信的面容,如果眼前的陳常生帶給他的是厭惡的話,那張宇帶給他的是深深的威脅。

「對,就是他,你們不知道吧,半年前他才是個醫仁堂的實習生,醫學院都還沒有畢業,半年後居然來參加特醫考核。」見周圍人都在留心聽他說話,他不由得意萬分的說道。

「哦?真的嗎?」這些人一聽不由大吃一驚,如果說不是黑幕的話,那麼就只能說這人天資聰慧了,可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半年時間進步的那麼快。

那剩下的就只能解釋,背後有黑幕了。

「哼,你們看吧,就算是有黑幕又如何,就憑他那點本事,難不成還能通過前兩次考試?」陳常生冷冷的嘲諷道。

眾人也點點頭,畢竟中醫不是那麼好學的,即便有名師指路,第一次考試的試卷那麼難,沒有真實水平是無法通過的。唯獨楊峰皺了皺眉頭,隱約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就在陳常生一個抹黑張宇時,腳步聲再次響起。

應該是最後一個考生到了,他們都轉過身子,好奇的想看看來人到底是誰。

「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當張宇那自信微笑的面容出現在眾人眼前時,剛才還嬉笑異常的陳常生如同遇到鬼似的,面目驚恐的指著張宇顫抖著說道。

「當然是走進來的啊1張宇打趣的說道。

剛才還在諷刺張宇,轉頭就被打臉,而且這臉打的特別的准,眾人表情不由得怪異起來。楊峰微微的鬆了口氣,他這種人很孤傲,一旦認定的對手那麼一定要拼個輸贏。

「你你怎麼在這裡?不對,你肯定是作弊了,我要投訴,投訴1陳常生滿臉通紅的又跳又吼,這讓跟著進來的幾個監考老師皺了皺眉頭。

「你又要投訴什麼?」黃庭國不滿的問道。

「他怎麼可能參加第三場考試,肯定有黑幕,我要投訴他。」陳常生指著張宇大聲吼道,在他看來張宇根本不可能通過前兩次考試。

一定有黑幕,一定有黑幕!

陳常生自我催眠著,只要將這黑幕揪出來,張宇這輩子都完了。

「黑幕?」黃庭國皺了皺眉頭,他望了望張宇,又看了看氣急敗壞的陳常生,彷彿明白什麼。

「第一場試由本人親自監考,第二次試由郭老測試,是否會存在你說的黑幕?」黃庭國大怒道說道。

黃庭國是何許人物,郭老是何許人物,陳常生居然敢說這裡面有黑幕,這不是找死嗎?他臉瞬間變得慘白不已。

周圍幾個人更是像遇到瘟神一樣,瞬間離開陳常生幾步,生怕和他沾上什麼關係。

「哼,這個考生第二場是誰監考?」黃庭國冷哼一聲,轉頭對身後幾個監考老師說道。

「是顧元豐在監考。」一個監考老師猶豫片刻,站出來說道。

「顧元豐?」黃庭國皺了皺眉頭,他轉頭望向旁邊一面局促的中年男人,他就是顧元豐。他本來是威海河中醫研究所的主任醫師,他還有一個其他身份,他是陳常生師傅顧老的兒子。

顧元豐臉色變了變,他跳出來指著垂頭喪氣的陳常生罵道:「你這小子怎麼可能胡亂誣陷他人?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凡是都講究證據,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我們都會為你做主的。」

他這句話說的巧妙,聽聞這句話的陳常生渾身一顫,他沮喪的表情立即消失,他突然指著張宇說道:「這人半年前才是打雜的,我不相信他能夠順利通過特醫考核,請各位明察1

「哦?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證據?」這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門口響起。眾人回頭一看,不由心中一凜,連忙側身行禮。

張宇一看,門口一群白鬍子老頭走進來。

走前邊的是威海河中醫研究所的老院長郭長風郭老;其後是帝都大國醫常林;後邊是西南名醫陳興波、王一波,再後邊是帝都市醫院的知名級老專家唐無憂教授、蔣凌雲教授。跟在後面的是來自各地老專家們,比如吳昌,徐老,王老等人也在其中。

看的這個陣容,張宇心頭是暗暗驚嘆不已,這前邊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可是代表著現在中醫界最高成就,而後邊的兩位首都醫科大學兩位老教授,也是國內頂尖級的臨床醫學專家,代表著西醫方面某些權威。

郭老領著眾人在考場裡邊的長桌之後坐下,然後轉眼張望了一下下邊數位滿臉恭敬之色的後輩子弟們,滿意地點了點頭。

郭老轉向陳常生說道:「你說有黑幕,你能拿出證據來證明嗎?」

「當然,大家可以問問徐老,看是否張宇半年前還在他的醫仁堂里幫工。」陳常生冷冷地說道。

徐老想不到這人怎麼難纏,他剛想說話,卻被一個聲音橫插進來。

「沒錯,我確實半年前者醫仁堂幫工。」張宇淡淡的說道,他這句話如同炸雷,周圍的人立即議論紛紛。

「半年前還在幫工,半年後來參加特醫考核,開玩笑吧1旁邊一個監考老師不敢相信的說道。

「是啊,就算你是天才,半年內能幹什麼?一本書都看不完1另外一個監考老師說道,特醫考核本來就是在全國里選撥精英中的精英,可想其中的難度極大,沒人相信張宇能通過也是正常的。

「所以我懷疑張宇在作弊,或者說有人幫他作弊。」陳常生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說著他還用眼神瞟了瞟徐老。

「胡說八道,你說誰幫著作弊了?」徐老脾氣也不小,他暴怒的說道。

「徐老,你別生氣,我這弟子也是有事論事」顧老頭在旁邊打著圓場,可是聽這話就知道顧老頭偏向他的弟子。

「你能否證明自己?」這時候郭老對淡定自若的張宇問道。

「當然能1張宇微微一笑,彷彿剛才陳常生的挑釁不是沖他來的。

不得不說,張宇這份養氣功夫令人欽佩,在座都是有涵養的人,他們被張宇鎮定自若的態度所影響,都不再說話,靜靜看著事態的發展。

「那行」郭老讚許的點了點頭,在眾目睽睽下,他揮了揮手,一個監考老師急匆匆的走了進來,他手中拿著一個紙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