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章 五行平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五行平衡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這話,楊峰更是心中一震,眼前這一幕讓他捏緊拳頭,在西北他總認為醫術上無人能比,這次出來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常雲古怪的看著張宇,不由嘆息張宇資質特別出眾,要是能把他拉到針灸科來。想到這裡,常雲心裡火熱起來。

張宇專心治療患者的時候,完全不在意外界的情況,這點郭老點點頭,這年輕人沉穩。

五根針紮上去后,那患者感覺渾身發燙,他不由喊道:「這裡有點熱了。」

張宇點點頭,這五針是為了激發氣血向五臟流動,滋養五臟。表面上看這患者肝臟和腎臟都有問題,實際上五臟六腑全部都有問題。

五臟猶如五行,相生相剋,所以不能單滋養其中之一,應該同步滋養才行。

這些都是小菜,真正的大菜是張宇的陰陽二氣,利用陰陽二氣能做到精神與肉體同補,達到治病痊癒的效果,這屬於張宇的獨門絕技。

張宇想了想,他從針帶里又抽出一根靈蛇針,閃電般的扎進患者的心窩。

由於知道在治療,又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患者還說什麼。周圍的人可都嚇了一大跳,不知道的還以為張宇在謀殺呢!

「你這是幹什麼?你這是謀殺!謀殺1見到這麼好的機會,顧老頭連忙跳出來吼道。

「有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張宇沒有理顧老頭,低頭問道。

「沒有什麼感覺啊,右上腹居然不痛了,暖暖的感覺好舒服啊1患者欣喜的說道。

難道你沒聽到患者說沒有什麼不適嗎?見顧老頭又跳出來,周圍的人都情不自禁的皺了皺眉頭。

「好了,顧老,先等張宇治療完畢再說。」郭老聲音傳來。

「可張宇向患者心窩扎針,萬一刺中心臟怎麼辦?他還那麼年輕,做法有欠妥當,我建議立即停止治療。」顧老頭轉了轉眼睛大聲說道,一副為患者著想到模樣。

郭老也皺了皺眉頭,張宇太年輕,出了事故怎麼辦?他可不想這麼好的苗子就這樣完蛋。

「顧老頭你怎麼三番四次的針對張宇,難不成就是因為你那寶貝徒弟不爭氣,你懷恨在心?各位前輩,我可以用我的名譽擔保,張宇的治療沒有任何問題。」徐老氣呼呼的站出來說道。

「恩,我也可以保證。」王老也站起來說道。

「我也可以保證1吳昌也大聲說道。

「名譽保證?」顧老頭冷笑著說道:「一條人命和名譽比較起來,誰更加重要。」

「你你分明就是接題發揮,卑鄙無恥1徐老和顧老頭是老對頭了,他憤怒的說道。

兩個老頭不顧形象吵了起來,滿紅耳赤。

「好了,別吵了,都是幾十歲的人了,還和小孩子一樣。」郭老大聲的說道。

「可是」

「別可是了,我們讓患者做決定吧,這位老人家,情況你也看到了,是否停止治療您來決定。」郭老溫言對那患者說道。

「你可想清楚了,那可是心臟,被刺中可是要死人的。」顧老頭在旁邊吹耳邊風。

「怕啥,我老漢幾十歲了,還能活幾年,這個病折騰了我幾十年,好不容易舒服點,你就鬧騰騰的,能不能讓我安靜一點。」楊立明大聲說道。

這句話讓顧老頭臉色青一塊紅一塊,他憤然大怒道:「好心當驢肝肺,不可理喻1

「好了,顧老你別說了,張宇你繼續治療吧。」郭老說道。

「是1張宇表情淡然,彷彿剛才顧老頭說的不是他,其實顧老頭跳出來是有目地的,針灸本來就是一個極其細緻的活,必須集中注意力。

如果張宇因此而分神,在治療過程中一出錯,那張宇的前途都完蛋了。

那知道張宇根本沒感覺,他可是見慣生死,這點小伎倆還影響不到他心神。張宇將陽氣集中在手指,對著靈蛇針尾部輕輕一彈。

伴隨著顫動,陽氣快速進入患者的身體,快速修補著楊立明的身體。緊接著張宇不斷的將剩下五根銀針都彈得顫動起來,在場人好奇的看著這一切,那常主任更是憋得滿臉通紅。

見過張宇彈針的徐老等人又見病人無恙,都鬆了口氣。

而顧老頭這面容扭曲,他緊握著雙拳,恨不得患者出點什麼事!

「這裡好熱,好舒服!這位小醫生真是神醫啊1楊立明眉心舒展,他對張宇翹著大拇指說道。

對張宇誇獎的話,就相當於扇著顧老頭的老臉,他臉色一會紅一會綠,十分精彩。

過了幾分鐘,張宇用陰陽眼看了看患者體內,發現被陽氣包裹的肝部腫脹消除了很多,他這才將針拔下來,收回到針帶中。

「老人家,這個病你再吃幾幅葯就好了。」說著張宇拿起紙筆,快速的在紙上寫了起來,寫完后恭敬的遞給黃庭國,黃庭國則連忙遞給郭老。

「不錯不錯,藥量用的恰如其分,這個藥方子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郭老看了看藥單滿意的說道,他將藥單遞給旁邊的常老,幾個老頭立即圍過來看起來。

「這個藥方子是本草綱目里的老方子,我只不過在上面多加了點量。」張宇微笑著說道。

「好,學以致用!不拘泥經典,有點意思。」郭老讚許的看了看張宇說道。

「不知道諸位怎麼看?」郭老回頭問道,後面幾個老頭討論幾句后,常老站了起來,他的身份僅此於郭老,是帝都著名的大國醫,經常給領導們治療和檢查身體。

他並沒有說話,而是走到患者處,讓楊立明將手腕給他,號了號脈搏后,他捋著鬍鬚露出驚訝的目光。

「我來說說,根據我幾十年的行醫經驗,此子診察辯證都極為緊密,關於腎虛和乙肝的診斷,條理極為清晰,而且治療方案明確無誤。」常老笑著說道。

「只是有一點我沒明白,按照病人的病歷,病人應該有二十年的乙肝疾病,你如何做到短時間讓肝部紅腫消失?當然,如果涉及到你師承,可以不說。」常老轉頭對張宇問道。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我在有本古籍里看到這樣一種治療方式,中醫的陰陽辯證也提出了,人體分陰陽,我只不過是忽略他陽體病症,直接平衡五行。只要人體五行平衡,那麼他的病症自然會消失,這期間我用了太乙九針,能加速患者痊癒。」張宇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