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零三章 特殊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特殊病人?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不知道被大家評成妖孽的張宇頗為無奈,見大家目瞪口呆,他轉頭對那群苦澀不已的新秀問道:「難道你們都畢業了?」

「是啊,我今年讀研了。」吳林苦笑不已的說道。

「我早就出來工作幾年了。」劉成也搖著腦袋,他們感覺畢了狗了,想不到辛苦那麼多年還擋不了一個未畢業的學生。

不經意裝逼成功的張宇毫無這方面的自覺,他只想讓兩老頭別在爭了。

不過還好的是,在場所有人都被張宇這句話驚呆了,兩邊老頭也放棄爭論,相互對望片刻。

「既然是這樣,那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在談」常老捋著鬍鬚說道,讓張宇吃驚的是,一場風波居然悄無聲息的平息了,他和郭老無聲的交換著眼神,彷彿在討論著什麼。

其實他不知道,畢業和沒畢業對這兩老頭來說沒啥區別,可是拔苗助長的道理他們都懂,幾乎同時兩老頭下定決心等張宇畢業在說。

席間又恢復到熱鬧吃喝的場面,可是好景不長,張宇才坐下吃了兩口菜,突然留神到一個穿著中山服的人急匆匆的向這邊走了過來。

他走到郭老身邊,俯下身子說了幾句,剛才還挺高興的郭老立即皺起眉頭。

「宋家?」郭老說道,那人點了點頭,郭老捋著鬍鬚看了看周圍吃的正高興的人,不由嘆了口氣,其他大家族他都可以不理,可這宋家每年都投入大量經費到這裡,他們的要求自己無法拒絕。

「好了,大家聽我說,醫院裡來了幾個特殊的病人,現在大家都在這裡,不如一起去看一下。」郭老說道。

「沒問題1大家早就習慣隨時隨地放下碗筷和睡眠去治療病人,所以對郭老的話沒有任何抵觸,反而有所期待。

能被郭老稱為特殊的病人,可見是有多麼難以治療,他們連忙站起來隨著郭老的腳步向外走去。

「到底什麼病人那麼特殊?」見黃庭國走到身邊,張宇忍不住問道。

「前幾天有幾個宋家的病人,她們用過化妝品後過敏,令人奇怪的是這種過敏癥狀和普通過敏不一樣,她們整個臉都爛了,人也處於昏迷狀態,時不時還夢遊。很多專家都會診過,用了很多辦法都沒用,估計是想到我們這邊了,所以把人弄過來讓我們瞧瞧。」黃庭國面無表情的說道,果然天生撲克臉。

張宇一聽,不由大吃一驚,想不到遇到了袁媛辦理的案子,他很懷疑這案子里有鬼在作祟,可是沒有任何證據,現在近距離接觸那些患者,或許能找到點什麼證據。

一群人很快來到重病房,這裡的重病房很特殊,牆壁,玻璃和門都是由特殊材料製作而成,能抵抗猛烈的撞擊。即便如此,剛走到重病房一層,就聽到慌亂的腳步聲和叫喊聲。

一群人連忙跑過去,只見三個穿著保安制服的大漢使勁拉扯著一個嬌弱,披頭散髮的女人,唯一讓人詫異的是,那三個保安居然抓不住那女人。

「還楞著幹什麼,年輕力壯的跟我上去幫忙1黃庭國一看出事了,連忙大聲喊道,張宇和幾個年輕人連忙衝上去。

這時候一個保安在移動過程中腳下一滑,一下子抓不穩那女人,他勁道一松,剩下兩個男人一下子就抓不住那女人,被她推到在地上,摔的慘叫。

想不到這女人那麼大力氣,還好黃庭國帶著張宇等人沖了過去,將那女人圍祝

「你們抓手,你們抓腳,張宇和我抱身體。」黃庭國大聲說道,那三個保安也爬起來,加入圍捕隊伍。

那女人一看跑不掉,猛地抬起頭,露出一張滿是漿泡,醜陋無比的臉,猶如惡鬼!

「吼1她瘋狂的大叫著,瞬間將幾個年輕人嚇得連續退了幾步,露出破綻,那女人見包圍圈破壞,她立即就狂奔而去。

黃庭國大驚失色,要知道郭老等人還在前面,那女的那麼大的力氣,萬一將郭老等大國醫弄傷怎麼辦?

就在女人狂奔出去時,突然一個敏捷的身影跳出來,黃庭國盯眼一看原來是張宇。

「小心斜三個壯漢都沒壓制住的女人,張宇單薄的身子怎麼抵抗的住,可黃庭國話還沒說完,就目瞪口呆的看著銀光一閃,那女人如同沉重的麻袋摔倒在地面上一動不動。

「沒事了,我用銀針扎了她麻穴,你們快將她弄進去吧。」張宇低頭檢查下女人的情況,從她脖子上抽出一根銀針。

「好險!你們還楞著幹什麼,還不把她弄進去。」黃庭國抹了抹額頭的虛汗,他鬆了口氣,對著三個保安大聲吼道。

保安連忙跑過來,用束縛衣將那女人捆綁起來,就在捆綁過程中,那女人不斷的咬合著裸露的牙齒,看起來讓人膽寒。

「今天幸好有你,不然就慘了。」黃庭國感激的看著張宇說道。

「都是舉手之勞,這個女人難道就是今天要看到患者?」張宇瞟了瞟被捆綁在病床上的女人說道。

「是啊,就是她們,我先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說完,黃庭國快步的向病房走去。

看著黃庭國離開,那幾個被嚇呆的年輕人也回過神來,他們圍著張宇紛紛誇獎起來。張宇笑著回應著,他走到重病房前觀察其那被捆綁的女人,皺起了眉頭。

剛才檢查后,他意外的發現那女人臉色灰暗,心中一動,切換成陰陽眼仔細望過去,才發現她臉上籠罩這一團黑氣。

這到底怎麼回事?他抽了口冷氣,那黑氣正在不斷的向女人身體侵蝕,如果不加治療的話,那女人很可能死亡。

那女人與化妝品絲絲相扣,難道這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就在他思考的時候,背後腳步聲響起,他回頭一看,原來是郭老等人走了過來。

「剛才到底怎麼回事?」常老冷著臉走過來問道,鬧出那麼大動靜,要不是重病房這層樓禁止閑人入內,如果被這女人跑出去,不知道會惹出多大的亂子。

「常老,是這樣的」這時候了解完情況的黃庭國走了出來,過解釋下原因。

原來這些患者發病的時候,宋家有錢有勢,她們都是在家裡治療的,還請了很多專家學者去給她們看玻

可惜無論如何用藥都治療不好,她們病情越來越嚴重,從開始捂著臉慘叫到後來,如果神經病一樣到處瘋叫打砸,家人被迫無奈才將她們用束縛帶捆綁起來。

宋家聽說中醫這邊特醫考核,集中了全國最優秀的中醫,時間緊迫,他們害怕患者病情再次惡化,這才叫人把患者用車子拉過來,那知道要送進病房的時候,出了點事故。

下車時捆綁帶鬆了些,被其中一個女人掙脫了,這才發生剛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