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零六章 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殺人?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不顧小劉的叫喊,張宇連忙下了茶館,走到門外時,眼瞅著蔣小天的身影消失在不遠處,他連忙追了上去。

蔣小天騎著電瓶車一直走,路上遇到熟人還不停的打著招呼。

很快他轉進小巷子里,這裡小巷子四通八達四周都是平房,在這裡張宇反而鬆了口氣,畢竟這裡人少地形複雜,反而有利於他放開速度狂奔,很快他就看到蔣小天在不遠處一個偏僻的小院子停了下來。

張宇四周看了看,這裡真的是太偏僻了,鮮少有人會到這裡來。

這裡屬於威海河老城區,破舊很正常,當隔壁的新城區修建起來后,很多人都搬去新城區了。這裡聽說未來要重新推倒,修建高樓大廈,可誰知道是什麼時候呢。

如果這裡藏兩個人就再容易不過了,蔣小天走進院子后,還特意伸頭左右望了望,看著情況張宇就知道肯定有問題。

當大門關閉后,張宇連忙衝過去,走到門口透過門上縫隙仔細一看,只見蔣小天剛拿著食物走進房間。

張宇想了想,他走向旁邊牆壁,猛地向上一躍,一把抓住牆頭,瞬間翻過。

他今天必須要抓住蔣小天問個清楚,可當他推開房門時,意外的發現房間里居然沒人。那麼大一個活人進來不到一分鐘就消失了?這怎麼可能?

肯定有什麼秘密暗道之內的,張宇皺著眉頭切換陰陽眼觀察起來,果然,在一個柜子後面能看到空洞。

張宇左右看了看,發現柜子里有個凸起處,很明顯看出有人經常摸過,張宇伸出手摸了摸,然後使勁的按下去。

一股濃烈的臭味撲面而來

漆黑的空間里,隱約能看到一個女人被捆綁在板凳上,她黑色瀑布般的秀髮低垂,她垂著腦袋,看樣子應該是昏了過去。

這時黑暗處突然響起腳步聲。

「啪1開關的聲音響起,頓時一盞昏暗燈泡亮起,瞬間照亮周圍,能看出這裡應該是一個地下室。

渾濁的空氣中充滿了惡臭,蔣小天的身影出現在這裡,他將手中的外賣放在旁邊,貪婪的看著那凹凸有致身材的女人。

這個地下室是他和父親偶爾發現的,用來關人是最適合不過的,近幾年來,這裡至少關押了幾十個人。

「多美的女人啊,今天正好讓我好好的爽爽。」蔣小天大笑著說道,他一邊解著褲子,一邊伸手向那女人頭髮摸去。

抓住那女人的頭髮后,拽著上揚,能看到一張絕美精緻的臉,正是失蹤的袁媛。蔣小天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剛想有所動作,突然看到袁媛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

「去死1袁媛猛地站起身來,用腦袋使勁的向蔣小天撞去,蔣小天措不及防,被撞了一跤。袁媛正準備乘勝追擊,突然感覺後腦傳來一陣劇烈的眩暈,她蹣跚的捂著腦袋,卻被反應過來的蔣小天一腳踢在肚子上。

慘叫聲響起,袁媛被踢退幾步,摔倒在地上。

「麻痹的臭婊子,居然敢撞我,老子今天非把你x了不可。」蔣小天憤怒的大步走過來,捏著袁媛的臉蛋說道。

「呸1袁媛抬起頭,對著蔣小天就是一口唾沫。

蔣小天躲閃不過,被吐在臉上,他憤怒的用衣袖抹了抹,抬手就給了袁媛幾巴掌,打得她雙眼冒金星。蔣小天摸著她臉冷冷的說道:「細皮嫩肉的臉,吃起來肯定很嫩滑,哈哈哈。」

「去死吧,殺人魔1袁媛抬頭說道,她很想反抗,可是腦袋後面一陣陣的疼痛,特別想嘔吐,渾身無力。

「哈哈,等你到閻王殿再說吧。」蔣小天將袁媛抓起來,開始動手剝她的衣服,她本身身材就好,被繩索捆綁后更顯得凹凸有致,特別誘惑。

蔣小天興奮的眼睛瞪的老大,手中又加快速度。

袁媛有些絕望了,她想反抗,可是渾身無力的她那抵得過蔣小天這個男人。要是張宇在這裡就好了,她腦海里突然出現張宇的身影。

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當看清楚面貌后,她不由大喜過望,眸子里露出欣喜的目光。

正在忙碌的蔣小天突然感到不對,他連忙轉過身來。正好看到銀光一閃,渾身一麻,他立即失去身體的控制,軟到在地。

「袁媛,你沒事吧?」張宇看到袁媛衣服被拔掉一半,露出雪白的香肩和粉紅色的罩罩,加上袁媛軟弱無力的模樣,特別讓人興奮。

「你來了,真的是太好了。」袁媛看到果然是張宇,心中一松,疲憊加上受傷讓她瞬間暈了過去。

張宇大吃一驚,連忙過來檢查袁媛的狀態,發現她只不過是輕微腦震蕩這才鬆了口氣。

他皺著眉頭看著在地下躺著的蔣小天,這才掏出電話給小劉打了過去。

當袁媛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了,潔白的牆壁,溫暖的陽光,窗外歌唱的小鳥,這一切都那麼寧靜!

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是那麼恐怖,彷彿是一個噩夢!

嘎吱!門打開了,袁媛看到張宇走進來不由大喜過望,一下子跳下床,在張宇目瞪口呆之中撲向張宇,緊緊的將他摟祝

「咳咳,能不能先下來,後面很多人呢1張宇感受到身上掛著的香軟,不由尷尬的說道。

袁媛這時候才發現,在張宇身後,跟著一群醫生,除了小劉在旁邊笑嘻嘻的,剩下的都不認識。

雖然她性格比較倔強,雖然她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可這時候,太羞人了,袁媛驚叫一聲,一溜煙的鑽進被窩裡,做鴕鳥樣,將腦袋埋進被窩裡。

「這都是誤會1張宇尷尬的說道。

「咳咳,似乎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徐老在旁邊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我覺得診斷有張宇就夠了,剛才張主任還約我喝茶,我先走了。」吳昌也打趣的說道。

「張哥,你先和袁姐聊著,我先回去看看那蔣小天。」小劉對張宇眨了眨眼睛,也跑了。

不一會兒功夫,周圍人如鳥獸散,僅僅留下張宇哭笑不得的站在門口。

唉,張宇嘆了口氣,這誤會大了,他走進病房,走到床前看到微微顫抖的被子不由的說道:「快出來吧,他們都走了。」

「騙人,我就是不出來。」袁媛捂著臉在被窩裡說道,她感覺臉出奇的燙,這可是她第一次那麼露骨的表露她的情感,居然被那麼多人圍觀,羞死人了。

別看她平時做事很大膽,可這方面她還是菜鳥。

「好了,快出來,你給我講講你昨天的事情。」張宇坐在床邊問道。

「我我看到他們在殺人」聽到這話,袁媛連忙鑽出來,渾身顫抖臉色慘白的說道,彷彿看到什麼很恐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