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零九章 司母魂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司母魂鼎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雨越下越大,幾米外的地方几乎看不清楚物體輪廓。張宇在雨中穿行,令人奇怪的是,雨水中他身體表面一寸處,彷彿遇到透明的障礙,迅速向地面流去。

接著雨水的掩護,張宇快速的攀爬上春蘭燒烤店,然後從三樓窗戶進入。很輕鬆容易就進入春蘭燒烤店,這讓張宇微微有些怪異。

要知道昨天晚上袁媛才從這裡爬進來被抓住,按普通人的思維,有人跑進來肯定將門窗關的死死的,這門窗居然正常打開著,再加上春蘭燒烤店外到處是支撐物,稍微膽大點的人都能爬上來。

事情太怪異了,違背常理,張宇進入后並沒有移動,而是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四周。果然不出所料,在幾個必經的道路上,不起眼的地方用黑細繩索放了幾個陷阱。

張宇順著繩索望過去,發現繩索連接到一個信號發生裝置上,這個陷阱特別巧妙,不注意到人根本無法發現。

只要觸動了繩索,信號發生裝置就會將警報傳遞給這裡的人,張宇估計袁媛就是這樣被發現的。

張宇小心翼翼的別開這些陷阱向前走著,從外表上能看到燒烤店裡怨氣衝天,這時候張宇來到店鋪一層,發現所有怨氣都是從廁所里冒出來的。

其怨氣產生的陰冷讓張宇都打了個寒顫,氣溫憑空降低了幾度,他走進廁所里看了看,到處摸了摸,根據蔣小天的提示果然在廁所水箱里摸到一個把手,他抓住把手使勁一扭,立即就聽到尖銳的警報聲。

張宇大吃一驚,不由暗暗叫罵,想不到這樣都中了蔣小天的計謀,他一把抓住那警鈴使勁一扯,那尖銳的警報聲立即停止。

不過有一點蔣小天說對了,當張宇扭動開關的時候,那廁所牆壁居然緩慢的旋轉開來,一個黑漆漆的通道階梯直通向下,如同怪獸猙獰的大嘴般向外冒著濃濃的怨氣和陰寒。

不僅如此,一種混合血腥和腐爛臭味迎面撲來,嗆得張宇皺了皺眉頭。

張宇並沒有退縮,他立即切換出太極道袍和桃木劍,慢慢的向樓梯口走去。

幾乎在警鈴響起同時,蔣老頭正在路邊躲雨,當他看到手機震動響起,臉色一下子就變的猙獰起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1他臉色鐵青的喃喃道,轉身騎著車冒著大雨快速向燒烤店衝去。

張宇走進樓梯口想了想,用手摸了摸牆壁,果然找到開關。

片刻,昏暗燈光亮起,雖然黯淡,比漆黑一片好多了。張宇將桃木劍護在胸口,慢慢的向下走著,開始比較狹窄,越往下越寬闊。

走了片刻,張宇突然發現這裡居然是人為挖掘的,連接下水道。想不到蔣家居然干出那麼大的工程,他繼續向下走去。

很快來到下面,張宇突然聞到股奇怪的味道,難道裡面在煮肉?他用陰陽眼望了望四周,發現那衝天的怨氣是從下水道一角冒出來的,他連忙走了過去。

很快轉過角落,他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原本下水道被改造成一個簡陋的作坊,裡面放滿了工具,可是令他吃驚的並不是這些。

張宇恐怖的鬼魂見過不少,可從來沒有看到過眼前的畫面,一個血跡斑斑的大腿掛在牆壁上,幾隻老鼠在上面啃咬著,周圍到處是蒼蠅。

這些老鼠膽大之極,見人來了也不逃跑,反而吃的更加歡快了。

不僅如此,張宇還看到袁媛口中描述腦袋被砸的凹進去的人,他的腦袋丟在一旁,臉上的肉被老鼠啃掉一半,看起來特別猙獰恐怖。

在旁邊放著一個奇怪造型的大鍋,鍋下小火燒著,除了人體的殘肢,上面還飄著幾隻死老鼠,散發這令人作嘔的肉香。

看到這一幕,張宇捂著嘴差點吐了,他腦袋裡突然冒出一個令人震驚的念頭,難道這夥人吃人?

他切換成陰陽眼,四周望了望,令他感覺奇怪的是,整個下水道里居然沒有鬼魂?那這漫天怨氣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他透過濃濃的怨氣觀察起來,仔細觀察片刻,他還真找到了怨氣的來源。

就是那口煮著人肉的鍋,張宇走上前,看了看那口鍋,意外的發現那鍋外部雕刻著奇特複雜的花紋,張宇看了半天,發現這那是鍋,分明就是一口鼎,而且年代特別久遠。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完全看不懂,張宇只好詢問系統。

「司母魂鼎,相傳這鼎是上古第一美食家嘗所製作,用這個鼎能製作出天下第一美食,可惜野蠻部落人攻破嘗的首都,抓獲嘗,並讓他製作最美味的飯菜,可惜嘗作的飯菜那野蠻首領並不喜歡,那首領就將嘗丟進鼎里烹煮。

嘗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亡,他怨恨之極,靈魂融入鼎中,製作出來的食物更加美味,吃了這些食物的野蠻人都滿臉潰爛而死,故這個鼎製作出來的不僅是美味,也是據有詛咒效果的毒藥。」

聽到系統介紹,張宇好像抓住了整個事情的脈絡,可惜這種感覺一閃而逝。就在他準備繼續研究那司母魂鼎時,突然有所察覺,他不由自主的望向門口。

蔣老頭回來了,當他看到廁所入口被打開,臉都變了,這輩子所有的秘密都在下面,必須殺了那個闖入者,他雙眼立即變得血紅血紅。

曾經也有闖入者跑進這裡,他是前面幾條街的飯店老闆,那老闆看春蘭燒烤店生意紅火,烤肉特別好吃,就動了歪心思。他以前當過小偷,仗著自己藝高人膽大,跑到春蘭燒烤店裡看蔣老頭到底有什麼秘密。

那人居然找到廁所里的隧道,他進去時觸碰了機關,發現了下水道的秘密。還好蔣老頭第一時間發現了情況,讓那老闆永遠消失在下水道里。

「既然來了,那麼就留下吧。」蔣老頭冷冷的說道。

他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掏出一個黃舊的皮子,放開皮子,只見上面印著稀奇鬼怪,特別複雜的紋路,他將手按在那紋路上,如果有人仔細看,能看出他手掌上有點點的傷痕,蔣老頭低頭喃喃的低聲念著什麼。

熟悉的刺痛從手掌上傳來,蔣老頭眉頭都沒皺一下,顯然是已經習慣這種事情。只見皮子上突然間刺出幾個小刺,似乎在吸收蔣老頭的精血。

蔣老頭臉上血色瞬間退盡,臉色更加蒼白了,張宇沒發現的是,那司母魂鼎中,一股黑氣慢慢的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