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十章 屍油詛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章 屍油詛咒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系統提示的沒錯,這魂鼎確實是蔣老頭不小心挖掘出來的。

連同魂鼎在一起的還有那黃舊的皮子,那也是控制魂鼎的關鍵。

張宇正在研究那魂鼎,可是片刻,他感覺周圍有些不對勁,好像特別安靜?

抬起頭來看了看,張宇意外的發現那些老鼠及下水道生物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動物一般對危險特別敏感,它們的離開讓張宇警戒起來。

回頭望了望下水道里,昏暗的燈光閃爍著,一切看起來都特別正常。可張宇依然覺得那裡不對頭,他連忙切換陰陽眼,當太極圖在他眸子閃過瞬間,他瞳孔猛地一縮。

只見那魂鼎上冒出十多條鬼魂,他們有些穿著休閑服,有些穿著西裝,他們還保留著死亡瞬間的模樣,可是怨氣衝天,面目極其扭曲和恐怖。

這些鬼魂怨氣極大,已經脫離普通鬼魂的範疇,其中幾個差一點就要晉陞成厲鬼。

張宇這才明白過來,難怪這裡光有怨氣沒有鬼魂,原來這些鬼魂都被司母魂鼎吞噬,看來死在魂鼎里的人真的不少埃

那幾個鬼魂隱約和魂鼎有所聯繫,當這些鬼魂出現時,四周溫度瞬間下降幾度,下水道里昏暗的燈光開始閃爍,氣氛一下子詭異起來,普通人遇到這情況早就驚慌失措了。

那些鬼魂看到張宇,像餓極的野獸看到鮮美的食物般,呼嘯著瘋狂的向張宇撲了過來。

「何方妖魔鬼怪,去死吧1張宇眼睛一凝,他提起手中桃木劍沒有躲閃,反而迎著鬼魂沖了過去,一劍刺過去。

當面衝過來的鬼魂彷彿知道桃木劍的威力,連忙們很快改變攻擊方法,四面八方的向張宇撲來,張宇也沒有驚慌失措,他沉著應戰。

蔣老頭慢慢的走下下水道,看著拿著桃木劍不停揮舞的張宇,他蒼白的臉上泛起冷冷地笑容。

修道者,太好了!以前他也遇到過修道者,可惜那修道者最終被鬼魂吞噬,成為其中的一員,而且吞掉修道者后,那魂鼎里的鬼魂更加強大,這讓蔣老頭欣喜不已。

「你知道嗎,你是第五十個被鼎吞噬的人。」蔣老頭臉上泛起病態的紅暈,他大聲的說道,聲音在下水道里回蕩著。

「你為什麼要殺人?」打鬥過程中,張宇早就看到下水道口站著這個弓腰駝背的老頭,他逼退一個鬼魂大聲問道。

「殺人?呵呵,他們奪我家產,害得我老婆病死,這筆帳誰來算?我要報仇,我要宋家家破人亡1蔣老頭聽到張宇的話,彷彿想起什麼,他嘶聲裂肺的吼道,面目猙獰。

「宋家?」聽到老頭說出宋家兩個字,張宇皺了皺眉頭。

「難道宋家那三個人案子是你做的?」張宇大吃一驚的說道。

「哈哈,看你要死在這裡了,我就把實情告訴你,你確實很聰明,那案子確實是我做的。」蔣老頭哈哈的大笑著說道。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張宇一劍將飛過來的鬼魂消滅,大聲問道。

「三年前,宋家霸佔了我的公司,逼死我的老婆,毀掉了我的一切。我以為這輩子沒機會報仇了,想不到我還能獲得這魂鼎,它讓我擁有報仇的能力。你可別小看那些化妝品,它們可是被我添加了屍油,然後配上詛咒,她們這輩子都別想恢復容貌,我也要讓宋家嘗到家破人亡的滋味。」蔣老頭咬牙切齒的說道,顯然和宋家的仇恨極大。

「什麼?」張宇震驚了,想不到原來是這麼回事,居然是屍油。

「我昨天感覺到詛咒被人破掉了,不過沒關係,難道你以為只有化妝品里有屍油詛咒嗎?告訴你吧,我這幾天專門提煉了一種可以植物油,而這些植物油都送到宋家,你懂我的意思吧。」蔣老頭說著指了指作坊角落裡的幾桶油,張宇一看心中一震,這些都是普通食用油包裝,介於那患者的情況,如果被人吃了,那還得了。

張宇這時候連忙跳到旁邊,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卻意外發現這裡根本沒信號。

「這裡是沒信號的,話也說得差不多了,那麼去死吧1蔣老頭惡狠狠的大聲吼道,再次用手掌狠狠按在那塊黃舊的皮子上。

平常他遇到闖入者,他只需要啟動魂鼎就行了。

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總感覺忐忑不安,像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這種奇妙的預感讓他躲避過幾次災難,所以他深信不疑。

他要趕快解決入侵者,然後去找兒子,在這種急躁的心態下,他加快喃喃的話語。

猛烈催動下,皮子里又伸出幾根尖刺,刺入他手掌,他感覺渾身的氣血瘋狂的湧向皮子,腦袋一暈,差點暈了過去。

就在蔣老頭拚命催動皮子時,那魂鼎又有變化,濃濃的黑氣又冒了出來,十多個鬼魂隨著黑氣冒出形成著,張宇一看不由大驚失色。

幾個鬼魂已經很難對付了,再出來十多個那還得了,不行,必須得幹掉它們。張宇也顧不得游斗,猛地迎上一個鬼魂,拿著桃木劍對著鬼魂刺過去。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鬼魂想不到張宇行動速度居然那麼快,它躲閃不及之下,被桃木劍刺了個正著,渾身帶著火焰燃燒變成一縷黑煙。

這鬼魂的消散似乎刺激到其他鬼魂,那些鬼魂彷彿被刺激到了,居然不管不顧,瘋狂的向張宇撲來。

頓時間陰風慘慘,肉眼能看到無數黑氣撲向張宇,張宇左擋右遮,幹掉幾隻鬼魂。

「嚓1在最關鍵的時候,桃木劍裂紋越來越多,居然不負重壓斷掉了。

沒有了桃木劍威脅,那些鬼魂更加瘋狂了,在它們眼中,張宇就是失去爪牙的老虎,一塊美味的糕點,它們紛紛擁擠的撲向張宇。

一時間陰風慘慘,四周無數鬼魂張著猙獰的面容,其中有幾個鬼魂速度特別快,它們的爪子剛碰到張宇身上,立即發出凄厲的慘叫,化成火焰消失在空氣中。

原來張宇見四周鬼魂圍上來,立即運轉丹田裡的陰陽二氣,讓它們瞬間布滿全身。

鬼魂的陰氣那是陰陽二氣的對手,它們如同飛蛾撲火,紛紛變成火焰消失。

一瞬間就消滅小半的鬼魂,剩下鬼魂嚇住了它們轉身想逃,張宇是不會放過那麼好的機會,雙手一翻,幾枚灌了陰陽二氣的銅錢鏢出現在手中。

「唰,唰1

銅錢鏢呼嘯聲響起,灌了陰陽二氣的銅錢鏢,閃爍著淡淡光芒,摧古拉朽如同燒紅鐵叉插進乳酪,周圍一圈想要逃跑的鬼魂瞬間被擊中,化成的火焰幾乎將下水道都照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