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十一章 器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一章 器靈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剩下幾個鬼魂四處逃散,可它們無法逃離魂鼎二十米範圍。

這些鬼魂被張宇用銅錢鏢一一幹掉,瞬間的爆發雖然厲害,張宇也嘗到了後遺症,丹田裡的陰陽二氣被用掉八層,他感覺渾身發抖,疲憊欲死。

可他還是強撐著,又從系統兌換了一根桃木劍拿在手中。

蔣老頭說到底還是普通人,他那遇到過這種情況,嚇得渾身發抖,見張宇消滅完周圍的鬼魂后,又一步步的走過來,他連忙大聲喊道:「你你別過來1

其實張宇也是咬著牙硬撐的,如果這時候再次飛出那麼多鬼魂,他估計也會交代在這裡。

見張宇繼續向他走來,蔣老頭眼睛都紅了,他從旁邊抄起一把菜刀,咬著牙沖向張宇:「老子要死也拉個墊背的。」

見蔣老頭氣勢洶洶的衝過來,張宇搖了搖頭,雖然他陰陽二氣消耗差不多了,可他身體各方面素質都是常人的幾倍,對付一個老頭還不在話下。

見蔣老頭氣勢洶洶的衝過來,厚重的菜刀呼嘯著砍下,如果被砍中了不死也重傷,眼看張宇一動不動,蔣老頭眼睛露出殘忍的目光!

當菜刀離張宇身體還有兩寸時,張宇微微的側了側身體,腳下輕輕踢在蔣老頭膝蓋上,那老頭頓時跌倒在地上。

這時候,張宇突然發現那老頭身後有個什麼東西,仔細一看才發現他身後的影子特別虛幻,難道這老頭被鬼魂附體了?

不對,不是附體,如果普通人被鬼魂附體話,不可能還有那麼清晰的說話思路。

正當張宇震驚的時候,蔣老頭一溜煙爬起來,頭也不回的向魂鼎跑去。

這老頭想逃跑,不對!

「你這是逼我的。」蔣老頭大聲吼道,他絕望了!想不到那麼多鬼魂都干不掉張宇,他看了看皮子,咬了咬牙,滿臉決絕的拿起菜刀,對著手腕割了深深一道口子。

鮮血如同下雨般落下,全部滴落在那塊黃舊的皮子上,那皮子彷彿是一塊海綿,將滴落的鮮血吸收的乾乾淨淨。

就在這時,一股濃烈的黑氣從魂鼎里噴出來,當噴出這些黑氣后,那魂鼎表面的花紋黯淡下來,猶如一個死物。

當黑氣噴湧出來時,下水道里彷彿颳起了十二級大風,無數垃圾,動物屍體,髒水在下水道里飛舞,還好張宇丹田裡陰陽二氣激發,在他渾身上下形成薄薄的保護膜,抵擋住了襲擊。

在陰陽眼中,那黑氣快速灌入蔣老頭的嘴巴里,猶如科幻大片演的一樣,能看到蔣老頭手腕上的傷痕瞬間癒合,他低著頭,渾身裸露的皮膚下彷彿有小蟲在鑽來鑽去,渾身上下都飄舞著濃濃黑氣。

他四周黑氣中,無數亡者臉孔不斷凸起消失,特別恐怖!

隨著蔣老頭將腦袋抬起,站在不遠處的張宇感覺到沉重的壓力。

那蔣老頭看雙目閃著紅光,眼睛盯著張宇說道:「想不到第一次出來聞到天師的氣息,看你的修為也最多到鍊氣六層,也罷,有總比沒有好,你就成為我第一頓美餐吧1那蔣老頭粗聲粗氣的說道。

「你是誰?」張宇心中一驚,他修鍊天師秘典從來沒告訴其他人,就算是李松也不看不出來,想不到眼前這老鬼,居然知道他的身份,他持劍戒備的問道。

「以前有人叫我嘗1那蔣老頭雙眼白瞳,深呼吸一口空氣說道。

什麼?嘗?張宇大吃一驚,難道這個嘗就是當年死在司馬魂鼎里的那個美食家?

還別說,張宇確實猜對了,嘗就是當年那個美食家,他死後靈魂附著在鼎上,這個鼎上本身就是被煉製過的,所以他的靈魂一直沒有被消散。

後來有一個修鍊邪術的巫師得到了這個鼎,將鼎煉製成法器,而嘗則成為這個鼎的器靈。後來這個巫師也死了,就留下了那塊皮子和鼎一同埋到地下,直到被蔣老頭得到皮子后,更加上面歹毒的方法,用人殉的方式再次激活這個鼎。

蔣老頭用這鼎來報仇,而嘗則用來複活,這麼幾年來,蔣老頭不知道殺掉多少人,也讓嘗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剛才見那麼多鬼魂都干不掉張宇,蔣老頭知道自己殺了那麼多人,罪孽深重,他絕望之下才使用最後一招,放棄自己的靈魂和嘗交易,獲得強大的力量,幹掉張宇。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你去死吧1蔣老頭大聲吼道,他舉起菜刀閃電般的撲過來,張宇大吃一驚,連忙躲閃。

勉強躲過蔣老頭的襲擊,就聽到的巨響,蔣老頭的菜刀劈在張宇身後的水泥牆壁上,瞬間濺起一溜長的火光,酸牙的鋼鐵摩擦聲刺耳!

想不到他速度那麼快,張宇雖然身體素質高於普通人,但相對於現在的蔣老頭來說,還差那麼一點。

就那麼一點,幾分鐘的功夫,他手中的桃木劍上全是缺口,裂紋無數,手臂大腿等處也被劃了幾條口子,鮮血淋漓,張宇看起來特別狼狽。

張宇也嘗試過攻擊蔣老頭,銅錢鏢打在他身上會冒出濃煙,但是效果不大。

桃木劍插在他身上,即便是用陰陽二氣外放,桃木劍刺破幾寸后就再也無法刺入,現在蔣老頭的身體硬的如同鋼鐵。

雖然無法幹掉蔣老頭,可他的攻擊成功激怒了他,張宇被一拳打在胸口,倒飛出去,還好他行動敏捷,連續翻轉卸掉大部分的力道,最後靠在濕漉漉的牆壁才停了下來。

身體里血氣翻騰,難受的很想吐血。

「你居然傷害了我,我要吞噬掉你的靈魂,吃掉你的身體,哈哈哈。」蔣老頭咆哮的大聲吼道,他對著張宇一指,他渾身周圍的黑氣瘋狂的向張宇襲來。

張宇催動丹田陰陽二氣,桃木劍快速顫動,無數陰陽二氣外放,撲面而來的黑氣被桃木劍刺中,瞬間下水道里火焰連翻騰起。

張宇越打越心驚,感受到丹田陰陽二氣劇烈消耗,這樣下去他會被這怪物耗死在這裡。

怎麼辦?怎麼辦?張宇咬著嘴唇,腦海里瘋狂翻騰著,突然他靈光一閃,鬼醫寶典中不是可以用銀針醫鬼嗎?

上次冥婚事件,他獲得鬼修醫典,只要是魂體就都能被治療或者克制。

想到這裡他眼睛一亮,換而言之,就是鬼魂的穴位也可以扎中,眼前的蔣老頭是被附體了,或許有用。

菜刀再次擦過他的胳膊,帶走了小片皮肉,劇烈疼痛閃電般的刺激張宇,他大吼一聲猛的撲過去。

「哈哈,來的好1手中菜刀帶著呼嘯的風聲閃電般的砍下去,卻被張宇用桃木劍一擋。

「嚓1桃木劍早已裂痕斑斑,再也承受不了重擊,脆響下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