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十二章 醫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十二章 醫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馬丹,這桃木劍太脆了,看來製作銅錢劍應該提升日程,未來的鬼魂會越來越厲害!

桃木劍斷裂卸去了菜刀巨大的動能,眼看菜刀砍下來,張宇連忙用手抓住刀刃。

去死吧!蔣老頭大聲吼道,他雙眼通紅,能想象著沉重的菜刀會剁掉他的手指,將眼前這天師後人劈成兩半,想想那鮮血淋漓的場面,他就感覺到興奮!

可惜沉重的菜刀沒有砍斷張宇的手指,原來他集中丹田裡的陰陽二氣在手掌上抵擋,想不到那菜刀上的黑氣瞬間腐蝕了大部分的陰陽二氣,直到刀鋒割破手掌,鮮血淋漓時,那菜刀才被張宇抓祝

「你以為這就能阻止我?」蔣老頭冷笑著說道,他想拔起菜刀再次砍下,卻不想被張宇牢牢的抓在手中,紋絲不動。

這時候張宇眼睛一凝,好機會,好不容易靠近蔣老頭,他才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手一翻,一枚靈蛇針出現在手中,針上淡淡的光芒標誌著裡面早已灌滿陰陽二氣。

銀光一閃,蔣老頭突然感覺脖子微微一痛,他也沒有太過關注。

「你以為這些小玩意對我有用嗎?」蔣老頭咆哮的說道,他一使勁,力量猛增,厚厚的菜刀將張宇腳下的混凝土砍了一條兩寸深的口子。

好大的力量!張宇沒有管他,而是回憶著鬼修醫典上面的內容,抽出銀針不斷的與蔣老頭周旋著,時不時將一枚銀針扎入他的身體。

開始蔣老頭還沒感到什麼,可是越到後來,他就覺得這具身體越來越難控制,手中的菜刀更加沉重。

以前還能在張宇身上砍幾條口子,可是到了後來,他發現張宇的速度居然越來越快。

「你對我做了什麼?」蔣老頭咆哮的吼道。

「你猜猜1張宇笑著說道,他雖然滿身鮮血淋漓,可是心情卻很愉快,看來鬼修醫典確實能制止鬼魂行動,效果還特別的好。

「老子弄死你1蔣老頭咆哮道,他瘋狂的驅動黑氣,可惜黑氣越來越少,最終張宇跳到他面前。

「不1突然感到極致的危機感,那蔣老頭瘋狂的大叫著。

在他驚恐的目光中,手持著一枚尖銳的銀針直接扎入蔣老頭的額頭。

半尺長的銀針扎進去,蔣老頭表情瞬間凝固了!

一團漆黑的人影被那一針給捅了出來,連續不斷的靈蛇針截斷了蔣老頭渾身氣血,嘗除非在蔣老頭身體里等死,它被捅出來也是張宇意料之中的。

張宇眼睛一亮,他朝著那團漆黑的人影撲去,那團黑影看到張宇撲過來,不由亡魂大冒,瘋狂的化成一道黑氣想逃跑。

張宇怎麼可能讓他逃跑,一針下去,那黑影立即凝固了。

鬼修醫典不僅講的是治療鬼魂,消除怨氣,其中更講了許多控制鬼魂之道。張宇剛才這一針就是定魂針,專門將鬼魂定祝

看來嘗被蠻王幹掉后,怨氣十足,怪不得成為魂鼎的器靈,張宇身為天師,容不得他繼續在人間作惡。拿起一枚銀針對著那黑影的天靈蓋扎了下去。

貫注了陰陽二氣的銀針,對鬼魂殺傷力特別大,再加上張宇運用的是鬼修醫典裡面的秘術。那鬼魂瘋狂慘叫起來,渾身黑氣開始向外逃逸。

大團大團黑氣冒了出來,張宇知道這黑氣里包含濃烈的陰寒,常人被熏一下都會重病在床,他心中略動,丹田裡的陰陽二氣護住臉面連忙退了下來。

僅僅片刻功夫,他就感到彷彿置身於極冷的寒冬,血液差點被凝固了。還好他及時在陰陽二氣保護下退出幾步,看著那團黑氣慢慢的消失殆荊

當黑氣散盡后,一個渾身古典氣質的中年人模樣的魂體躺在地上,他身上濃濃的怨氣消失的無影無蹤。在張宇的注視下,他慢慢站起身,好奇的看了看張宇,又看了看自己身體。

「謝謝小哥讓我獲得解脫1那古裝中年人彷彿明白什麼,他微笑著舉起雙手,對張宇做了一個大禮。

「你?你難道就是嘗?」張宇好奇的說道。

「正是在下。」嘗微笑著說道,不得不說他的氣質和禮儀都是張宇前所未見的。

「那你怎麼」張宇看了看旁邊那魂鼎說道。

「哎!一言難盡,本應驅除韃虜,誰知道做了階下囚,過去的事情不提也罷!唯一遺憾的是我這一生的本事無法傳承。」嘗嘆息的說道。

張宇早先聽了系統解釋,有所明悟,他猜測嘗估計想弄死蠻王,那知道被蠻王弄死了。

「傳承?難道是你的廚藝?」張宇問道。

「是啊,我鑽研廚藝數百年,獲得廚神之稱。看小哥天資聰慧,不如就幫我一把如何?」嘗煩惱的說道,突然看到張宇,不由眼睛一亮。

「但說無妨,如果能幫助嘗先生早日脫離苦海,那再好不過。」張宇拱手說道。

「謝謝,既然你同意,那麼我的傳承就由你來繼承吧。」嘗微笑著說道。

「我?我恐怕不行吧」張宇見嘗把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不由擺手拒絕。

這時候一道光芒穿透下水道出現,瞬間籠罩在嘗到身上,張宇自然認得這個光芒,輪迴之光!

「時間不多了,就麻煩小哥了。」嘗看了看身上,這時候他在輪迴之光的照射下恢復生前的模樣,一個很有型的中年帥哥,溫文爾雅。

還沒等張宇說話,只見嘗揮了揮手臂,一團光亮從袖口飛出,瞬間劃過空間,消失在張宇眉心之間。

那光團快如閃電,張宇躲閃不已,眼睜睜的看著光團消失,彷彿無數知識灌入,光團粉碎成碎片,快速消散在張宇的大腦里。

看著發愣的張宇,嘗微微一笑,轉頭看了看那魂鼎,不由微微一嘆,這魂鼎跟隨他數十年,誰知道到頭來卻變成煮穢物的器皿,他揮了揮手,那魂鼎立即變成一堆垃圾。

諸事已了,再無牽挂,嘗最後看了一眼張宇,轉身化成星光消失在輪迴之光裡面,下水道瞬間恢復了平靜。

「系統提示:任務已經完成」發獃中的張宇,已經聽不到系統完成任務的提示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宇這才清醒過來,腦袋裡又多了很多東西等待他去消化,他揉了揉酸脹的眉心和太陽穴,看著滿地狼藉,那司母魂鼎碎裂不成樣子,而蔣老頭則躺在地上不知道死活。

張宇身上的傷痕大多已經止血,他這才走到蔣老頭身邊,檢查他是否還活著。

人確實還活著,可惜死罪容躲,活罪難逃!殺了那麼多人的蔣老頭被魂鼎強勢入侵,現在三魂七魄已經丟掉一魂一魄,整個人已經變得傻傻獃獃,渾渾噩噩。

看到這個場景,張宇忍不住感慨,他將靈蛇針都收起來,不管那傻傻獃獃坐在地上的蔣老頭,獨自離開春蘭燒烤店。

他渾身骯髒,上面沾染著下水道里的髒水,很多人都捂著鼻子繞著他走。他連忙走到一家衣服店,花高價錢洗了個澡,又買了一身衣服,又請店員幫忙把原來衣服丟掉后,他才鬆了口氣。

去通訊店買了張無記名電話卡,打了報警電話后,將卡捏爆,丟進垃圾桶,他這才向醫院走去。